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四十六章 欺?就是欺!

第四十六章 欺?就是欺!


  可名长身而起,据理质问,一时吸引众人注意力。

  和尚打扮的为首者嘿嘿冷笑。“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我恶佛的话就是道理!来,把她衣服给我剥了,让她晓得晓得咱恶佛是什么人!”

  台阶上,缓步下楼的葡小萄眉头微皱,声音清亮的开口道“我们是飞合庄的人,跟密宗素来井水不犯河水……”

  那和尚嘿嘿冷笑。“飞合庄吓唬不了咱!密宗谁的面子也不卖!”

  说话间,几个密宗弟子气势汹汹的穿过人群,直朝愤怒握紧拳头、气的阵阵发抖的可名而去……

  “住手——”轻别离一声高喝,吸引了众人目光,只见他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客栈是我轻别离包的,我请的客人,今天就要保证她们的安全!”

  说话间,轻别离身旁的总管额头冷汗直冒,悄悄扯了扯他的衣袖,低声道“城主,这群人不是我请来演戏的啊……”

  轻别离微微一怔,这才知道,原来真是巧合。本以为是总管被逼无奈之下使了这么老套的一招……

  “商会的人少没事找事!咱闲着没事能每天到西夏商市赶人玩,让你们西夏天天都没人光顾买卖!”和尚不屑的瞥了眼轻别离,冲那两个愣着的师弟催促下令。“剥了这丫头的衣裳!”

  商人,平素从不跟江湖中人意气相争,原本也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两个世界。倘若是轻别离自己遇到这种事情,从开始就不当会一回事。此时此刻,他却愤怒了……

  “每个月,官府悬赏榜上都会有一次追杀你们的通缉,一个人头一千万,连续三个月。”轻别离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身体仍旧站的很稳。

  一群密宗的人,没了言语。为首的和尚摸了摸光秃秃的脑门。面露凶恶之态。

  “连续六个月。”轻别离懒洋洋的继续打呵欠。

  举座震动,楼梯上的葡小萄,难以理解的注视着楼梯脚处的背影。不明白这是什么样的一个城商联盟当家……他太不像一个商会的当家了……

  “连续九个月。”

  为首的和尚的额头,徐徐渗出冷汗……这样的悬赏,等于宣告他们一群人九个月别指望能练武功;这样的悬赏。足够让他们的同门都疯狂的追着他们杀;这样的悬赏,足够让他们还没走出客栈就面对追杀……

  “连续一年。”

  “连续一年半。”

  轻别离的懒洋洋的目光,毫不回避的注视着带头的恶和尚,而后者,片刻前的气焰尽消,为颜面的挣扎和犹豫,终于在此时此刻放下了。“轻别离,咱记着你!走。”

  一群密宗弟子,默然无语的离开了客栈……

  葡小萄的众弟子,振奋欢呼鼓掌。“城主好霸气!”

  欢呼的人群中。唯有可名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这、是她认识的江湖?不……她难以置信……

  楼梯上的葡小萄,看着轻别离平静的模样,一时,心情复杂。商人的霸气,她确实未曾这般见识。“我只是飞合庄的一个普通仙师,城主这样照顾,实在让人受宠若惊。”

  轻别离神情异常严肃的抱拳作礼。“因为我对葡仙师一见钟情。”

  举座,哗然,一群葡小萄的弟子。全都愣住……

  楼梯上的葡小萄,微微皱眉。“城主一句话,让人好感尽失。”

  “如果现在不说,两个时辰后,我就不会有机会说。当然你会认为我轻别离似乎仗着钱在买感情,但是,作为一个商人,拼杀打架没那本事,技能不精通,琴棋书画没学过,也只能用金钱表达心意。是心意,还是铜臭气,只能由葡仙师评价看待,葡仙师如果愿意倾听我诉说一些前尘往事,或许很快就有定论。请——”轻别离说着,作势请葡小萄入席。

  楼梯上的葡小萄经过短暂的犹豫,最终还是走下来,入席落座……

  两个时辰后。

  商会购买的几十匹千里马,全牵到了客栈门外。

  轻别离也已经说完了自己的往事大概,葡小萄怔怔注视着面前那张,无论如何找不到半点不真诚的脸。如果说只为玩弄欺骗一个女人而做出这一切,这样的商人,未尝闻也;真会做这种事情的商人,早就已经败完家产从商界除名了。

  轻别离真诚如实的叙述,让葡小萄无法不对他产生更明确的认识,那些往事中,有他的错,有另一个女人的错,还有说不出谁对谁错的阴差阳错……

  葡小萄下一站的目的地,商会的当家小嘛小二郎受轻别离所托,传音入密葡小萄说,他那里不必去了,紧接着,未来三年计划中需要奔波的城市城主,一个个的传音入密告诉她,他们那里,都不用去了。

  “你搞的鬼?”

  “因为我想留住你。不这么做,我们相见无期。”轻别离坦然承认,倒让葡小萄一时也不知道是该愤怒,还是该觉得受宠若惊……

  “我专心技能,男欢女爱太浪费时间,除了技能外,对别的事情都没有兴趣……”

  “今天开始,我学铸剑。”

  “拜我为师?”葡小萄失笑反问。

  “不,谁都可以当我的师父,唯独你不能。”轻别离斩钉截铁,毫不绕圈的明确态度,让葡小萄一时陷入了犹豫的挣扎之中……“好,西夏只要有铸剑房和材料供应,多呆些日子也无妨,就看看你这个大商贾能练几天铸剑。”

  一行人,刚走出客栈大门,街道两旁,房顶上,突然涌出大群人。

  轻别离的目光,落在为首那人脸上,心中,微震。

  那人肩头,扛着柄人长的巨大锤子,一脸张扬的嚣狂,看见出来的轻别离,嘿嘿一笑。“哟,原来是老朋友。”

  “锤王呆……”当年锤王呆在西夏挖矿,声名远扬,轻别离曾经几度觉得他是个趣人,试图直接向他收购矿物,省得他总被人骗。偏偏那时的锤王呆伪装成个蛮不讲理的浑人,不管怎么说,就是宁愿把矿卖给那些低价骗他的小商人,也绝不卖给给他公道价钱的人。

  两人说起来,自然认识。

  “嘿!既然是老朋友,咱不能不卖你情面,刚才是哪个多事的丫头,让他给我门下徒弟道个歉,事情就这么了了。”锤王呆大手一挥,说的简单,语气却尤其盛气凌人。他身旁的那个恶和尚,冷冷阴笑,得意非凡。

  悬赏那一套,能吓退别人,轻别离很清楚,吓不退锤王呆这样的江湖一方霸主。

  “是我!”可名走出人群,毫不畏惧的直视面前的锤王呆。

  锤王呆看见可名,愣了愣,旋即嘿的咧嘴笑了。“前武当神派的掌门人啊!哈哈……原来退出江湖当起技能师了?”

  葡小萄在内,众人无不错愕,纵然是早猜到可名过去必然是江湖高手,也没料到曾经竟是一派掌门,闻名江湖两百多年的绝顶高手……

  “我现在只是一个技能师。密宗也是江湖正派,堂堂密宗掌门人不问青红皂白的一味庇护门下弟子,岂是联盟所为?”可名早就窝了一肚子的愤怒,当锤王呆现身后的做法,她更觉得不可理喻,门下弟子倒罢了,锤王呆如今是何等身份的人,竟然也如此不问是非?她不信!

  “哼……是非?”锤王呆哈哈大笑,过去他就没有把可名放在眼里,只是还不能无视武当派而已,现在,一个重生了的可名,一个不是武当派掌门人的可名,还算什么?“别跟咱讲什么是非,咱只管替徒弟出头,不管是非!江湖强者为尊,是非就是狗屁!咱当年被欺凌的时候是非公道在哪?凭啥咱强了要跟弱者讲是非!你还真是迂腐好笑啊,是非是跟平起平坐的人讲的,这道理你都不懂!”

  “你——堂堂密宗神派掌门人竟然说出这种仗势欺人的话!”可名怒目而视,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就是联盟中堂堂大派的锤王呆?

  “嘿嘿,没错,咱就是欺负你弱小!就是仗势欺人!来,把她给咱剥了,让她晓得什么叫欺负人!”锤王呆巨锤朝地上一砸,声如洪钟。

  轻别离正要说话,一把笑声,从街道一旁突兀响起。

  “霸气!哈哈……呆兄说的好,我女人不懂事,倒让呆兄笑话了。”

  封堵街道的密宗弟子,让开路时,只见手执折扇的霄音大笑着走过来。

  锤王呆摸了摸光秃秃的脑壳,嘿的轻笑。“霄音兄弟可是神出鬼没啊,一别多年一点你的音讯都没,这会突然又冒了出来。这武当派掌门人咋也成你女人了?”

  “呆兄这话有误,是前武当派掌门人,她如果还是武当派掌门,我霄音何德何能?”依韵摇着扇子,坦然自若的面对锤王呆,并吃不准锤王呆会否给他颜面,却又不能眼看可名受辱。

  “***,你这红颜知己可是换的快啊!得,兄弟妻不可欺,你们,愣着干鸟!叫嫂子,认识他不?不认识的都给我记好了,他是我跟风情的兄弟,霄音!”锤王呆呵斥声中,一众密宗弟子纷纷冲可名叫了声“嫂子。”

  “一群无耻之徒!”可名毫不领情,愤然呵斥锤王呆在内的一群密宗弟子。锤王呆嘿嘿一笑,不以为然之极。“霄音兄弟改天咱们再喝酒吧,嫂子正在气头上呢。哈哈……”说罢,大手一挥,领着一众密宗弟子扬长而去。rq!~!请记住:(),望书阁努力提供最爽快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