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七章 恩、情

第二十七章 恩、情

  ||->->->正文正文  

  明明站在意识中捕捉到的灵魂前面,但眼前却空无一物,挥动的手臂,也触摸不到任何真实。这是依韵从没有遇到过,也没想到存在的诡异情况。“出来吧。”

  一条消瘦的身影,一闪,出现在依韵身旁的邪城外壁上。风中,她单薄的身体仿佛随时会随着飘扬的长发和衣袍一起,被远远吹飞……是她,魍魉,那天依韵在前往仙山灵地路上随手救了的女人。此时依韵已经通过别的途径打听到,那天他路上遇到的江湖中人,都是在追杀她。

  那群人受命于另一个人,天机派的一个长老。那个长老本来跟魍魉约定,由魍魉出手刺杀一个同门派的女长老,谋的是那女长老的兵器,那是一对在江湖录上排名一百的名兵器——漆黑之眼。

  但事成后,魍魉却在喝酒时中毒,发现中毒的那一刻,她毫不犹豫的一剑杀死了那个长老。之后,带着毒逃避那个天机派长老心腹的追杀,直到遇上依韵。

  从很多方面的消息综合来看,魍魉这个人都不存在什么问题,从出道江湖至今的经历,几乎都能查到,真空期只有十年。这在充斥投身神秘隐士高人门下修炼的江湖中,只是平常,又短暂的真空期。

  “你一直在我视线范围之内?”

  “是。”

  依韵不得不承认,他当初小看了魍魉,其它本事不说,一个能够藏身在他视线范围内,还不被他发现的人,就绝不能说没有本事。“你不算欠我一条命,如果跃出悬崖前你就摔下了马,我根本不会在乎你的死活。”

  “我知道。因为我支撑的时间出乎你意料,所以你才会救我。”魍魉说着,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语气依旧如那次道别时般认真。“但是,事实是你救了我,否则我已经重生了。我觉得你应该能够理解,不喜欢欠人的感觉。”

  “想救我一命,大约你等不到机会,想影子一样跟着,没有用。”依韵能够理解魍魉的感受,有的人,非常在意欠人恩情,这种在意分两种,一种是感激的不安;一种是排斥的不安。魍魉属于后一种,如果欠着恩情不还上,将来有一天,这份恩情可能会变成跟她生存原则相冲突的麻烦。所以,她排斥,必须先把人情还上。

  “我学过特殊的本事,擅长隐匿,追踪,暗杀。暗杀受限于武功,大约跟你接近的高手没有成功的机会,所以我能替你办事,你认为我办的事情足以抵消救命之恩的时候,你我两清。丑话说在前面,我不是你的手下,恩情两清之后,即使将来有必要杀你,我也不会手软,请你到时候也别再拿已经偿还清了的恩情说道。”魍魉似乎就是个严肃的人,严肃到连很远很远、甚至可能不会发生的情况也要提前说个清楚明白。

  不过,依韵喜欢跟魍魉这样的人打交道,干脆利落,一笔是一笔,清楚明白。恍惚间,依韵大约明白小剑的许多影子是怎么来的了……“我只需要你替我办一件事情,办成了,恩情勾销。”依韵从真空袋里取出厚厚一叠资料,还有厚厚一叠银票。

  “我不要钱。”

  “不是报酬,这件事情很难,也很耗时间,我不想你为金钱发愁而耽误效率。”依韵把资料和银票塞进魍魉手里,又取出一堆解毒药。

  “我绝不会第二次栽在中毒上!”魍魉紧咬下唇,显然很为当初中毒被追杀的狼狈介怀。于是,依韵收起那些解毒丹药。

  川流不息的破邪城街道上,一匹雪白的踏雪宝马,缓缓踱步,马背上,一身雪白衣裙的铭儿饶有兴趣的东张西望。破邪城的繁华不在飘渺峰的乱邪城之下,繁华的商市充满了竞争的激烈,乱邪城的商市早就因为灵鹫宫跟城商联盟当家轻别离的长期合作关系而被轻别离独霸。

  破邪城有许许多多城商联盟当家的人,彼此竞争着这里的市场,破邪城接邻大理,异常繁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街道上来往江湖中人的目光,许多都不由自主的投落到铭儿身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许多人都从她腰上悬挂的那把与众不同的佩剑上明白,她绝不会是一个普通的江湖女子,至少不是他们能够去搭讪、追求的人。

  悦来客栈的三楼天字号包房的窗户边,挂着一条白色的纱,在风中轻轻飘扬,十分惹眼。铭儿看见时,笑了。

  推开包间的门,里面的十人桌空着,被摆在靠墙位置,窗户旁边是一张五人桌,上面已经摆好了酒菜,菜式,都是铭儿喜欢的那些。酒,也是她爱喝的雪霜。雪霜是很冷门的酒,不是到处都能够买到。

  “难得,你还记得我喜欢的酒菜?”铭儿轻身落座,在依韵身边,因为方桌的一面本就靠在窗户下的墙壁。依韵淡淡然一笑,举杯。“招待正义联盟的救星,理当周到。”

  “是吗?那么,准备了帅哥吗?”铭儿说完,噗哧失笑。

  “很抱歉,不知道你多了这种嗜好。”依韵斟满铭儿一口喝干的酒杯。“如果你不来,大约我没有别的办法了。江湖中武功级别修为很高的人本来就少,能够追得上黑子的更少。”

  的确,江湖中这样的高手很少,黑子出道江湖很久,不必喜儿晚多少。一个那样的老江湖,一直不重生,而且还能专注于武功的长久自修,这本来就是一个奇迹,罕见的奇迹。

  从时间上找这样的人,很难。小剑在三界开启前重生过,为了追求武功的适合还不止一次的重生过。让本来比铭儿出道时间更长,本该武功更高的他,武功级别反而跟依韵差不多。那时候的江湖还没有武功恢复卷轴,也没有武功转化系统,小剑重生,就只能重练。

  容儿的武功级别也很高,但不可能会帮助依韵,不可能帮助正义联盟。

  除此之外,就只有铭儿了,她的天生悟性本来就非常高,武功自修的速度比依韵、以及许许多多的江湖中人都更快。虽然她的武功级别不如喜儿和容儿,却绝对追得上黑子。

  很久之前依韵就曾经考虑过借助铭儿的力量缩短门派武功级别的差距,但那时候没有必要,因为根本没有稳定的环境。

  “但愿不会太影响你的自修。”铭儿帮主正义联盟,势必需要把自身的武功一次次转化为正义联盟各门各派的弑神决,然后再以自身的级别共享到门派,这当然是耽误时间的事情。

  “我也不差这么点时间,否则也不会答应来了。”铭儿笑着,神情一如往昔的平静。这一刻,依韵发觉,雪舞天下虽然很像铭儿,但像的,是曾经的她,而不是现在的。雪舞天下的气质中透出的平静,缺少了一份岁月沉淀的深沉,那是雪舞天下的人生经历不可能模仿出来的东西。

  “灵鹫宫损失很惨重,派内人心稳定了吗?”

  “相对吧……麒麟大帝特赦已经救了灵鹫宫,否则情况会更糟糕,叛离的人更多,而且还要面对天庭为中心的仙界全力以赴的围攻,长久以往,不可能支撑下去。你这一手确实漂亮……”铭儿说着,微微一笑。“当然,紫衫这一手更漂亮。既没有违背答应你的事情,也没有放过灵鹫宫。”

  依韵沉默,对此,他没有说什么的必要,也没有说什么的意义。紫衫与灵鹫宫的斗争不是他能够、也不是他适合插手的。因为没有劝阻,罢手的可能。

  “你呢?下一步,大约要给黑子为首的北联盟一记迎头痛击了吧?按捺了那么久,很多人大概都等急了。”

  依韵微微一笑,是的,他相信,的确有很多人都等急了。

  等急了?

  的确有太多人都等急了。

  佛求欢等的太久了。天道看着门派日渐增多的人,看着如今江湖局势的变化,已经按捺不住了。佛求欢当初建立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用尽可能快的速度发展壮大,而不是如霸天那样在稳妥中等待时机。

  佛求欢必须主动创造时机,创造时局,否则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我看差不多了,现在那么多的独自发展的仙山灵地,很应该从他们身上下手,既不会激怒当前几大势力,也不会受到太大的阻力。把他们都吃掉之后,我们佛求欢就是新的一方大势力了!”天道已经不想等待了,那些没有归属任何大势力的仙山灵地,每一个都是他眼里张口可吃的美味佳肴。

  这一次,六子没有反对。事实证明佛求欢打着佛门的幌子非常成功,也非常有效。虽然江湖中还是有不少人对佛求欢的阴阳双修存在厌恶、反感的情绪,但是,更多人已经认为,佛求欢神功的确不是什么邪恶的东西,本就是给有爱的情人寻求更轻松简单修炼的一条特殊的道。

  “先吃小,还是先吃大?”

  “小!先吃大鱼还能对小鱼有兴趣吗?难得的快乐,应该慢慢的享受……”天道想着佛求欢未来的美好,不由露出了笑颜……“恭喜恭喜!”伤心断肠、金刚、龙剑、灭神,四人一起踏上星宿山,与许许多多高手一样,恭贺紫心人开宗立派,重挂星宿之名。紫心人在三界开启前本就声威过人,这些年,自从雄心再起后,就开始积极活动,为天机派、为联盟做了很多事情,在众多老派长老里,声威一时无二。

  “哈哈……伤心兄弟、金刚兄弟……你们大驾光临,让星宿山蓬荜生辉啊!……我这算什么?哪里比得上伤心兄弟的剑宗,更比不上金刚兄弟的华山派!”紫心人客气的寒暄着,请了一行四人进大殿。

  伤心断肠四个人,寻了个清静的地方,围坐一桌,旁人都认识他们,大多自知身份不配同桌,自然也不来打扰。龙剑想起紫心人的嘴脸,就一阵冷笑。“那家伙,跟过去一模一样,看他得意的!哼,还以为是过去呢?开个星宿派又怎么样?能有多少人加入!”

  龙剑讨厌紫心人,理所当然。三界开启前他们从来就不是朋友,而是敌人,还是彼此都渴望宰了对方,却始终没能成功办到的死敌。那时候的紫心人一身毒功加武功,威震江湖,除小剑和喜疯子外,江湖上只有不存的声名能与之相提并论。

  后来紫心人重生,灰心颓废了一段时候,三界开启后,却没有受到多少羞辱就先入了天盟,得到武功恢复卷轴不久,又被天机挖走。从此借酒消愁,极少出现在别人眼前。那段时候,让龙剑好一阵自幸灾乐祸。

  如今,紫心人眼看又爬起来了……而且,未来绝难跟他们成为朋友。

  “早点走吧!看到紫心人的脸我就反胃!”龙剑没好气的摔了筷子,却很快有npc侍女摆上一对新的。

  “急什么?”伤心断肠冷冷然一笑。“这么多年都等了,还在乎这么点时间?哼,让他笑吧,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金刚没有他们那么仇恨紫心人,因为他本来就不喜欢仇人敌人,不过是立场不同罢了,没什么好恨的。“不过是选择立场罢了,谁选的对,选的准,还不知道。”

  “你错了!”伤心断肠仰头喝干了被子里的酒,重重放落桌上的时候,自信满满的一笑。“从我伤心断肠做出决定的那一刻开始,结果就已经决定了,对的人只能是我!”

  “哦?杀了你的老情人给你的消息?”龙剑哪壶不开提哪壶。

  伤心断肠的拳头紧握,旋即,又松开。他不想跟龙剑发脾气,因为觉得没意思,龙剑从来都嘴欠。他跟莫和好如初的事情,金刚等人早就已经知道了,当然,伤心断肠也早就绘声绘色的描述过,当时莫如何苦苦哀求,不惜下跪的情景。只是效果不是太好,龙剑从来就没有相信过。(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