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六十五章 不是挑衅

第六十五章 不是挑衅


  ||->->->正文正文  

  青翼蝠王横过两面悬崖之间,特质的衣袍张开,犹如蝙蝠的翅膀,人在虚空却仍然能够凭借气流和轻功虚空生力,变换方位,一束束深紫色的剑魔飞剑气全都从他身旁错飞过去。“哈哈哈哈……看你哪里跑!当初人间张教主的仇今天就要让你偿还——看我吸干你的血!”青翼蝠王那张苍白的脸,出现在依韵踏崖壁奔走的前方。

  深紫色的太极光图带着依韵的身形骤然加速,依韵人与剑魅影般迎飞冲过来的青翼蝠王过去,他已经看够青翼蝠王那张尸体般苍白的脸,也听够他恶心透顶的声音了!

  剑光跟拳掌交错飞闪,两人均是以快打快,片刻之间已经交手三招,凛冽寒冷的真气全然不能妨碍依韵的行动、动作分毫,本就是阴极内劲的依韵根本不惧怕这种以寒冷为特征的气劲影响。青翼蝠王轻功高绝,出手很快,但依韵更快,三招,北落紫霄已经刺穿他的胸口!

  不等青翼蝠王中剑后退,依韵已经挺剑疾进,一肘击在青翼蝠王下巴,紧跟着一脚将他踹出崖壁……“青翼蝠王!”追赶而至的白眉鹰王犹如大鹏展翅,凌空飞扑落下的同时,脚与爪流星般连环疾踢,依韵微微后退,避过白眉鹰王的全力连击,待得白眉鹰王身体下落的时候,猛然疾进,北落紫霄刺进白眉鹰王胸口的时候,白眉鹰王双爪紧抓剑身,口中高呼“杀了他!”雄厚的内劲同时疯狂自双爪上吐喷而出——依韵撤剑,错身一指点在白眉鹰王的太阳穴上,本就被依韵多重剑劲一击杀死的白眉鹰王这时候再没有临死反扑的能力,依韵这才抓住剑柄,抽剑疾坠,避开从上方飞射落下的一蓬暗器。

  ‘明教npc的功力被强化的太惊人了,内力深厚的多重剑劲也不足震碎……’依韵暗暗调戏,白眉鹰王的临死前内劲传递北落紫霄剑上,尽管依韵及时撤剑,仍然受到创伤。若非经历诸多厮杀,遇到过各种各样不可思议的情形,刚才以为必杀白眉鹰王的一剑如果没有及时撤手,必定会被白眉鹰王震的不死也重伤!

  追击的沉默和雁南飞仍然没有近身的机会,周围潜伏的,还有绕指柔和夏红雨,山崖上,还有剑大的灵魂气息,西天极乐的战佛弟子越来越多。明教法王虽然毙命两个,但还有左右使者,五行散人在周围。依韵发现想在这里杀死这些被功力深厚程度超乎预料的众多敌人已经不现实,他的内力消耗过半,但敌人还有太多。

  飞坠落向崖底的时候,飞甩的真空袋里,赤风马飞奔而出,在赤风马落地的同时,依韵也骑在它背上。化作疾风的赤风马,飞奔疾走,片刻就将背后追击的人远远甩开。

  金色的大殿。

  那是,一座皇宫。

  风情静静垂首宫门前,等待通报。

  这里是飞天秘境,叶孤城主宰的天地,当然也是叶孤城的皇宫。

  “陛下在书房。”领路的太监姿态恭敬,语气谦卑。“陛下神功刚成就高兴的大笑说,风情当归。您在外头闯荡,陛下却总挂念着您的安慰呐……”

  见到叶孤城的时候,他在花园里。风情刚要拜礼,叶孤城就笑着挥手,示意免礼。“天外飞仙剑典,以你目前的功力尚不能修行,看我使一次,好好记清楚了,回去仔细揣摩,他日功力得以修习的时候便能立即精熟运用。”叶孤城跟风情向来没有多少武功之外的话说,也从不要风情对他行以宫廷之礼,话说完,剑已出鞘在手,刹时,剑气纵横,激荡数里……路边,一把长柄大锤,横在路上,锤子上端坐着身形魁梧健壮的锤王呆,马停下来的时候,锤王呆咧嘴一笑。

  “密宗掌门人莫非对天煞舍利也有兴趣?”背后追击的人已经被甩远,但是,那些人不会善罢甘休,必定会绕路到别处堵截,依韵也不想太早回去,了解西天极乐的最好办法,就是实战,如果这一趟路不能震慑追击的那些高手,往后的麻烦就不会减少。此刻内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依韵还不能停下,不过,他相信锤王呆不是为了打架而来。

  “嘿……我这人干脆,当年你把我跟风情当作不打不相识的朋友,我锤王呆当然也不会对这样的朋友不义。”锤王呆咧嘴一笑,站了起来。“西天极乐入世,江湖上陆陆续续会有很多门派都投靠西天极乐。我告诉你吧,西天极乐要天煞舍利的是剑佛,为的是一把铸造了五千年的神兵利器。江湖大势我不跟你说太多,你是明白人。西天极乐一统江湖,威震天下,势不可挡。你如果愿意把天煞舍利送给剑佛,我可以替你引见,得到西天剑典没有问题,早靠岸的早得好处,这道理你懂。”

  “呆兄弟的好意心领,不过我这人喜欢自讨苦吃,而且受不了佛门的诸多约束,让我加入西天极乐比重生还难受。呆兄弟帮忙转告剑佛一句话,他要天煞舍利成剑可以,但我,要他的剑。”依韵语不惊人死不休,锤王呆觉得,这是一句挑衅剑佛的猖狂话,所以他笑了,罕见的苦笑。“依韵兄弟,何必挑衅剑佛?他能成为西天极乐主宰剑的战佛,实力之强绝对不会比孔宣弱。西天极乐是浑沌纪元主脑设定的最强层次,现在的我们谁也没有对抗的本钱。这句话我可不想替你传,剑佛如果上破邪城取天煞舍利,你破邪城的那些杀道npc还真不一定能挡得住。”

  “呆兄弟错了,无意义的挑衅话我很少说。听说剑佛嗜剑如命,天煞舍利既然是成剑必须之物,剑佛必然非得到不可。还有四十三天,四十三天后天煞舍利就会被我使用,剑佛如果只为成就那把剑,也许他非答应不可。”依韵淡淡然的一番话让锤王呆完全改观,他终于明白,依韵为什么是依韵。“好!这句话我替你转告剑佛,希望依韵兄弟真能撑到最后,再创奇迹。”

  锤王呆扛起地上的长柄巨锤,大笑着去了,依韵的动机让他突然心生万丈豪情,非常期待这一场赌约,最后的胜利者是谁。

  火红色的赤兔马,缓缓踱步,走出树林,马,旁若无人的眸子,透出冰冷的寒光,在赤风马的嘶鸣声中,赤兔马的视线落在赤风马脸上,两匹马,前蹄随意蹭地,似乎,时刻都能够撒开四蹄飞奔疾走。

  “它们既然想认识,不如成全了它们吧。”依韵翻身下马,轻拍赤风马头。“去。”

  赤风马朝着火红色的赤兔马阵阵嘶鸣,四蹄接连蹭地。

  “呵呵呵呵……你总是,诡计多端的。”喜儿从赤兔马背飞落地上,轻手拍打马臀,赤兔马立时化作团红影,撒开四蹄、疾风般飞驰而去——与之同时,赤风马化作风,片刻不落于后,与赤兔马并排飞走……“赤兔马有钱也难买到,哪里弄的?”依韵看着比拼着奔驰速度、耐力的两匹宝马离去的方向,语气随意的犹如在拉家常。“呵呵呵呵……依韵,逆势者亡。你应该,接受锤王呆的好意。”

  “我记得,当初刚进江湖的时候,零儿也说过类似的话。”依韵眺望远方,武当派的方向,目光变的迷离……那时候的武当派,因为萧浪为首的十大高手把持,门派弟子明明最多的武当,偏偏却在普遍使用者中级武功,而武当派的中级武功又比许多门派的弱,导致武当派变成了被江湖各派随意屠杀欺负的弱派。零儿那时候劝过他,离开武当那种孱弱的门派。“武功是自己的,我仍然相信。我对江湖至尊,第一高手没兴趣,但我不喜欢有恐惧的存在,不喜欢别人指手划脚的告诉我必须怎么做。所以,过去我不加入玉帝的天庭,今天也不会加入如来的西天极乐。”

  “呵呵呵呵……依韵,你太,倔强了。”

  喜儿骤然化成一团模糊的红影,拳,毫不留情的直取依韵的面门!杀道,就是如此,无论对手是谁,从决定出手的那刻起,就注定了会竭尽全力。

  喜儿的速度很快,很快,但在太极特效作用下,她再快,也无法比依韵更快!曾经多少年来,始终让依韵为止压力庞大的红影,此刻,却从容的多了。深紫色的剑光轻易抢先了一步,刺伤喜儿的心脏——喜儿仿佛不知道,剑一定会比她的拳更快似得,仿佛不知道依韵的多重剑劲刺实的攻击绝对能够让她毙命似的!

  于是,依韵心里涌出不详的预感。喜儿当然不会自杀,更不会手下留情,更绝对不会愚蠢的判断不出他的剑会比她的拳头更快的现实!

  ‘糟糕!’那只有一个解释,这是喜儿所可以造就的陷阱,而依韵很不应该的忽略了一件事情,一件他本来就知道,也应该想到的事情。他唯一没想到的是,喜儿会这么做。(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