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七十六章 是与非

第七十六章 是与非

  ||->->->正文正文  

  铭儿的传音入密,如跟依韵约定的那样,关闭了。

  孤独的埋葬之地,本是三界开启前金蛇郎君夏雪宜的墓地,当年是喜儿变向把依韵送来这里,让依韵无意中得到的杀剑因为获得金蛇剑而还原为金蛇剑法,让依韵修炼了真正的绝学。也是在这里的九年,以不懂武功,钱帮培养的待嫁女人身份的紫衫跟着依韵离开了孤独的埋葬之地,涉足江湖。

  河边,不宽广的一片草地,稀疏的几棵树木,不算太大的山洞。山洞里面夏雪宜的墓碑已经不存在了,伴随三届的开启,金蛇剑法的任务发生了变化,因为人间的夏雪宜早已经死亡,但仙界的夏雪宜还活着,而且早就成为了仙界的剑神。依韵立身山洞之内,突然发现,山洞中央的地上,昔年夏雪宜墓碑的位置,似乎有特别的痕迹。

  带着疑惑,依韵挖开土壤,看见一个铁盒,他笑了,果断把铁盒放在一旁,继续深挖,不久,又挖出一个一模一样的铁盒。当年他就是这样得到的金蛇神剑。捧着第二个铁盒,正准备打开的时候,他突然住手。“如果这是夏雪宜留给我的见面礼,那么,会以什么方式?”考虑片刻,依韵把第二个铁盒也放在旁边,继续深挖。

  忙了一刻钟,坑已经挖出一丈深,仍然没有别的东西。“我太多疑?”犹豫片刻,依韵仔细打量别的地方,再没有发现什么特异之处。但依韵觉得如果真是夏雪宜留给他这个,不算徒弟的徒弟的见面礼,那么,一定在别处。依韵取出铲子,耐心的继续挖掘,一路把山洞里近半地面都挖掘开的时候,终于发现了一个金灿灿的盒子。依韵犹自不敢打开,直把山洞的地面全挖开,确定再没有别的东西了,这才敢打开那个金灿灿的盒子。

  里面只有一张纸,纸里面包着一张绘制着金蛇图案的卡片。

  ‘学我武功,不拜为师,该杀!两盒毒气,倘若开过,一笔勾销,缘尽于此。若为开启而见此纸条,一并携上,有酒可饮。’

  依韵笑着将东西全收入真空袋,他喜欢金蛇郎君的作风,为当年他得剑而不拜师设下毒杀之计,他看破了设计才能上金蛇山。依韵觉得,倘若他是npc的话,生死之后,苦苦练的武功也会选择这种方式传给有缘人,因为他不喜欢一个很容易被杀死的傻瓜糟蹋了一身苦练的武功本事。武功再强,也需要一个能够般配武功的人,一个很容被杀死的人能发挥武功的极限吗?

  他喜欢金蛇郎君的作风,就如同喜欢夏红雨的狡猾,如果不是杀气之剑,那天很难杀伤夏红雨,杀气之剑凝聚的杀气没有如预料那样一击毙命,实属夏红雨的实力比他估计的更强一些。

  “孤独的埋葬之地,有缘之地。”依韵躺倒洞外的草地,眯着眼,看着蓝天白云,静静自修着武功,思索着一些,一时在思索,经历过跟剑佛弟子战斗后更迫切需要思索的问题。武功特效消失后,意境特效成为强化实力的关键,但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呢?有,一定有,剑法本身有其效果,如同内功运转的方式不同也会产生不同的效果;沾衣十八跌的内劲运作方式拥有强大的卸劲能力,沉默的剑法拥有结合太极、乾坤但挪移、斗转星移的范围防御能力,夏红雨的金蛇剑法速度、敏捷变化能力都明显卓越出众,出剑速度、变招速度比同等修为和实际属性值的人更迅快……“为什么?”茗在驿站如约定那样,等到了剑如颜的到达,她觉得剑如颜带天煞舍利回去更合适,但剑如颜却要把天煞舍利交给她。“你可以。”剑如颜将天煞舍利塞进茗怀里,头也不回的又坐上了驿站的马车。“今天开始我会常驻乱邪城,乱邪城的发展太慢,以后正义联盟的事务看你的了。”

  马车,将开,还在等待客人,剑如颜取出锭银子,丢给车夫。“包了,走。”

  “日久生情吗?”茗沉静的注视着车窗里,剑如颜的脸,虽然看不出什么变化,但是她敏感的察觉到了变化。

  “瞎猜什么。”剑如颜语气淡漠,关上了窗户。

  看车马车驶远的时候,茗骑上了马,她明白了。

  漆黑的夜里,雷鸣闪电的树林,一袭红色的身影,在林中仰头独饮,湿了的衣发贴在身上,那滋味本是难受的,但喜儿却从不在乎,反而喜欢这种湿漉漉的、折磨人的感觉。寂静的树林,鸟兽无踪的天气,让漆黑的林夜,份外孤寂。但是,这种寂静没有持续多久,人,人影,丛丛,自漆黑的树林里走出来,一张张脸,在雨幕中变的清晰。

  “呵呵呵呵……二十天后,飘渺峰顶,叫她们,都回来。”喜儿扶着树身,脸贴在湿漉漉的树身上,目光迷离的眺望着在面前静静站着的那些人。都是她熟悉的人,熟悉的脸。容儿,乐儿,残忍温柔,月儿,零儿,莫……以及二代弟子里的几个杰出者,小杀戮,冰华月,丹仙子等等……沉默,莫等人,全都在沉默。第一个开口的人,是容儿。“喜儿你真的想清楚了?现在血祭跟自杀真的没区别,灵鹫宫不是以前了……”

  “废话!”乐儿老大不快,怒目而视的瞪着容儿,一把揪住她的衣领。“灵鹫宫什么时候怕过血祭!喜儿既然说要血祭,那我们就陪她杀!喜儿为灵鹫宫担了多少?就算灵鹫宫要为喜儿担一次,又怎么了?嗯?说话啊——”

  容儿没好气的打开乐儿的手。“喜儿如果真的要血祭,我当然不会反对,我问只是希望喜儿能想清楚。”

  “我反正没意见。”月儿自顾踢着地上的小石头,表明了态度,乐儿不禁笑了,一巴掌重重打在月儿肩膀上。“难得你说了句不欠揍的话!”月儿一声哎哟,皱着眉头揉着肩膀,抱怨的嘀咕。“不欠揍还那么大力,你就是喜欢找理由施暴……”乐儿没有理她,而是盯着零儿。“你怎么说?”

  “喜儿要血祭,我们陪她。但是,掌门人位置传给莫,我们离派……”

  “叛徒的话永远这么可耻!”乐儿眉目一沉,就要发作的时候,莫上前一步,神情冷淡。“这也是我的想法,喜儿为灵鹫宫付出很多,为的是灵鹫宫强盛不衰。我们都懂一个道理,力量只有掌握在手里,不靠别人施舍才能够依靠、才长久。喜儿为灵鹫宫追杀依韵,现在他死了,喜儿如果又为他把灵鹫宫带入灭亡,那很荒唐。这一次我无论如何都不支持举派血祭……”

  “闭嘴!”乐儿勃然大怒,手指莫的鼻子。“你也是个叛徒!”

  “那你杀了我——”莫冷冷盯着乐儿的愤怒的眼睛。“——杀了我然后再问问派里的所有人!谁不知道现在血祭的下场和结果!无视天庭,公然成为几大势力的公敌,西天极乐乐得看灵鹫宫步入衰败……”

  “呵呵呵呵……这里,是哪里?”喜儿目光迷离的环顾周遭,看着,看着周围熟悉又陌生的景色。争执的声音,戛然而止,莫和乐儿都闭上了嘴。雨,纷纷扬扬的飘落在众人身上,丝丝的凉意,让人清醒的同时,也让人,各有所思。乐儿犹自愤愤不平的瞪着莫,后者望着喜儿的目光里,流露出明显的哀伤,却没有因此而改变坚持的打算。“落叶山,大师姐……你累了。”

  “呵呵呵呵……落叶山吗……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喜儿茫然眺望着头顶上纷纷扬扬,飘落的雨,她眼里的雨,如依韵一样,是红色的。

  “是大师姐叫我们来的。”莫语气平静的说着,不由想起若干年前的,也是在落叶山,落叶崖上发生的那一幕……“呵呵呵呵……你们,回去吧,我,一个人。”喜儿的脸,贴在树身,目光茫然的,静静的,注视着林中的雨线,她本没有想过现在来这里,却来了,而她自己,却忘记了。

  系统公告:灵鹫宫神掌门人传位莫。

  “喜儿!她们不去,我陪你去!”乐儿愤然瞪了莫一眼,她知道莫是对的,但是,对她而言,莫就是错的。她不在乎结果是什么,她只在乎,在喜儿需要的时候,她自己也能够如喜儿那样,勇敢无畏的,不顾一切的扛起一切。容儿拉住乐儿,轻轻叹了口气。“让喜儿自己去吧,既然已经来了这里,不如去一趟再说,我们在落叶崖上等你。”容儿说罢,扭头冲莫道“莫,你们先回去吧,派里弟子问,就说喜儿闭关。”

  “知道了……”莫挥手,转身,领着一干灵鹫宫二代弟子中的首领人物离去……小杀戮,落在最后,雨水洗刷着她那张恬静、切切柔弱的面容,她的拳头握的很紧,走的很慢、很慢、直到莫一行人走的很远了,她才走出了三步。(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