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三十七章 浪迹天涯独行客

第三十七章 浪迹天涯独行客

  ||->->->正文正文  

  “你——”男人激恼的追问。“你,你……你没答应吧?”

  “去你的!我能答应吗?可是也不敢得罪他啊,当时只能找个借口说想想,然后脱身回来了。这两天我想来想去,觉得咱们还是走吧,去投靠西天极乐算了。伤心断肠我们可斗不过,可是也不能随便让他欺负,除了走,还能怎么办?你说,还能怎么办——难道你真让我去陪他睡觉!”女人嘤嘤哭泣,夹杂愤怒无奈的喊问,男人愤怒的咬牙,恨不得跟伤心断肠拼命,但是……又知道那不是明智之举,再者自己的女人并没有被占便宜,最佳的选择应该是走,而不是打。

  “好!我们走,这样的混蛋联盟不留也罢!”

  房门被敲响。

  “谁啊?”

  “一品堂的人。”

  男人打开门,冷着脸,女人停止了抽泣。门外,站着个神情沉静的男人。“你夫人是奸细,刚才她所说的一切纯属子虚乌有。”

  男人听了,笑了,本来压抑的愤怒,骤然之间爆发。“好个正义联盟!伤心断肠派你来的吧?是不是!”

  “一品堂从来只属于正义传说……”一品堂的人话还没有说完,男人已经愤怒的打断。“放屁!都是一伙的,你们一品堂就是伤心断肠这种垃圾的走狗!我老婆是奸细?你她吗的才是奸细!我老婆跟我认识三十年了,一起吃了多少苦,经历了多少磨难!她吗的三十年前他就知道今天会干嘛啊?三十年前我他吗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将来会混成什么样!伤心断肠那个杂种连联盟弟兄的老婆都不放过!逼迫不成还派你们一品堂的狗腿子来胡说八道,真以为老子好欺负啊!滚蛋,告诉伤心断肠那个王八蛋,我们天王剑派不奉陪了!”

  男人说话,正要关门,门口的一品堂的高手伸手,抵住房门。“请冷静,相关的证据我们很快会呈放到你面前。”

  “哈哈哈……当我傻子!伤心断肠随便花钱买通几个人诬陷的手段很高明?老子混迹江湖这么多年了,这种手段见的多了……”男人的话还没有说话,门口一品堂的高手拔出的剑已经刺穿了他的心脏……男人愤怒,又惊愕的低头,看着穿心而过的剑刃,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很抱歉,既然你无法冷静对待,未免被奸细得逞破坏联盟团结,为了避免更多人被策反,只能杀了你。”剑抽了出来,入鞘的时候,一品堂的高手已经推倒男人,追着传窗而出的女人追上街道,一剑捅穿了那女人的身体!“一品堂杀自己人啦——伤心断肠威逼天王剑派不成杀人灭口栽赃嫁祸污蔑中伤……”

  街道上的人群,不明真相的围观议论,拔出剑的一品堂高手高声呼喊。“她是奸细,潜伏正义联盟多年,捏造事实挑唆天王剑派脱离正义联盟!”

  短期内,正义联盟里许许多多的人被杀,许多掌门人被一品堂处决,许多人猜测议论,但有许多跟被杀之人关系不浅就则愤怒的指责正义联盟的同时,带动别人,脱离正义联盟,投奔五派联盟而去……潜伏的花语一门弟子近乎尽数被揪了出来,活逃者寥寥无几,但正义联盟因为这场动荡也损失了不少人,内部更因此人心不稳,信联盟者多,但不信和怀疑者同样多。

  因为这场变故而收获恶名的人,遭受无妄之灾的却是伤心断肠……“我们有仇?”伤心断肠按剑马上,马前马后,山道上,围了人,前后包抄,数目超过一百之众。

  “好色可以去青楼,为了一己私欲引发联盟动荡,害死多少无辜,而你至今还能逍遥自在!简直是天理难容——我们为联盟拼死拼活,在危险中也不愿意弃联盟而去,却因为你这个无耻的好色小人,导致联盟内部人心分离,害死无辜无数,你——难道还不该死吗?”为首的男人,缓缓拔剑出鞘。

  伤心断肠无话可说,他只想骂人。子虚乌有的事情,子虚乌有的灾祸,那些王八蛋,那些花语门下的王八蛋为什么偏偏编排他?“跟蠢人,没什么可说。你们要送死,我伤心断肠成全你们!”

  剑出鞘的时候,伤心断肠跃离马背,飞扑马前挡道的人杀去……西湖上,一艘金色的船。

  金色的漆,绘制着一头头腾动威武的龙,龙手上抓着宝珠,宝珠是镶嵌上去的,每一颗的价值都超过一百万两。这艘船是伤心断肠的,许许多多水地都有的众多游玩乘住工具之一。

  船上有十几个npc船工,船房里设施齐备,宽大松软的大床上,蓝小营懒洋洋的不舍得起来,她身边还睡着一个人。一个江湖上的名人,流浪高手,江湖人称浪迹天涯独行剑。在当今江湖中,他是极为少数、没有任何阵营势力的高手,至今为止,也是游侠中声名仅次于沉默、绕指柔、夏红雨的独行客。

  在门派为单位的多年江湖形势中,这样的独行客已经很少,如果不是本身拥有特别高明的武功,不需要依靠门派生存,当然也可以成为独行客,但绝对无法有名。蓝小营很少跟一个男人约会超过一次,而三次本来是平时的原则。因为她很清楚,如果约会的多了,可能就会有感情,有了感情就不容易分开了,不容易分开的有情人当然会做出傻事,害人害己的傻事。她不是江湖中人,但她的男人是江湖中人,所以她对江湖并不陌生。

  浪迹天涯独行客是三百次跟蓝小营约会了,这样的例外当然就意味着,他们之间早就有了感情,所以蓝小营的原则也为他而破例。蓝小营喜欢他的散淡洒脱,那是江湖上很少见到的品质。一人一剑,无处不可去,也从不停留。分分合合聚散离别,微笑面对。从第二次约会开始,就不是刻意,而是偶遇。第四次偶遇的时候,蓝小营有过犹豫,那天本该微笑分别的时候,蓝小营问他,为什么一直没有问过她的名字。

  “你从没有问过我的名字,我的事情。因为你不喜欢牵挂,喜欢洒脱。既然如此,一切随缘,我又何必给你增添麻烦?”

  于是,蓝小营打破了约会不过三的原则。因为打破了,所以蓝小营问了他的名字,慢慢的,两个人对彼此的事情都知道的越来越多,无话不谈。甚至蓝小营对自身生活模式的真实情况也毫不避讳的告诉浪迹天涯独行客,不需要修饰,不需要美化,更不需要装可怜装多愁善感,直直白白,简简单单。

  这就是蓝小营喜欢跟浪迹天涯独行客见面的原因,他是个男人,却又是一个如同闺蜜般无话不谈的知心好朋友。

  “你该回去了。”浪迹天涯独行客穿上衣服,拿起剑。“我也该走了。”

  “才三天,忙什么?”

  “出了点意外。”浪迹天涯独行客推门而出,一跃下船,蓝小营走到追出去的时候看见一条熟悉的身影,不由自主的心里一惊。那条身影的出现立即被蓝小营联系起浪迹天涯独行客突然的告辞,原本他说过,会在这里逗留五天的。犹豫了片刻,蓝小营还是匆匆忙顺阶梯跑下船……街道。

  死胡同。

  浪迹天涯独行客抱剑于胸,面对死胡同的低矮围墙。这样的围墙当然不算是无路可走,任何一个江湖中人都能轻易一跃而过。“连我都被揪了出来,真让人好奇,是什么样的人物才能办到。我有没有机会见见这个人?”

  深紫色的北落紫霄缓缓出鞘,依韵面无表情的浪迹天涯独行客的背影,他没有立即下手,因为还有事情要问,更因为浪迹天涯独行客是个聪明人。所以他没有无谓的逃走,也没有愚蠢懦弱的试图藏在船上苟且偷生。“花语门下除了你,还有一个人,这个人除了花语之外只有你知道他的存在,如果我能找到他,我可以不杀你。”

  “你不杀我,不等于正义联盟不杀我,也不等于一品堂不杀我。正义传说喜欢玩文字游戏,我是知道的。”浪迹天涯独行客缓缓转身,面对依韵,抱着的剑放了下来。“相较之下,我认为拼一把的机会更大。”

  “住手——依韵!住手——”蓝小营气喘吁吁的追到,在依韵背后,看着死胡同围墙前的浪迹天涯独行客,不由自主的猜测着依韵杀他的原因,怀带着几分希冀,希望,希望是能够调解的矛盾。

  “你不该来。”浪迹天涯独行客一声长叹,透着几分无奈。“他本来就没有打算上船,你实在不该来。”

  依韵没有回头,语气淡淡然道“你走吧,他是花语的人,你不该来,我也不想转身。”

  “不可能——”蓝小营咬着下唇,抱着最后的侥幸,花语一门的事情,伤心断肠说过,她当然知道一些。她的确不该来,但她已经来了,当然不可能不弄明白就离开。“花语一门都是女弟子。”(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