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三十章 老江湖

第三十章 老江湖

  ||->->->正文正文  

  移花接木,邀月……嫁衣神功……天煞坛。

  激战数日的反联盟和灵鹫宫,双双在系统公告叫响的同时,住手。数日激战,两派不知道有多少弟子重生,又重生……天煞坛周围,大理城中,以及周围的小镇,村落,纷纷涌出一群群清一色穿着白色长袍的男女。

  “移花宫弟子?”

  移花宫弟子,出现了。一个个手握仙剑,目标明确的直扑天机、灵鹫宫两派派众!

  “杀了他们!”灵鹫宫,反联盟一起迎着那些突然杀出来的移花宫弟子冲去。

  江湖各处,突然出现了许许一身白装的移花宫弟子,无论男女,每一张脸上,都一样冰冷,沉默。只要见到灵鹫宫,天机的弟子,他们就毫不留情,一言不发的冲上去动手。

  灵鹫宫的几大总坛,更是移花宫弟子进攻的主要目标。

  飘渺峰,天机仙山,全受到了移花宫弟子的围攻。

  如此情景,只有三界开启前的黑木崖任务可以相提并论。

  一具具移花宫弟子的尸体堆叠在地上,江湖中人发现这些移花宫弟子并不如何强大,即使修炼新神决一级的江湖中人,都能一剑杀死或杀伤移花宫弟子。

  “哈哈……什么移花宫啊!垃圾!”灵鹫宫和天机两派的弟子都在嘲笑,以天机为首的反联盟各派弟子,一时坚定了帮助天机对抗移花宫的信心。

  天煞坛的攻防战,因为移花宫的出现而被暂时搁置。灵鹫宫弟子冲杀着退回了各处总坛、飘渺峰……反联盟据守在天煞坛,各门各派都把各种办法能请到的技能师全调派过来,一边抵挡着移花宫持续不的攻击,一边等待着技能师制造总坛神级装备。

  大理东北千里,没有村落的山林之中,石峰环绕之地。

  依韵独自端坐在湖边,沉默的看着湖水。

  移花宫出江湖已经十天,通过加送来的消息知道,移花宫弟子的实力每日都在提升,从第一天随便被江湖中人一招击杀,到现在已经能够从江湖中人面前走过两招。

  经历过诸多风浪的他们都知道,移花宫弟子会如黑木崖江湖任务时那样,npc的战斗力越来越强,越来越强……除非移花宫宫主被打败,否则,现在讥笑着移花宫弟子实力孱弱的江湖中人,很快就会在噩梦般的重生地狱中哭喊,恐惧……群芳妒和剑如颜离开了这片修养的静地,返回天煞坛。持续十天的战斗,让反联盟江湖各派帮助天机的决心动摇,意识到这种战斗不知何时才能结束,各派弟子都不愿意继续为天机卖命。

  陆陆续续,有神派在消耗完储备的玄铁后,借故离开了天煞坛,返回各自的门派,静观其变。

  玄铁储备,江湖各派中,只有灵鹫宫,天机,天盟,紫霄剑派才有许多。其它各派或者根基浅,或者没有足够的技能师,根本做不了多少神级装备。而当今江湖中,论玄铁之多,又以依韵为尊。在地狱积累的那些黑金全都变成了玄铁,数量之巨,即使灵鹫宫、天机、天盟三派加起来的储备量也不足依韵的三分之一!

  总坛对于反联盟各派的价值就是制作神级装备,能做的做完了,形势的变化让他们自然而然的趋避利害,坐看移花宫的事情如何收拾。

  天机山承受的攻击越来越凶猛,驻留天煞坛的高手陆陆续续调回天机山,以求加强防守力量。而天煞坛因为剑如颜和群芳妒回去,在依韵授意下,有意刁难天机派的技能师,限制了他们对神级装备的制作。

  明知紫霄剑派趁火打劫的百晓生也只能无可奈何的忍声吞气,此时此刻,天机不可能进攻紫霄山,更不可能进攻天煞坛。

  紫衫从湖中网起一兜鲜鱼,兴致勃勃的架起火堆。“依韵依韵,快来哩!烤鱼吃哩!”

  依韵默然在火堆前坐下,熟稔的烤制着鲜鱼。烹饪他一窍不通,唯一经验丰富的就是烤鱼,烤肉。他并不介意为紫衫烤鱼吃,问题是,一个时辰前紫衫刚吃过十三条……“嘻嘻……我在增肥哩!你摸,我瘦了哩!”紫衫拿着依韵的手摸她的腰,说的理直气壮。

  依韵懒得答话,吃就吃,偏会找借口。

  一头野狗,突然从山上飞冲出来,后面,紧跟着三头狼。

  依韵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只浑身是伤的野狗奔跑中回头,看见追赶的三头狼之间的距离彼此拉开的时候,突然转身,迎着最近的那头狼飞扑过去,用脑袋撞上那头狼的下巴同时,狠狠一口咬断那头狼的喉咙,紧接着,猛然用力,咬着那头挣扎的狼左右甩摆,撞开了追赶到的另一头狼时,嘴巴一松,掉头又跑……如此片刻,第二头狼又被那只野狗利用同样的奔走优势咬死,跟第三头狼进行短暂的搏斗时,野狗用肩背承受狼口的撕咬,反击一口咬断了第三头狼的喉咙……紫衫从真空袋取出一块兽肉,用紫霄炎迅速烤熟,飞甩丢了出去,肉,准确的落在那只镇定遥望着他们的野狗面前。紫衫欣然笑着,拿手比划。“吃哩吃哩!好吃,没毒咧!”

  野狗缓缓退后,没有理会紫衫丢出的肉,而是撕咬着死了的狼,撕扯着狼肉,大口大口的自顾吃了起来。

  “咦?它不吃哩……疑心真重,好像你咧依韵。”

  依韵沉默烤制着鱼,这是头罕见的厉害野狗,卓越的耐力,出色的奔驰速度,灵活的厮杀头脑,过人的战斗胆识。跟他的武功路数很像,疑心病,也是。这样的野狗,它的战斗注定是孤独的,独行独战的它才能完全展现自己。

  野狗吃饱,在湖边喝了一气水,头也不回的飞蹿而去。

  “它走了哩……我想养它,嘻嘻,我去追咧!”紫衫身形一闪,追着野狗奔走的方向而去。

  依韵面无表情的陷入纷乱的思绪,随手剖开鱼腹,顺手抓了把青草,清洗,塞进鱼肚子里,放上火架……物竞天择,弱肉强食。

  自从出无间地狱后,江湖形势变化莫测,总有出人意料的变数,除魔卫道任务如此,孔宣成佛如此,移花宫的出现也是如此……喜儿对这些变数有没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依韵不知道。

  但是,他没有,他很清楚,他没有……是因为他没有想到,还是根本就无法想到?时至今日,紫霄剑派仍旧在夹缝中生存,短暂的崛起,又迅速淹没在新形势的变化之中。

  接连的变化中,天盟沉没,紫霄剑派沉没,各派都沉没,唯独灵鹫宫和天机,在不断的壮大……野狗的短暂战斗,让依韵心中突然生起一个念头!

  形势,大局,判定,评测……不可为则不为……老江湖。是的,他已经是个老江湖了,犹如伤心断肠,犹如三界开启前他在反联盟时中认识的那些,许多曾经的大帮派帮主,曾经在江湖中风云一时的人那样……现在的他,也是个老江湖。用着经验和智慧,决断着江湖的路和人生。跟许许多多的老江湖一样,那么,他还有什么是跟其它老江湖不一样的呢?

  鱼输了……依韵取下,放在盘子里。

  依韵搜肠刮肚的思索着,搜寻着……最后发现,他竟然找不到什么不同了。他一直以为自己从未改变,一如初入江湖时那样,自信而肆无忌惮的前进,锐气逼人的挑战着所有的困难,撑过了一次又一次本以为不可能挺过的艰难绝境……此时此刻,他发现自己已经失去当初的锐气,竟然如同无数老江湖那样,能够满不在乎,带着老江湖的经验,沉默的跟所有的敌对势力周旋,玩着无数老江湖都擅长的把戏……他依韵是紫衫吗?不是……他依韵是小剑吗?也不是……他依韵是百晓生吗?仍然不是……他跟喜儿一样,注定不可能方方面面都跟这些天才觊!他的武功很注重胆识属性,可是,变成老江湖的他,已经在逐渐丧失胆识。

  胆识是什么?是让人在生死关头,在危险中敢于做别人不敢做、不能做的选择,在生死的瞬间,刺出别人不敢刺,也不会刺的拼命一剑!

  紫衫拎着重伤的野狗回来,放在湖边的地上,野狗伤的很重,尽管眸子里充满仇恨,却没有任何挣扎的力量。紫衫悉心的为野狗涂抹伤药,欣然笑着“养你哩!你还咬我咧?知道厉害了吧!嘻嘻,不要怕,一会伤就好了哩!来,吃肉。”

  紫衫取出块肉,野狗犹自不吃,但在紫衫扬起一根棍子的时候,野狗经过短暂的犹豫,终于张开嘴,吃下紫衫烧熟的那块肉……生肉和熟肉的味道,天壤之别,野狗很快变成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般片刻就将一大块熟肉吃了个干净,意犹未尽的舔着嘴边。伤药的作用生效很快,野狗已经能能够活动,却没有逃走,也没有攻击紫衫,而是乖乖的趴卧在紫衫身边……紫衫欣喜不已,回头见一条烤熟的鱼肚子里,竟然有青草……“咦?依韵你又走神了哩……”

  “你回紫霄剑派主持局面,禁止反联盟的技能师制作神级装备,天机方面问,就说天煞总坛内部修建。”

  紫衫一头雾水,茫然不解的望着面无表情的依韵。“咦?这不是你本来的计划哩……怎么改了咧?”

  “不是,但更想做。”

  “好哩!定位符,有危险我一下就过来了咧!”紫衫从真空袋翻出道符,让依韵小心收好,疾飞天煞坛去了……鱼都烤熟了,紫衫却没空吃就走了。

  依韵拿了一条,那野狗闻了闻,兴奋的吃了起来。

  移花宫开放第十天。

  天机派,联络灵鹫宫进攻移花宫,却遭到灵鹫宫拒绝。

  反灵鹫宫联盟的其它神派都以门派派众元气大伤,需要休养生息为由,拒绝帮助天机。说白了,这是天机和灵鹫宫的事情,各派在接连的战斗中派众重生的很多,许多重生的派众还去了天机,本就孱弱的实力变的更弱。

  天机派上下,一片愤怒骂声,责怨联盟神派作壁上观的声浪一日胜过一日,恨不得将联盟的门派全都灭了……派众如此,百晓生自然不能如此。各神派不稀罕天庭的功德,没有落井下石退出联盟已经是大幸。

  “既然如此,本派独战移花宫。”

  浩浩荡荡的天机派众,除留守天机山抵抗移花宫弟子进攻的外,全都杀奔移花宫而去。为求集中战力,各城的武馆也都暂时关闭。

  移花宫。

  位处北方,冰雪仙山。

  连绵三千里地,全被冰雪覆盖,凛冽的寒风,吹的江湖中人若不运功抵御就根本睁不开眼。张嘴呵出的热气,瞬间就变成了霜雾。

  三千里地,系统刷新出来的一群群移花宫弟子个个不要命、一阵阵的对天机派上下发起凶猛进攻——冰雪原上,刀光剑影,各色剑气纵横飞射,鲜血抛洒,染的一片片雪原全成殷红颜色。

  七日七夜的厮杀,冰雪三千里地,移花宫的弟子却从来没有少过,杀死多少,就有多少再冲过来。

  百晓生率领天机长老,高手,冲破重重阻拦,杀进冰城,移花宫。

  冰城中的移花宫弟子武功比外面更高,高的让天机派高手难以置信……过半高手只要靠近冰城的移花宫弟子一丈范围,所有的武功全没有了施展出来的机会!

  挥剑,内劲被阻断,逆流反伤自身,挥出的剑软弱无力,连那些移花宫弟子的护体神功都无法击破。

  百晓生施展乾坤大挪移,一马当先,领着紫心人等天机长老中的高手奋力冲杀。一个个移花宫弟子,纷纷在飞射的剑气中毙命倒地,抛洒的鲜血,飞溅起来,落下,又飞溅起来……这般冲杀大半天,终于看见了一扇冰门上写着移花宫三个字的时候。冰门,缓缓开启,从中,飞出来一个,面色冷沉的白衣男子。刹那,白衣男子横过两百丈,出现在百晓生身后,众多天机派长老之间。

  “擅闯移花宫者,死!”

  移花接木的光亮,犹如连环不绝的闪电般,在十丈范围内连续不停的闪亮,刹那,成一圈圆。

  范围内,所有天机派长老的招式,全都施展不出来!

  百晓生的乾坤但挪移的气劲刚在体内凝聚,立即被移花接木阻断,内气的冲撞反而让他受了内伤,一口鲜血,自嘴角,徐徐渗出……………………(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