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八十一章 赠予

第八十一章 赠予

  ||->->->正文正文  

  不容闪避,也不可能闪避,在依韵一指点上闭口禅小古的太阳穴同时,那股充满贯穿性杀伤力的内劲就已经粉碎了依韵的手指、手掌、一路破坏经脉、震碎骨头——直到粉碎了依韵的前臂时,气劲飞过虚空。

  杀手,闭口禅小古是一个杀手,他很清楚偿还情债的最后一次目标有多难以杀死,所以他用这样的方法,用自杀创造出一个让依韵没有回避可能的杀伤机会。当依韵的剑气粉碎他的太阳穴时,凝聚已久的气劲也汹涌喷出。但闭口禅小古已经无法看见结果了,因为他已经气绝毙命,头颅无力下垂……他合一的双手,垂落,打翻了酒杯,酒杯砸在石头上,击响了一阵声音——在依韵耳中,那是一句遗言。

  ‘很高兴在杀手生涯的最后遇到一位知音。’

  冲击性的气劲没有能够杀死依韵,因为依韵本有防备,当受到反击的同时,他早就等着的剑气斩断了左臂。无论多强的杀伤性气劲都需要通过经脉流动、摧毁,因此,如果不是直接攻击在致命位置的气劲就杀不死依韵,因为断臂救命对依韵而言是非常容易做的决定。

  看着闭口禅小古衣袖里滑出来的一把金色的短剑,依韵淡然一笑。

  “疼吗?”紫衫看着依韵胳膊断处,疼惜的上药,却没有问为什么依韵要给这个杀手机会,因为闭口禅的借物传音她也能够听懂。“很多年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杀手。”依韵喝着酒,那三个醉醺醺的猎户,在准备倒酒敬闭口禅小古的时候就已经全都醉死过去,发出的呼噜声一个比一个响亮。

  重生点,闭口禅小古穿着一身布衣,神情平静坦然,似乎失去一身修为,毫不可惜。在走到少林派接引npc面前的时候,他留下最后一句话后关闭了传音入密。“负你百年情,为你杀百年人,以死竭尽全力,空空而去。今日之后,皈依我佛,愿你不怨、不恨、尽弃过往,重新开始。”

  客栈中的血仙手非爱在传音入密里听到闭口禅小古最后的这句话,一时,心如死灰不复温……很多年前,她是技能师,因为闭口禅小古她放弃了技能师的世界,涉足江湖,在仙界的每一个角落,她陪着他练功,切磋,修炼那些本来没有一点点兴趣的武功,为的只是拥有跟他共同的兴趣,为的是能够谈论共同的话题。

  一百年,一百年的甜蜜幸福,羡煞了多少人。非爱以为会永远这么下去的时候,有一天闭口禅小古突然修炼起了佛学,非爱很努力的尝试学习,如同对待武功的态度那样。但她却绝望的发现,闭口禅小古的话越来越少,看着她的眼神越来越平淡,曾经的甜言蜜语渐渐没有了,朝夕相处的陪伴也不复存在了……“如果佛是教相爱的人形同陌路,为什么还要修学?”非爱含着泪询问沉迷于佛法,俨然变成僧人的闭口禅小古,得到的却是一句让她想笑的回复。“苦海无涯,无尽的轮回只为了有一天迷途觉悟,情爱本空,令人痴迷不悔的不是那情爱,是那心中看不破虚幻的魔障。”

  “好!你把我带进江湖,你要修你的佛,就先还我百年的情!佛说因果,这就是你的因果。”非爱不相信百年的情敌不过佛说,她不想徒劳的争执吵闹,因为他沉迷癫狂的时候,不会因此回头。一百年,她想,只要用一百年的时间让他不能彻底摆脱自己,让他思考,这未必就是结果。

  “我还你。”闭口禅小古许下了百年的承诺,非爱不断找寻着,找寻着能纠缠他百年的漩涡。于是她走进了江湖,江湖就是最大的漩涡。

  佛不杀人,她却要闭口禅小古为她杀人,一个,又一个的人。非爱在江湖的旋窝中做着本没有想过要做的事情,她战斗,杀人,再让闭口禅小古为她杀死那些强大而难以杀死的敌人。一年又一年,一年又一年……不知不觉中,非爱突然被江湖中人称之为血仙手非爱,成了江湖中有名的高手,身后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最后她变成了自由联盟四巨头之一,跟妖瞳,加,影舞极平起平坐。于是,她的敌人更多了,有更多的理由挑选强大的敌人去让闭口禅小古杀。她数着日子,一天比一天的,更绝望……闭口禅小古在神甲山呆了很多年了,很多很多年了,他也杀了很多人,很多很多的人,可是,仍然没有回头的打算,甚至修炼了闭口禅,很多年都没有开口对她说过一句话。

  ‘正义传说呢?他还是会去吗?两百多年苦修的武功,百多年苦修的佛法,他舍得?’非爱不信,如果她舍得,那么,她死心。闭口禅小古舍得,他用倾尽一切的努力实践了百年前的诺言,百年情,百年还。非爱死心了,她无话可说。死心不是解脱,相反,是对一切,对未来的迷惘。这一百多年,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另一个结果,成为江湖名人,成为自由联盟四巨头之一,不知不觉的,是的,不知不觉战斗出来的,不知不觉的让闭口禅小古替她杀人杀出来的。她没有用过什么心,一切却那么偶然,她也没有办法为此用心,如今,心里空荡荡的……山坡上,三个猎户呼呼大睡,呼噜声响的能吓退虎狼。熊熊燃烧的烈火上,最后一块野猪肉也已经烤熟了,紫衫喜滋滋的拿着,迫不及待的,咬一口,烫的直咋呼,偏偏等不了片刻就又迫不及待的去咬一口。“你该养野猪。”依韵看着,语气淡然,紫衫头也不回的嘻嘻笑着回了句。“家养的没有野生的香咧。”

  “我也喜欢野味。”一个衣着华丽的男人,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中,这个男人的装扮奢华的有些过份,八根手指头戴了二十四枚戒指,每一枚都是价值昂贵的总坛强化戒指,腰上挂了四把强化总坛剑,背上还背了四把,头顶上的帽子,镶嵌了四十八颗、每一颗价值都超过一千万两银子的宝石。全身上下的行头,价值让人咂舌。他不是善类,他的目光透露出,任何女人都能读懂的欲念,直勾勾的盯着紫衫。这样的眼神,让他嘴里的野味两个字也变了味。

  “咦?”紫衫一声惊呼,打量了片刻那个男人,那男人一步步走近,紫衫关注的目光让他的脸微微扬起,他喜欢这样的关注,也喜欢别人对他富有的惊叹反应。紫衫哈的张嘴一笑。“依韵依韵,他肯定是倒卖总坛强化装备的!”

  男人的脸色,刹那变了。“玉面财神从不卖总坛装备,只送总坛装备。”

  “咦?送……这么好咧?”紫衫眨巴着眼睛,却没忘记咬下口热腾腾的野猪肉。

  “送。比如说——”玉面财神的目光落在一身布衣的依韵身上,自信的,微微一笑。“你可以挑一件,任意挑一件我身上的装备,然后下山。”

  紫衫当然不会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只有依韵不知道他是谁。玉面财神很有名气,在江湖上,在技能师界,在商贾中都是。他很富有,喜欢练功,喜欢到处走,但最喜欢的是女人。他的一身行头是江湖之最,身边总带着一大群重金聘请的江湖高手,江湖人称千人护卫队。他喜欢送装备,送给男人,也送给女人。送给男人的要求是,让那个男人立即从被他看上的女人身边滚蛋,送给女人的要求当然也不复杂,陪他而已。这个人在江湖上冒出来的时间还不到三个月,但已经扬名江湖,被他送装备的男人和女人,据说已经超过三十多个,但他身上的行头一件都没少。

  “要送就把你身上的东西全留下。”依韵不认识他,他最多只关心江湖上真正出众的新锐高手,对这种扬名方式的人没有特别关注的兴趣。不过他喜欢这个人的出现,喜欢他那一身价值不菲的行头。

  玉面财神嘲讽的一笑,目光落在依韵断了的左臂上。“你的女人很漂亮,罕见的漂亮。她确实值很高的价钱,但你值吗?让你下山的办法除了送装备,还有送你回重生点。只不过我可怜你是个伤号,我这个人一向很善良。你应该接受一个善良的发自真心的好意。”

  “你看到了我的伤,但是没看到我对手的死亡。如果你想用生命试试在我身上添伤,我会成全你。”依韵拨动着火堆,语气淡然。玉面财神笑了,怒极反笑的拔出了两把强化总坛剑,内心的杀意疯狂递增、蔓延,烧成的灵魂波动都变成了火红的颜色,紧接着又变成了黑红的颜色,他很少被人如此冒犯,尤其还是一个看起来如此狼狈,一身布衣的菜鸟!

  树后,血仙手非爱看着,听着,依韵的那句话,点燃了她内心本就狂暴的杀意,那种愤怒,全都化成了仇恨的杀念……闭口禅小古用生命留下的伤,却被他如此轻描淡写的,不屑一顾的唾在地上!

  “我出剑,从不喜欢留伤,只喜欢要人的命!”玉面财神飞冲,挥剑,与之同时,躲藏在树后的血仙手非爱扑出树后,血红色的双手握着一把,跟闭口禅小古时候留下的短剑一模一样的凶煞之剑,剑直刺向依韵的后背。玉面财神刚冲到依韵面前五步的地方,深紫色的杀气之剑骤然从他体内钻出,刺穿了他的咽喉;血仙手非爱扑到依韵背后三步,灵魂里的杀意,骤然变成了深紫色的杀气之剑,刹那,刺穿了她的天灵盖。

  依韵仍然在拨动火堆,一个会被激怒的人,就是一个容易杀死的人,愤怒,仇恨都会变成迫切渴望杀死对方的杀意,哪怕杀意的疯狂只有刹那,也足以把握。紫衫仍然在嘻嘻笑着吃野猪肉,眸子里扑闪扑闪的放着光,看着玉面财神留下的尸体,她嘻嘻直笑。“看我多旺夫呀,吃野猪肉也能得杀手的宝剑,还得到送这么多总坛强化装备的财神咧!咦?这个女人是血仙手非爱,自由联盟少个巨头了哩……”

  依韵回头看了眼毙命气绝,扑倒地上的血仙手非爱,人内心的恨意,其实可以判断出大概的情绪和心情。血仙手非爱是来求死的,跟为死而来的闭口禅小古一样,又不一样。闭口禅小古是解脱的轻松,而她,是痛苦的绝望。绝望的人总会不惜放弃一切,因为只有失去一切的彻底绝望才能让她们在痛苦中被逼进本来无法选择的道路,譬如遗忘,譬如,从新走上另一条道路……“咦……依韵,她很可怜的哩,喜欢的人当了和尚,一百年了还没有回心转意呢……”紫衫怜悯的故事没有让依韵为此开口说一句话,依韵没有兴趣听这类故事,因为听的太多,见得太多,更因为,这种听起来很美的故事,却是由高手倒下的凄美成就。依韵曾经会想,是什么时候开始,又是为什么,江湖中人会喜欢这样的故事,向往这样的故事……后来他想起来了,是成长院里许多的故事影响的。生命应该是积极前进,坚定不移的走在寻找长久生存真理的道路上,智慧应该是以不断找寻和摒弃会导致自我毁灭因素的方式体现。但是,偏偏有许许多多的人喜欢倾听绽放刹那光华,自我毁灭的故事,津津乐道,向往不已。毁灭,放弃,漫长时光建立的,积累的,能够很久长存的‘成果’,以毁灭这些,放弃这些‘成果’为勇气,为智慧的象征,这是何等荒唐而不可思议的‘追求’。

  依韵对这样的故事没有兴趣,他唯一的兴趣是因为这些故事能够知道,有一些敌人会有多么容易杀死。他很乐意有多一点这样的敌人,轻易成为他前进路上的‘赠送者’。

  “一把,两把……十四把……”紫衫捡取着玉面财神的遗物,嘴一撇。“他为什么有这么多强化总坛装备呢?”

  这是个依韵也在意的问题,这些强化总坛装备似乎全是出自他之手。但依韵眼下没有时间琢磨,因为有为数一千个气势汹汹的人已经快杀到了。(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