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六章 相斥

第六章 相斥

  ||->->->正文正文  

  “你脑子一热。”厉语气仍旧严厉、冷沉。让花无百日红不由闭上了嘴,由得他斥责。“我没有告诉过你,黑色禁地就是个笨蛋,暴发户?你知道什么叫暴发户吗?”

  花无百日红沉默的摇头,默默忍受厉的斥责,虽然被斥责不太高兴,但心里却又觉得很欢喜。如果厉不在意她,自然不会理会她浪费钱的事情,责,是因为关爱,因此她不辩解,选择沉默。

  “为金钱飘飘然,不知道自己姓什么,没有了对未来的计划,没有了对金钱的原则的笨蛋。如果明天就无法继续进攻仙山灵地,我们还能像现在这样收入金钱无数吗?我们的金钱来源还是会回到领取报酬、做大型任务的的状态。这些年钱来的太容易你就忘了钱有多难赚,应该怎么花的问题了?”

  花无百日红轻轻扯扯厉的衣袖,声音轻弱。“我知道错了嘛……”见厉仍然没有就此打住的意思,连忙又补充了句。“大家都吃完饭了,该出发了。”

  厉冷着脸,飞起半空,挥手呼喊,发令出发。花无百日红长松了口气,想着自己之前的疯狂,还有厉的严肃,忍俊不已。又见到半空的厉看过来,连忙收起笑容,装出知错的模样,飞了过去……西暮神派。

  山上,以太白金星为首的许多仙人以及仙山灵地之主齐聚山上,让原本只有几千弟子的西暮山一时间热闹的令派众难以适应。

  西暮山大弟子步出大殿,神情淡然的作礼。“掌门人、副掌门人仍在闭关,诸仙请回吧。”

  “这……”虽然早就听说过西暮仙山暮色大仙的作风,但太白金星为首的众仙人仍旧难以接受,过去暮色只是一个神派掌门人,不理外面的事情一心潜修谁都无话可说,这样的仙山灵地之主多不胜数。但如今,她已经是三界之主,仙界的事务都需要她决断,怎么还能当一个世外隐仙!“暮色已是三界之主,仙界事务都需要她亲自决断,还请再行通报。”

  “西暮神派立派宗旨从来是问无血之道,为此勤修不怠。无血之道并非空口白话,而是贯彻力行的信念,为此本派必须先修得能让理念奉行的武道。掌门人、副掌门人为此闭关练功,除非出关否则不会为别的事情分心。天庭代理玉帝非本派之意,谁愿做,请另选高明。”

  太白金星为首,众仙愕然以对……重选?这一次是仙门共选,是天地浩然正气冥冥之中指引确定,三界之中谁有资格推翻、谁有资格说重选就重选?天庭之主之位从来没有活着的时候传承他人的情况,自然无从说什么传位!

  “荒唐!”有位白发苍苍的老仙人愤怒呵斥。“代理玉帝说重选就能选?说让谁就能让谁?西暮神派过去如何仙界无人能非议,如今既然成为新天庭就不能罔顾仙界大事而只顾行一己理念!暮色大帝必须对仙界负起责任,必须对天庭负起责任!”

  西暮神派的大弟子无动于衷,一副决议沉默僵持,绝不会再回报的姿态。

  太白金星见状,思量片刻,提议道“我等齐往暮色大帝闭关处说明情形,何必在这里无谓争执?”

  众仙人纷纷附和称是,西暮神派的大弟子叫来个npc杂役引路,自道了声“属我无暇奉陪,还要忙着修道。”说罢,真丢下一众仙,自管在大殿前的广场前虚空盘膝打坐。

  广场上聚集的全是西暮神派的弟子,其中大多数来的时间都很长了,对于眼前的变化都能气定神闲,只有少数新弟子为掌门人成为代理玉帝而暗觉自豪,不时偷眼打量那些仙人,却也不敢公然打破修炼广场的平静。

  时间,一点点流逝。

  窗外的雨声,就没有消停过。

  九天玄女被败,天地连绵大雨不止,本就多雨的飘渺峰的雨势更比多数地方的猛烈。

  房里头的沉默已经持续了很久、很久……

  波斯魔幻音和阴阳交合神功在天平上,左右晃动。

  江湖上只有丹仙子懂得阴阳交合神功,阴阳门本就类似逍遥山,是隐门,仍然可以随意加入其它任何一个大门派。丹心是阴阳门的门主,阴阳门,也只有她一个人。

  江湖上,除了她,再没有第二个人懂得阴阳门的阴阳交合神功。

  深的阴阳交合神功精粹的丹心很清楚凭借催情特效,交合修炼武功的特效只能让人得到一个踏入相对较高起点的捷径,绝不能够成为武功修来的根本。当年利用阴阳交合神功得到风云江湖一时的寂寞高手的剑法心得,又利用霸天得到、积累了优越的武功根基,囊括诸多门派之长,最后创出阴阳神功,修成阴阳意境。自此,阴阳两极兼于一身,成就她至今为止的声明本事。

  紫霄剑派的剑如颜创出阴阳两极神功,打破了江湖中只有阴阳神功才能办到的、内功性质转化的奇效,但还没有打破阴阳神功能够同时使用阴阳性质内劲的神效。

  一旦阴阳交合神功有第二个人修炼,是否会传开,就难料了。

  催情特效从不被丹仙子作为应敌的手段,那只是迫不得已的救命之法,绝不是阴阳神功的正途。在她眼里,只有霸天那种得了阴阳交合神功皮毛的傻瓜才会把救命手段当作主要战胜敌人的‘武功’。

  阴阳意境催的是**,而波斯魔幻音催的人灵魂之欲念。如果两者完美集合于一身,提升的威力效果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也是丹仙子一直梦寐以求渴望得到波斯魔幻音的原因。

  “不败传说会支持你吗?”丹心终于打破沉默,笑仙子早就猜到一般,从怀里取出一页纸,递给丹心。那上面,是小剑的笔迹,末尾署名,盖的是小剑的私印。纸上的话很简单,只有一句。

  ‘我小剑担保笑仙子永远不得以任何理由泄露、私授阴阳交合神功,如有违信,亲斩之。’

  丹心笑了。她喜欢笑仙子,喜欢她的聪明,早就揣摩透了她的心思,把她的顾虑准备妥当了才上门。“不败传说担保我丹心自然没有道理不信。”

  山群中,山洞里。

  洞中石壁上刻制了一幅幅形貌或凶神恶煞,或慈悲仁和的脸,那些人个个穿着兽皮围裙,看起来,有很漫长的历史。

  这里也是依韵在忘我意境主导意识的时候曾经来过的地方,但在此之前,依韵从来没有来过。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地方?”剑如颜无法理解,从不知道这里的依韵为什么会在被意境主导意识的时候找到这里,停留在这里。

  剑如颜不知道,依韵始终维持沉默,只是静静的观看着石壁上的画。他们已经逗留了两个时辰,但是,都没有从画上发现什么奇异之处。

  他们想不到,于是问紫衫。

  听说画上的详细情景后,紫衫立即说出估测。推测这些壁画是人类诞生不久的时代,部落聚居求生,一起狩猎,一起分享猎物,一起猎杀野兽以及其它部落,因为食物的紧缺,类似的原始人类也成为他们眼里的猎物。

  接近于没有阶级分化的时代,自然也不存在什么道德约束,犹如至今为止自然野兽生存的模式,弱肉强食。

  “依韵依韵!画上有没有什么兵器哩?都是石头吗?”

  依韵打量壁画一圈,在诸多石头制作的武器中间,发现了一把形如弯月的长刀,看起来似为通体漆黑,跟其它的石制兵器的形状截然不同。而握到的,是个女人,形容凶恶,周围跪倒了大群人,还有大群挥舞着石头兵器的人在振奋高呼的模样,似乎准备触觉处决那些跪地的人。

  “天月神剑!那应该是持有哩!有种传说认为天月神剑是上一次人类文明灭绝前遗留的东西,跟轩辕剑一样,所以那时候的蚩尤和皇帝特别厉害……嘻嘻,我画出来了咧!应该是附近山群大地变迁前的遗址,大约画里蚩尤的位置就在附近的大地里,试试用天帝之剑动天月剑灵呢?”

  依韵毫不犹豫的将天帝之剑丢给剑如颜,然后他,飞闪消失在山洞,飞快闪出十五里之远,在一座高峰山头随便挑了处地方,端坐石头上,放开意识观察这剑如颜的情况,等着结果。

  剑如颜拿着天帝之剑,哑然失笑。但确实,她也不想被依韵的福缘拖累,再无谓的进行一场激战。伴随剑意的催动,天帝之剑的剑魂渐渐释放出强大的力量,那种纯正的,接近道家的深沉能量越来越远的传开,与之同时,剑身在剧烈的颤动,叫响阵阵如滚雷般的声响……剑的鸣音让依韵觉得非常不舒服,那种声音正气过强,绕的他腰上的北落紫霄剑魂都烦躁不安,仿佛时刻都想离鞘而出,粉碎了制造这种声音和散发这种能量气息的天帝剑魂。

  剑如颜所在的山峰脚下,渐渐溢出越来越浓郁的腾腾黑雾,片刻变笼罩了山脚,缓缓逼上山腰……看起来,那些是黑雾,但依韵和剑如颜都感觉到了,那是煞气,浓烈的煞气!(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