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三十四章 魍魉之约

第三十四章 魍魉之约

  ||->->->正文正文  

  三界开启前江湖上没有西天极乐,有的只是少林寺,那时候少林寺就曾经出现三个无名的低辈弟子,学的是初级武功,却比江湖上许多高手都更早踏入意境级。那样的神话发生在少林寺依韵一点都不惊奇,反而是武当派没有这样的奇迹显得多少有些黯然失色。总有一些人,对江湖的兴趣原本不浓厚,加入少林寺为的是修佛道。

  他们不在乎江湖上的事情,也不在乎旁人是否看得起,犹如那少林寺的无名扫地僧一样,秉承一颗宁静的心,做着平常的事情。这样的人在三界开启后直接去到了西天极乐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们信佛,当西天极乐需要的时候,当受到更多其它同在西天极乐的人影响时,有心让佛光普照,渡江湖成佛,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复兴会的傲世江湖如果不是有绝对的把握,又怎么会在比武大会的时候选择背叛?佛光普照毫无疑问是当前江湖上战斗力、影响力最强大的组织,他们的靠山就是西天极乐的诸佛,每一个都是西天极乐里佛的得意弟子,少林派的掌门人达摩再世如此,枪佛的弟子长枪在世也是如此……追忆过去添着面前杯子里的茶水,看着亭外飘飘洒落的雨线成幕。

  “恩公现在能收下了吗?”追忆过去微笑着,轻轻起身。“恩公不是喜欢多言的人,西天极乐席卷江湖已然势不可挡。好在恩公有破邪城、追邪城及两座总坛为根基,足可安然立足于江湖。窃以为,恩公当前实在应该养精蓄锐,等待时间再图谋东山再起。眼前形势做多,不如不做。今日了却夙愿,总算能够当面为若干年前的事情致谢恩公,正所谓江湖事,江湖了。过往恩情,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它日江湖相遇,立场若冲突,难免拼个你死我活,恩公保重。”

  “把东西带上。”依韵长身而起,对桌上的黑木盒看也不多看,追忆过往微微一怔,迷惑的望过来。“恩公收下实属理所当然,有何不可?”“阴差阳错的是时运,我既没有救人助人之心,也没有确实的为此做过什么。所谓恩情本不存在,当然也没有收下馈赠的道理。”依韵径自出了凉亭,头也不回的飞驰而去。

  亭子里,追忆过往静静站着,许久,才回头收起黑木的盒子,一声轻叹。“他没有收,人传正义传说狂傲自尊,今天才相信呢。”

  传音入密的那一头,是谁?

  依韵不知道,他也不可能知道,而且他已经离开了落叶崖。

  剑大跟追忆过去的故事真伪如何,其中的恩怨纠缠真相如何,他连一点兴趣都没有。唯一让依韵感兴趣的只有佛光普照和复兴会的消息。追忆过往的动机,目的,难以确定,因为她本是一个陌生的让依韵抓不住任何头绪的人。如果对一个人不了解,对一个组织也不了解,就不可能轻易断言其动机目的。

  依韵在落叶崖附近的小镇悦来客栈二楼的包间坐下不久,魍魉来了。多年未见,魍魉看起来消瘦了些,这些年为了追查花语的踪影,她几乎没有一天清闲度日的安生时光。来的时候,一身劲装覆了曾灰尘,坐下就先猛灌了几大杯清水,然后取试毒的针,确定酒菜都没有问题,才开始狼吞虎咽的吃喝,迫不及待的仿佛连说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依韵自顾喝酒吃菜,也不着急催促。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零零星星有一些江湖中人飞跑进悦来客栈,都是西天极乐的npc和五派联盟的弟子。许多人的身上还沾染着没有消失的血污,大战至今还没有结束,三大势力过去所属的许多门派在逃亡天庭,逃亡追邪城、破邪城,西天极乐大量的佛门弟子在到处搜寻,追杀那些已经丧失支援力量,孤单无助的众多不甘心投降的人。

  依韵关上窗户,这样的结果是最糟糕的,因为密宗没有灭亡。仅仅一个百步飞剑只会让江湖中人觉得三大势力面对西天极乐,只能够欺负欺负背后没有西天极乐作为直接靠山的剑大,联手之下也不足以灭亡任何一个直属于西天极乐的门派,唯一被拿下的中魔圣地魔主指间沙也迅快的背叛了天盟,投身到西天极乐之下。

  这样的反击战斗,没有起到本来需要的价值,反而更加深了江湖中人对西天极乐的迷信,长期以往,当然不会再有多少新人会舍弃西天极乐而加入三大势力了。

  魍魉打了个饱嗝,舒服的长舒了口气,看了眼在窗边的依韵,微微一笑。“三大势力已经没未来了,将来怎么办?”

  “等。”

  依韵落座,神情淡然的喝着酒,没有多的话说。魍魉见他没有对当前的形势有太多想说的话,不由替依韵高兴。三大势力的失败非常挫伤人的信心,依韵既然依旧很冷静,那她就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江湖大势的事情她不懂,也没兴趣去研究学习。“看地图!”魍魉铺开地图,上面画着黑色,红色,蓝色,绿色的圈,圈点的地方很多,一眼扫过去,超过三百多个圈。其中很多地方,依韵认得,是过去三大势力的仙山灵地,但如今,几乎都已经灭亡了。

  “我来晚了,不过,你也省了力气。”魍魉手指地图上颜色不同的圈,细细解说。“黑色的圈是花语门下弟子的据点,红色的圈是确定和嫌疑很大的主事人落脚处,蓝色的圈是花语弟子经营的势力,她们的手段都一样,通过女人挑选那些有潜力的人,或明或暗的相助、扶持,帮助那些人尽可能爬的更高,这样一来,那些男人不知就里,当然只会对身边的女人近乎百依百顺,既有感情又有足够的信任和感激。这样的人,就等于变成了花语门下弟子手里的傀儡,花语门下弟子经营的这种势力数量已经确定超过一百一十个,绿色的圈是她们用类似手法掌握的江湖有名高手,这些人不是一方势力之主,或者是对势力并不中心的闲散高手,或者是某些势力里有名望,有影响力,但并没有直接聚集拉拢出党羽的人。”

  依韵静静的听着,花语一门的人数,力量,实力,的的确确超乎了预料,经营出这样庞大的势力网,简直可以称作江湖奇迹。

  “花语一门修炼的是心杀术,武功修为实力只是她们修行中的辅助力量,跟学习了解相应的书画之类的没有区别,除了个别天分比较高的人外,武功根本不是她们依赖的手段。心杀术,杀心,心死则身废;心无则傀儡。这么多年的调查中,被她们控制的那些高手里,势力之主也有不愿意事事遵从的情况,但最后的结果,都是在心杀术面前痛苦的生死不如,多年长伴身边,一起经历无数同甘共苦的女人,突然露出獠牙,杀死他们,让他们长年的努力化为乌有,最后还告诉他们,从开始就没有爱过他们,只是利用。这样的伤害和痛苦当然没有多少人吃得消,复仇,没有了力量,不颓废才怪呢。”

  魍魉细数着经过查实的,少数死在心杀术之下,颓废退隐江湖的那些人名字和过去的身份。其中许多依韵都听说过,本都是曾经发展蓬勃,引人注意的仙山灵地之主。

  “花语一门唯一一次的失败,就是对永岁飘零,当时负责心杀永岁飘零的是花语门下十八个得意弟子中的雪舞天下,花语门内的派名叫花无雪。雪舞天下是花语门下弟子中武功资质的佼佼者之一,跟大师姐花开花落平分秋色,很有威望。但是她负责的永岁飘零心杀失败,最后雪舞天下反而背叛花语一门,杀死同门,投靠了指间沙……”

  依韵颇觉意外,当年在恒山脚下的时候,他本对永岁飘零能否过得了雪舞天下这一关而没有结论,一个跟随多年的爱侣,有一天发现一切都是欺骗的设计,那种滋味,不让人发疯,也让人痛苦的发狂。那样的情景感受,跟npc里常发生的情况相同,一个养育多年的父亲或母亲,最后发现原来是杀死亲生父母的仇敌,而且养育的目的也是为了利用而没有丝毫疼爱的成份。

  永岁飘零熬过来了,而且没有颓废,没有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这么多年来,一直走的很稳,很好。

  “永岁飘零是个人物。”

  “正义联盟过去内部有花语门下控制的三十六个仙山灵地之主,你手下的高手身边的亲密朋友中,有超过六十多个是花语门下经营潜伏多年的人,杀人太极门的掌门夫人清风徐徐就是死在花语门下弟子花容姐妹手上的,银元是被花容和月貌控制的傀儡……最近调查的结果确定一件事情,花语门下的人已经从天机派里得到无心无面神功,修炼者至少有三个。”(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