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十七章 闪亮

第十七章 闪亮

  ||->->->正文正文  

  麒麟坛,麒麟神兽身上的天火渐渐熄灭,进攻方个个士气振奋,萧浪主持的新真武七截阵越发振作,丝毫不容疯狂攻击的灵鹫宫弟子有突破的可能,众多天机派高手一片叫好声音。

  “真武七截阵名不虚传!”

  “好啊!萧浪……七位长老名不虚传!”

  “扬我反联盟之威!”

  人群中,小山长老听着心里极不是滋味……当初萧浪邀请过他,结果被他拒绝了。现在想起来,不由万分后悔,如果他当时答应参与创造新真武七截阵,此时此刻,已经扬名立万……灵鹫宫方面急攻不下,乐儿和残忍温柔的伤势初步愈合,但距离能够出战还要些时候,只能焦急的听着外头的战况汇报……朱雀坛。

  由小剑,紫衫带领的众多高手杀入总坛一角,小剑缠住容儿手脚的同时,凭借凌波微步的神妙,同时吸引住朱雀神兽的注意力。

  其它高手纷纷在指挥下杀出一条垂直通向虚空的通道时,紫衫在众多高手环绕中,独自悬飞在人群拼死稳守的通道之中。

  漫天,白紫色的云雾,涌动,环绕……噼里啪啦的紫白色闪电,在云雾中连环不绝的炸响……深紫色的紫霄炎在炸响的闪电中团团跳动,燃烧……汇聚的紫白色云电,漩涡般旋动,速度、越来越快……朱雀坛的灵鹫宫弟子见状,全都知道那是天罚绝技绝技聚集的能量。许多人心中不以为然,天罚的杀伤力固然强大可怕,然而,总坛守护神的耐命程度,十年前让无数新神决高手围攻几天几夜才能杀死,试图凭借天罚一击战胜?

  痴人说梦……天罚之后,紫衫必定精力衰竭,一时无有激战之力。

  “师父,我看不如就让她施展天罚吧!”一个容儿座下的得力弟子,传音入密提出建议。容儿思量半晌,暗觉可以一试。她一人,只能勉强缠住小剑,绝对没有力量同时应付紫衫,其它魔女据守别的总坛,既不敢轻易动,也不可能很快赶来。虽然十年前围攻神兽的多是不超过三级的灵鹫宫弟子,但天罚的威力,又能胜过多少人的合击之力?

  白紫色的能量光柱,骤然从天而降——穿过进攻高手拼死维持的通道,直朝总坛地面射落——紫衫嘻嘻一笑,挥动的双掌引动天罚的能量光柱,直朝下方引导落下。

  漫天晃动的虚影中,小剑的真身长剑高举,凝聚起青光剑气,落下的天罚能量光,轰落在他剑上时,迅速被吸收、凝聚成一团亮的让人无法直视的白色炙光!

  惊觉有异的容儿双拳挥动,十八条气龙腾飞而出时,施展开凌波微步的小剑身形一晃,带着大片虚影,四面飞移。

  真身,骤然出现在朱雀神兽张开的嘴里!

  剑动,炙亮的白光,璀璨绽放……紫衫被天刃队保护在中间,疲惫的打了个呵欠。

  白色黄昏,不败传说。她与小剑的合击绝技,这还是第一次施展,不过她相信,会成为江湖历史中的,一个奇迹……系统公告:天盟帮成功攻占朱雀坛……系统公告:朱雀神兽被小剑,紫衫合击秒杀……炙亮的白光飞入朱雀神兽体内,刹那,从内部绽放,外射,片刻之间,就将朱雀神兽整个吞没的无影无踪……偌大的朱雀坛,攻守两方,全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手,难以置信的面面相觑,看着左右的人,以为自己听错……片刻,短暂的寂静之后,由天盟带头叫响的、震耳欲聋的欢呼之声,响彻九霄!

  “白色黄昏!不败传说!”

  “白色黄昏!不败传说!”

  “白色黄昏!不败传说!”

  ……回过神的容儿,以及总坛内部的灵鹫宫弟子,因为总坛易主,全被强制传送出了总坛外头……一个个,犹自愣愣的望着,远空欢呼胜利的,朱雀坛反联盟众人……一击杀死总坛守护神兽?

  不可能的奇迹,昔年三界开启前,峨嵋派情衣曾经创造的奇迹,在今天,用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方式,重现……朱雀坛沦陷之后,过去六个时辰。

  麒麟神兽,在化功**和依韵全力施为的疯狂攻击下,痛苦哀嚎嘶鸣着,化作红光,刹那绽放灿烂华光,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系统公告:天机帮成功攻占麒麟神兽……系统公告:麒麟神兽由紫心人消耗百分之七十内法,由依韵斩杀百分之二十五内法……乐儿为首的灵鹫宫弟子,被强制传出麒麟坛。她不甘心之极,可是,灵鹫宫无法同时应付七处战线的事实明摆眼前……“反联盟万岁!灵鹫宫当灭!”

  振奋的呼喊声音,在麒麟坛响彻!

  攻占的两座总坛,反联盟按预定计划部署足够的人力防守,抽调高手赶赴正在交战的白虎坛和玄武坛,依韵,剑如颜,紫心人等,齐赴玄武……小剑赶赴白虎,紫衫施展天罚后精力衰竭,在天刃队保护下,沉沉睡眠,修养精力,一时不能参战。

  飞赶白虎堂的伤心断肠为系统公告而震惊不已,小剑和紫衫合力秒杀固然恐怖,但这两个人的武功和资质,创造出什么不可思议的合击却并不让人觉得太不可思议。“紫心人的化功**真他妈的变态!”

  龙剑默然点头,但听说朱雀坛紫心人的化功**特性,他觉得那种特性在有足够力量的保护协助下,创造这种战果并不值得奇怪。“萧浪那几个家伙的新真武七截阵不得了,七个人挡住数万灵鹫宫高手的围攻,简直不可思议……”

  萧浪一行人,过去根本不被伤心断肠他们放在眼里,即使是旧真武七截阵,威胁虽然不小,但也不是没有战胜的可能。如今的新真武七截阵威力,简直匪夷所思,不由不让龙剑刮目相看。

  “依韵才奇怪,以他的武功等级,不可能有那么可怕的杀伤力!”灭神百思不得其解,依韵完全凭借一己之力,竟然对麒麟神兽造成那么大的杀伤,引得系统公告专门提名,完全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我也想不通……”伤心断肠眉头皱起,百思不得其解。

  朱雀坛。

  北一百二十里的山洞。

  冰华月在金刚一次次轮动,甩飞中,跌在山洞之中。

  看着金刚的身影,走进山洞里,冰华月又惊又惧,又气又恨,偏偏又无可奈何的只能愤怒斥责痛骂。“你算什么男人!只会欺负我冰华月吗?有本事去战胜风情、战胜小剑、战胜依韵啊!”

  金刚不以为然之极。“这种话对我没用,我不是从浪,我是金刚。”

  冰华月想起上一次的经历,紧紧抱着身体,极力卷缩,后退,直到,退到山洞里,再也无路可退的石壁处,她咬牙切齿,强直按捺着内心的恐惧……金刚面无表情的望着犹如瑟瑟发抖的无助羔羊般的冰华月,脸上挂起一抹微笑。“以后,你对我出手一次,上一次的事情就会发生一次,没有把握杀我之前,别对我出手。”

  “无耻、下流!”冰华月又窘又怒,从牙缝里挤出这么四个含恨的字。

  “今天不算。”金刚说着,从真空袋里取出颜料,画纸,画架,摆放在面前,不时看看冰华月,不时在纸上迅速作画。当初刚踏进江湖的时候,他曾经练过画师技能,因为他很喜欢,可惜这技能不怎么赚钱,后来因为前妻的缘故,他改而一心一意的闯荡江湖修炼武功,偶尔有闲情的时候才会作画。也是他,武功以外唯一的志趣。

  冰华月卷缩在墙角,看着金刚神情严肃、专心致志作画的模样,一时想骂,又怕激怒他再施暴行,只能含恨沉默……金刚画完后,取下画,摆放在冰华月面前。“礼物,别弄坏,下次见面如果拿不出来,你知道结果。”

  金刚面无表情的说罢,收起作画的东西,飞出山洞……他走后,冰华月看着地上那副,画着她卷缩靠墙的可怜模样的画,不由又羞又怒……她堂堂冰华月,竟然成了这般模样?瑟瑟发抖的她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看着都觉得羞耻!

  “混蛋!”冰华月激怒之下,狠狠将那幅画撕成了粉碎,抱着头,靠墙狠狠痛哭……‘不,我冰华月不是这样的!我不能是这样懦弱的人!我为什么要怕他?我不怕!我不怕——输就输,大不了再被羞辱一次,我为什么要这么怯弱?我不要当这样的人!’

  痛哭之后,冰华月暗暗发誓,从今以后,她冰华月绝对不能再有任何懦弱之态,任何事情,任何人,任何情况都绝对不能再让她懦弱惊惧!

  冰华月长长的深吸口气,曾经百晓生说过,她的意境修为虽然不俗,但是,欠缺历练,所以没能大成。那时候冰华月不以为然,认为坚强的她,不会惧怕任何历练!

  此时此刻,她才发现,她面对金刚的时候,如今连意境的威力都不能发挥,还不如第一次的最初交战。

  下定决心的冰华月走出山洞口的时候,手腕突然被人一把抓住。

  洞口,一侧,金刚面无表情的望着她。“画在哪里?”

  “你、这、个、混、蛋!”冰华月从牙缝里,挤出这句愤怒、仇恨的话……金刚却露出了一丝微笑。(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