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三十八章 无声的沉没

第三十八章 无声的沉没

  ||->->->正文正文  

  “没有人这么说过。如果你知道他长期保持特殊友谊关系的女人有三百六十一个,短期特殊友谊关系的女人难以计数,而每一个都是有头有脸的江湖高手的妻子、情人,你认为,自己应不应该走。”依韵没有回头,看不见就不必难堪,蓝小营的难堪就是伤心断肠的难堪,像伤心断肠那样的人,如果遇到不能回避的难堪,就只能用做出决断的方式保存自己。多少年来,伤心断肠和蓝小营都很明智的避免这种难堪,所以才能够长期相安无事。

  蓝小营,从来就是比奇仁雾淑聪明的人,聪明人偶尔也会犯糊涂。

  “他说的,是真的。很抱歉,没能够成全你喜欢的,最美的愿望。”浪迹天涯独行客默然轻叹,很可惜。如果蓝小营不来,那么对蓝小营而言会是一段美好的故事,故事的结局是,他在下船后,从此没有了消息。残缺的残念是美好幻想的基础,也是猜想的空间。但现在,已经没有了。

  “我真的不该来。”蓝小营转身,戴上帽子,蓝色的纱遮挡了她的容颜,和眸子里充盈的泪光。

  “很抱歉,我本来无意粉碎你的梦。”浪迹天涯独行客长叹,他并不喜欢这样去伤害一个女人美丽的梦。

  “没关系,伤疤好了的时候,梦又会以另一种形态再做下去。人总是需要梦的,否则日子就过的太枯燥了些,像一滩死水。我该谢谢你,很久没有人让我能做一个,这么长而美好的梦了……”蓝小营走了,深呼吸着,走了。回到船上的时候,她大哭了一场,然后,把浪迹天涯独行客抛之脑后,当作一场开始、过程都美好,结局却是噩梦的噩梦……天空,下起了雨。

  依韵仍然没有出剑。

  浪迹天涯独行客的手按在剑柄上,眼也不眨的,一直盯着渐渐被雨淋湿了的依韵。他不敢着急,也不敢先出剑,因为他很清楚,面对依韵,他只有一次出剑的机会。如果不是资质、性情非常突出的男人,花语是绝不会收为弟子的。浪迹天涯独行客的资质性情都很突出,既能修炼花语的心杀术,武功上也能有花语那样的快剑成就,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成为花语门下罕见的男弟子。

  花语的剑很快,但也快不过正义传说的剑。浪迹天涯独行客的剑追得上花语,但追不上依韵。先手就意味着先曝露破绽,也就意味着连拼命一击取胜的机会都丧失。该先手出剑的人,应该是依韵。

  飞溅的血,突然从浪迹天涯独行客右壁的穴道喷出,鲜血中还有一把纤细的、深紫色的剑。

  长剑,落地。

  浪迹天涯独行客无言苦笑。因为他现在明白了,无论先手,后手,他都没有任何创造奇迹的机会。“师父曾经说过,对你用心杀术的时候绝对不能存在任何杀气,绝对不能出剑。显然,不仅仅是在心杀术的时候该这样。”

  雨水洗刷着北落紫霄剑,依韵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等着,等着他做出明智的决定。

  “你不杀我,当然不是希望我改变主意,大概是一品堂缺人,而恰好你认为我有资格进入一品堂。”浪迹天涯独行客没有捂着右臂的伤口,因为那不致命,只不过让他右手无法挥剑了而已。“一品堂过去的高手弱点暴露无遗,你需要像我这样的人,因为这样的人才能办更多的事情,生存的更久。其实,如果可以选择,我也很愿意。”

  浪迹天涯独行客无奈的叹了口气,弯腰,拾起地上的佩剑,缓缓调转了剑头,抵着自己的心口。“虽然我不是小剑的影子,但心杀术的秘籍里存在一个缺陷,犹如任我行的吸星**,到了一定的时候缺陷就会致人发疯。所以,我其实没有选择。”长剑贯穿了浪迹天涯独行客的心脏,他的脸上挂着无奈的苦笑,直挺挺的仰倒在了地上,溅起的雨水四面飞射……无路可走,他选择干脆了当的自我结束。

  依韵翻找着浪迹天涯独行客的遗物,那里面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更没有关于依韵想知道的消息。除了浪迹天涯独行客之外,还有一个人,花语门下还有一个人。也是个男人,是半路拜师花语的人,但却是花语门下众多弟子中能量最大的人,而且根据魍魉综合诸多情报的判断推测,这个人极大可能就在正义联盟里。

  相较于已经暴露的花语众多门人,依韵最在意的是这个从来不跟花语门下的人见面,只能让魍魉通过情报推测而得知存在的人。

  浪迹天涯独行客的剑是总坛剑,剑里有浪迹天涯独行客修炼了几十年的剑魂力量。北落紫霄剑斩断了剑身,深紫色的剑魂闪烁中,吞噬了剑身的剑魂力量。吸收剑的灵魂,必须创伤拥有剑魂力量的剑,只有这种损伤造成的震荡才能够达成吸收的条件。这也意味着,江湖上近期铸剑师的修补生意会很好。

  几十年的剑魂力量,也不过能提升北落紫霄剑魂一级剑魂力量而已,相较于剑如颜和茗的随缘剑魂的力量,北落紫霄剑的剑魂,路途还很遥远。

  走出死胡同,走上街道的时候,雨中,一群打着伞的江湖中人拖着一个披头散发,赤身,浑身上下都是伤痕,淤青的人,在街道上走。周围,许多人在围观,看热闹。叫嚷的声音,不绝于耳。

  “好啊!有乐子了——魔君霸天终于来咱们杭州城了!”

  “江湖上比他还惨的人真没多少咯。”

  “活该!让他过去得意嚣张!”

  “哼,江湖上比他祸害的女人还多的,也没多少!”

  “大雨天的怎么整他啊?没什么意思,人也少。”

  “砍了手脚丢接上先晾着吧,雨停了,人多了再料理他。”

  鲜血,喷溅了一地。

  依韵经过的时候,踩着地上活着鲜血的雨水,犹如没有听见那些声音一样,看也没有看地上的霸天一眼,径自过去了。脸趴在地上,一不小心就会被雨水灌进口鼻的霸天看见依韵渐行渐远的背影,呵的,自嘲的低笑了一声,然后,竭斯底里的大笑着冲依韵渐渐模糊的背影放声大喊“你别得意!别得意!你也会有这样的一天,等你重生的时候,你也会有这样的一天!那时候你不但在江湖上受尽折磨,技能人也不会放过你,江湖以外的人也不会放过你——我等着,哈哈哈哈……我会等着看到你重生的那一天!”

  一只脚,踩在霸天脸上,踩掉了他几颗活血的牙齿。

  “还有力气叫啊?废你满嘴牙,看你丫的还叫——”

  街道的墙壁上,隔些距离就张贴着霸天的画像,上面写着‘江湖败类魔君霸天做客杭州城……’,还有人在贴画像,那是霸天每被带到一座城市,都有好事者必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绝了霸天逃走的可能,就算重生了,自然也有人抓住他,不让他有机会逃掉。霸天的画像之间,还有画像,一些人正在张贴,上面写的是‘江湖败类六子做客杭州城,跟霸天为伴……’

  一群人拖着形容惨状不再霸天之下,目光麻木、披头散发的六子在积了薄薄一层雨水的街道上行走。依韵走过去的时候,六子没有看见他,因为他早已经麻木了,麻木的对周围的一切都没有关注,打量的兴趣……飞溅的鲜血中,六子的手脚被砍断,剧痛的刺激让他疯狂的惨叫,多少次了,可是那种**的痛苦始终无法让他若无其事的坦然承受。

  “人道点嘛,两个好朋友该呆在一起啊,是不是?”

  有人戏谑的笑着,一脚把六子踢到霸天身边,笑着,招呼一群人去了客栈喝酒打发时光。

  剧痛过去,变成一阵阵,持久不绝的阵痛。六子大口的喘着粗气,渴望早一点死,又渴望就这么继续。因为重生了,还会再来一次,每一座城市的江湖中人都不会放过他,都不会放过这种惩治败类,发泄过去积压已久的怨恨机会。人心,如此可怕。平时不会做这种事情,不忍心做这种事情的许多江湖中人,却很乐于看他们承受这样的折磨。好像,对败类不需要讲究人道这句话是对的。

  剧痛过去,六子恢复了清醒,然后看见,身旁同样趴在地上,为了避免被雨水灌进口鼻而被迫偏着头脸的人,是霸天。六子笑了,笑了却没有力气发出声音。“你背叛了我。”

  “有区别吗?就算传位给你,沙仍然会杀了你。我没有传位给你,只是希望沙能念旧而放过你。”霸天不以为然的冷笑,他没想到六子至今还这么想。

  “你背叛了整个中魔圣地!背叛了我!”六子激动的怒吼,圆睁的眼珠子,布满了血丝。这句话,这句话他早就想说,早就想了,却一直不屑于传音入密霸天,也一直关闭了传音入密,因为受够了无数人辱骂,挖苦嘲笑的那些噪杂的声音。今天,他终于遇到霸天了。(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