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六十三章 心杀

第六十三章 心杀

  选票价格被灵鹫宫和让剑做主抬到十万两一张,这样的价格足够让任何人咋舌。飞合庄出价越来越缓慢,替联盟未来考虑的各神派掌门、长老,聚集在天机山不愿退去,都在等待着结果……

  黑子对飞合庄的情况颇有了解,飞合庄最初是由白色黄昏创立,创立不久就由紫衫独自经营,创立之初的目的是成为白色黄昏未来的经济力量。不久,飞合庄成为雄霸江湖、垄断钱庄,占领各领域诸多行业的至尊商业组织。

  时至今日,也没有第二个能够跟飞合庄抗衡的商业组织出现。

  城商联盟的所有当家,说白了都是飞合庄的当家。但其中许多又不完全属于飞合庄的人,此次高价购买选票,单凭飞合庄**支撑过于吃力,必须城商联盟所有当家齐心一致。

  所以飞合庄支持小剑不遗余力,因为事后必定能够得到利益回收的保障。但如果是黑子,仅凭小剑一句话,无法让所有归属于飞合庄旗下的商贾全力以赴。

  “副盟主请明示飞合庄内中难处,事已至此,联盟方面没有退路可走,除了齐心协力争到底,别无他法,天机为此不惜倾尽所有。”黑子没有绕圈的直奔主题,要解决问题,必须知道让飞合庄内部犹豫的原因。

  “嘻嘻。”紫衫欣然笑着将带来的几页纸放在桌面,黑子沉默看罢,恍然大悟……飞合庄今日的投资。是为了将来获得更大的回报。倘若小剑当选,毫无疑问,天庭所有仙山灵地的资源、开设各种生意的权利都会归飞合庄所有,一切顺利的话等于打开了前所未有的市场,不出十年,如今的投入就能收回本钱,此后便是纯粹的收益。

  但若黑子当选,飞合庄怀疑。这些明摆着的利益会否归天机派所有?

  黑子毫不犹豫在合约上一一签署名姓,盖上钱庄私印与天机派掌门人之印,末了,将协议推到紫衫面前。“天机派所有的金钱、生意尽数归入飞合庄名下,自今日起加盟飞合庄。选举之后,诸般生意投入资本天机派全照飞合庄规矩,收益优先补充飞合庄其它当家的投入。”

  紫衫收起协议。欣然点头。“好哩。这样大家就放心了咧!”

  事情议定,黑子心中石头落下。“飞合庄有今日之势。果真不是侥幸。副盟主此次一举扫荡让剑做主、灵鹫宫两方巨财,实属绝笔。”

  紫衫欣然微笑,不予置评,明人面前不说暗话。

  选举看似飞合庄投入的跟灵鹫宫和让剑做主一样多,但实际上,结果根本不一样。看似几方的钱都等于通过买票派发了给全江湖,尤其是让剑做主帮众出资最多。但结果。却截然相反。

  对于江湖上几乎所有生意都被飞合庄称霸的现实情况而言,江湖众人整体的有钱。自然会带动物价的上升,下降的金钱购买力。让江湖中人等于没有赚到这笔钱;而所有消费的金钱几乎都回流到飞合庄旗下的各种生意,犹如将三海之水一股脑的抽到大小河溪,最后,这些水中的绝大多数又会缓缓流入代表飞合庄的那片海……

  从头到尾,只有让剑做主损失最大,因为让剑做主根本无法经营生意,所有赚取的金钱,都在源源不断的流进江湖大众手里,又经过大众之手聚集到飞合庄手里。

  飞合庄最终不但没有损失,反而汇聚掌握了更多的钱财;相较之下,灵鹫宫和天机派的损失也没有看起来的大,因为这两方都有接受金钱回流的生意买卖,唯独在单方面损失的,只有让剑做主的帮众。

  兵器、装备是江湖中人最优先的花费途径,掌握了出售说话权的依韵又是最大的个人受益者。

  “嘻嘻,盟主也高明哩!到时一招釜底抽薪,让剑做主帮派自行瓦解,大把的银子进账天机派咧,何愁现在的投入不能收回,何愁不能给联盟一个交待哩?”

  两个人,相视一笑……

  黑子暗暗叹息,对面前这个女人由衷钦佩,既为白色黄昏,又是正义传说的夫人,身处中央的她,却总能兼顾两方,尺寸拿捏之准确,让人叹为观止!‘如此女子,难怪让师弟你一改常性,竟做明知不可为的事情……’

  天盟山。

  后崖,黄花树下,持续不绝的大雨带着离树的叶,摔落泥泞。

  百晓生打着一张印着水墨画的伞,立身树下,闭着双眼,静静倾听着能让人灵魂颤动的歌曲……那是魔音,他知道那是波斯魔幻音,能够通过琴音、歌唱,附带直击人灵魂的天籁之音……当初邀月,也无法在这种魔音的冲击下冷静如初。

  每一个的人灵魂,都刻印着或多或少,悲伤、快乐,孤独、寂寞等等的情绪,在魔音中,那些甚至自己都不知道的印记,会被清晰的放大……于是乎,那种情绪体验也跟随着被加倍放大,超越人平常所能克制的极限,让人心神失守……而那些美好的,就会跟眼前施展波斯魔幻音的人重合,仿佛,她、就是她;她、就是他心里的她……

  花开花落精通波斯魔幻音。这种绝技,除了昔日江湖上的钱帮中有限的几个人曾经学过,就只有一个丝毫不闻名于江湖的人懂得。那个人,是小剑的影子,名叫——花语。

  曾经在三界开启前,凭借情人箭与波斯魔幻音险些成功刺杀正义传说依韵的女人。

  一曲,终了。

  一双玉臂,穿过百晓生的腰,环着百晓生的脖子,细腻的肌肤,贴着百晓生的脸,轻轻摩挲……

  那种莫名、始终强烈的**,在百晓生身心涌动。让他畏惧,让他恐惧,偏偏,又不能自抑……百晓生痛苦的紧紧按着头脸,用力的五指几乎陷入皮肤、几乎捏破了骨头……

  “难过吗?矛盾,既不愿意败给自己,可是,又克制不住这种感觉……不愿意相信自己如此脆弱,又不能不承认自己的孱弱,这种矛盾的痛苦,折磨的人自尊心一天天的碎裂,好像、好像下一刻,自信就会彻底丧失……”花开花落轻声细语的说着,言语中,带着真挚的感情,仿佛诉说的、是她自己的心情……

  湿透的纱衣,顺右臂滑落,百晓生猛然回身,一把将花开花落推到树上,颤抖的手,用力抚摸着她的身体,揉动着她温软的肌肤,被点燃般的**疯狂攀升……

  “为什么?你的剑很快,为什么要让自己走入这样的道……”痛苦的挣扎中,百晓生满怀不甘,却又重复着过去每一次那样、无法抑制自我的颠狂。

  “快,可也登不上江湖的极致。我和师父没有你那样的卓越天资,没有霄云喜和依韵对自己残酷的疯狂。武道之中,我们不会有太亮的光彩。这样的道不同,江湖上只有一个花语,一个曾经险些杀死正义传说的花语;也只有一个花开花落,一个能让百晓生沉沦不可自拔的花开花落……”

  “你打算完成花语没能做到的事情?”百晓生问这话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将花开花落抱的更紧、揉动她温软身体的手,变的更粗暴、更狂野……

  “你吃醋了,嫉妒了……想到也许有一天,我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压在树上肆意蹂躏的情景就受不了了是吗……”花开花落温柔的言语却让百晓生强忍不住的一声大吼“闭嘴!”,与之同时,他疯狂的紧压怀里的温软身躯在树上,不顾一切的疯狂占有,侵犯……可是,他内心的痛苦越来越强烈,挫败感越来越强烈,自信崩塌的越来越快……

  一次又一次,他试图克服、超越自我,结果,却沉沦、失败的更彻底……这就是他百晓生的修行吗?这就是吗……他的眼里,面前的花开花落是紫衫,他脑海中,浮现的也是娇喘着的紫衫……

  “呵……那就别沉沦,你不输我就不会走……尽情的蹂躏吧,把我蹂躏成粉碎,蹂躏成残花败柳,让所有男人都不可能得到我的美丽和温柔,把我的美丽和温柔破坏殆尽,那么,我的美丽和温柔就永远只属于你了……”

  风雨,飘飞打在他们身上,败叶落在他们发上、身上……

  闪电,照亮了天地。

  “你……看起来很孤独。”一把怯怯的声音,鼓足了敢开口的勇气,可是那张面颊,却在开口的同时一片绯红。

  加沉默的看着拦路的,一条玲珑的身影,她有一张精致美丽的面孔,一双纯洁的眸子,这一刻,透出显而易见的慌张,局促的手紧紧揪着衣裙,打着粉红色花伞的手紧的让加觉得,伞柄随时都会被捏碎。

  这样一个女子,一定涉足江湖不久,或许根本没有经历过感情的事情,主动对一个男人示好恐怕让她自己都觉得本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她或远或近的跟了他们七天七夜,加以为她最终还是会胆怯的离开,至少那样对她而言,会比较好些。可惜,她最终不幸的选择了鼓起勇气。向一个不可能回应她的男人,鼓起勇气主动示好。请记住:(),望书阁努力提供最爽快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