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三十九章 一幅画像

第三十九章 一幅画像

  ||->->->正文正文  

  “六子,事情过去之后你就离开江湖吧,当年是我不对,不该把你带进江湖。”很多年前,那时候早上六子的时候,霸天觉得,那时候的自己还不懂。现在他已经明白了人生存在意义的真谛,也就明白了,六子并不是一个他真正志同道合的人,六子,并不适合江湖。

  “过去?”六子惨然一笑,什么都不想再说了。

  过去……什么时候,能过去?那么大的江湖,那么多的城市,什么时候,才能去遍江湖所有的城市……只有那时候,江湖中人都厌倦了,对他们厌倦了,觉得无聊,没新鲜感了的时候,他们才能过去。人生没有迈不过去的坎,过去六子觉得这句话挺有意思,现在觉得,说这种话的该跟他对换位置。人生的确没有迈不过去的坎,只是在迈过去的过程中,人已经受尽了折磨摧残,比迈不过去还更痛苦,更可怕……生不如死,不是一个传说中的词汇。

  飘渺峰。

  依韵穿上麒麟坛的披风,披风本是红色,但被小琳渲染后已经变成深紫色,披风后面,一头威武的麒麟神兽图案上,麒麟神兽原本红色的眼珠子也变成朦胧紫光覆盖的眼睛。

  天山,灵鹫宫的弟子,一个个,好奇,又警惕猜测的看着突然出现在飘渺峰顶的依韵。许多灵鹫宫的弟子,暗暗咬牙切齿。未经禀报,擅自踏上飘渺峰顶的人,一向只有一个。

  莫微笑着走出宫主大殿,她喜欢穿翠绿色的裙子,今天,也不例外。“好多年没见了,难得有闲心,喝杯酒?”莫没有提醒依韵应该通报后上山,过去魔女在的时候,依韵就无视这一点,如今魔女不在,根本没有人有威胁他的本钱,提这样的话,岂非自讨无趣?所以莫不说,只是摆开酒菜,犹如迎接朋友。

  事实上,很多年前他们就认识,而且熟悉,原本也是战友,朋友。至今为止还没有真正撕破脸过。

  “路过,顺便找一个人,笑仙子。”依韵没有推辞,端坐桌前,喝了杯酒。的确,很多年没有见过凝望,在依韵的记忆中,莫是个很陌生的人,眼前的人,叫凝望。

  “来人,请小仙子来一趟。”莫微笑,动作沉稳的为依韵倒酒。正义联盟在跟灵鹫宫战斗,灵鹫宫至今还在扫荡正义联盟、北联盟所属的门派势力。自由联盟过去的许多仙山灵地,早已经被扫荡干净。天庭周围,五派联盟没有去侵犯的打算,也不敢打到那里。麒麟大帝的厉害,江湖中人清楚的记得,连西天极乐的佛也还没有直接触碰天庭的盘算,何况江湖中人?“难得江湖会有一阵子清闲的时光,可惜的是剑魂系统的开放,惹的江湖上已经有不少人为了提升剑魂的力量而挑起纷争。你不再破邪城,莫非也是为了提升剑魂的力量?”

  “乱邪城很繁华。”依韵淡淡然说着,莫斟酒的手,微微一顿。旋即,笑了笑。“当然,位处飘渺峰,灵鹫宫上下都希望让乱邪城的商贸发展的远远超过西夏,尽快取代西夏。”

  三大势力灭亡之后,五派联盟将会名存实亡,尤其对于灵鹫宫而言,会被排除在西天极乐的势力之外。短期看,双方未必有太大的冲突,但长期看,没有意外,难逃一战。少林派意图稳定江湖泰山之名,中魔圣地混乱不堪,指间沙在这场大战中的表现来看,简直就像是,专门搅浑水的。尽管身为五派联盟,但中魔圣地的名声没有因为指间沙接替霸天而变的好一些,相反,魔欲经仍旧在被江湖中人痛恨,因为中魔圣地的弟子,还在用魔欲经的催情作为主要的战斗手段。

  莫当然清楚灵鹫宫未来的形势,也知道,依韵是在说,灵鹫宫看似在莫的领导下前行,实际上从来没有摆脱对喜儿的依赖。乱邪城在飘渺峰与西夏城之间,将来一旦发生战斗,必然成为飘渺峰的一道屏障。莫不想对此辩解什么,她并不希望灵鹫宫的形势走到今天这一步,但喜儿的主张和做法,太极端,太极端了……极端的让她连勉强赞同都不能继续,极端的让灵鹫宫里许多人都不能接受。

  笑仙子来的很快,她来的时候,莫走了。“你们聊。”

  笑仙子的眸子,是黑色的,她长期带着能够遮挡眼睛颜色的晶片,为了不让人觉得她太奇怪。这些年她一直在飘渺峰,极少离开灵鹫宫。百年的自由计划遭遇预料中,最糟糕的挫折。但这不是结束,心杀术的强大就在于,重生与否几乎没有影响,因为花语一门根本不是靠武功克敌制胜。

  情况的糟糕只是因为过去苦心经营的许多努力,一夕之间化为乌有,不得不重头再来。自由计划当然要继续,不能停,也不可能因为挫折就停止。

  笑仙子很不高兴,很痛苦。她喜欢胜利,不喜欢失败,只有胜利才能让她享受依韵受伤带来的快乐。“代价很沉重吧?让你都来亲自找我了,真荣幸。”笑仙子脱了外袍,伸长了脖子。“杀我?杀吧,我有的是武功恢复卷轴,我的名字在江湖上所有地下监狱不接收的名单之上。随便你杀……”

  依韵沉默的取出一副画像,展开,画像上,是一个未成年的男孩,没有脸,身形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模样,那个男孩抱着头,仰面朝天,仿佛在痛苦的、声嘶力竭的大喊大叫。

  笑仙子愣住,呆呆的,看着那幅画像……伤心断肠的剑跟两把剑交击的时候,激散出一团火花,长剑伴随神情冷酷的伤心断肠前进同时,割断了最后两个人的咽喉,旋身之际,长剑入鞘。

  “你……你——”手捂着咽喉的两个人,痛苦的后退、靠在山道旁的石头上。山道上,一地尸体。“你竟然、竟然……竟然能把我们全杀了——”扑通,两个人,倒地毙命。至死他们都难以置信,他们都是高手,都是赫赫有名的高手。在江湖上是,在正义联盟里也是!四剑神在他们眼里,从来只有金刚和龙剑两个人值得敬畏。因为伤心断肠权势地位虽然尊贵,但从来没有多少闪光的战斗,很多的大战斗中,伤心断肠都是在龙剑和金刚的保护下投入惨烈的厮杀。

  伤心断肠在三界开启前重生过,修为远不如金刚和龙剑。这是江湖中人无数人都认同的事情,至于灭神,自然比伤心断肠还更不如。他们所以敢来,因为料定能够轻松堵杀伤心断肠,可是结果却出人意料。死的不是伤心断肠,是他们,伤心断肠甚至没有受重伤。

  长剑,入鞘。伤心断肠上马,环视一圈尸体,冷笑。“高手,总在关键的时候出手,这道理,你们不懂。我他吗的重生过杀你们也就切菜!”

  马,在山道上飞驰奔走。伤心断肠决定回头,以免路上再遇到麻烦。于是,传音入密告诉莫,他不去西夏了。然后又传音入密蓝小营。“没什么事就赶紧回来,我算倒了大霉了!”

  “嗯,好。”蓝小营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哽咽,相处多少年的熟悉人,伤心断肠自然听得出来那样掩饰的,伤心哭泣过后的无力悲伤感。“干嘛?又切洋葱了。”“嗯,没事,偶尔溜流泪有益健康,不是你说的吗?”蓝小营笑着。“行了行了,赶紧回来。”“就回了,在杭州,要点时间。”“杭州啊?带几斤龙井。”“知道了,早给你买好了。”“嘿嘿,知道你最体贴了。”

  “靠,这次又是谁啊,这么牛逼,能把这妖孽整哭了?”关闭了传音入密伤心断肠自言自语。这样的情形不多,蓝小营很少对外面的风流事情上心,但总有一些例外的时候,那种时候,蓝小营就会在外面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哭够了,就过去了。伤心断肠把这种情况归结为,风流多了,总有厌倦而想玩玩纯纯感情的时候,玩过了,伤心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也就对纯纯的感情没有了兴趣,又继续无情的风流游戏。

  伤心断肠还没有下山,就收到奇仁雾淑的传音入密。

  “伤心断肠!你快点派人来接我啊,我可不想在中魔圣地继续待下去了,指间沙迟早要拿我开刀!我的武功练起来的不容易,你要是不守信用,别怪我翻脸把你跟我的协议公开!”

  伤心断肠神情冷淡的听着,奇仁雾淑就是个蠢货,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改变对奇仁雾淑的看法。一个聪明人,不会这么谈生意。撕破脸自然连虚伪的善意和交情也都难以伪装下去,有把柄在手里,不需要说出来,对方也知道。除非把柄已经没有了杀伤力,否则,对方自然会顾忌着,不能不守信。奇仁雾淑是个笨蛋,否则也不会落得这种田地。霸天已倒,声名狼藉的她,早晚会被指间沙找个合适的机会给收拾了,天盟那里奇仁雾淑已经回不去,除了指望伤心断肠给她安排一个合适的地方,她只有退隐山林一条路可走。

  “破邪城派人到中魔圣地不需要时间?我说过,人得六天才能到,这才三天,你让人长翅膀飞过去?”

  “……我就是急嘛!你生什么气呀!你早点接我到破邪城,到时候我一定天天侍候的你舒舒服服的,魔欲经的滋味你还没体会过呢吧?”

  “去!那种东西我没兴趣,告诉你,我能保你在破邪城长住久安,也能告诉正义联盟的人,你加入中魔圣地是为联盟办事。但是,如果你敢在破邪城用魔欲经,出了事情谁也保不了你!霸天和六子就是你的下场——”伤心断肠对奇仁雾淑一直心存忧虑,奇仁雾淑在破邪城怎么放荡,那都没关系,金刚也早忘记她了,根本不会在乎。但是,如果蠢的用魔欲经生事,就是给他惹麻烦。

  “不用就不用嘛,凶什么呀!”奇仁雾淑关闭了传音入密后,不屑一顾的冷冷一笑。“还以为我是过去那个任人欺负没有还手之力的柔弱女人呢?不用才怪!龙剑那个混蛋,当年就是他害得我后来吃了那么多苦头,这一次不用魔欲经让他变成我的狗才怪!我现在,一定要让江湖中人好好认识认识我奇仁雾淑!”

  笑仙子脸上的得意,消失殆尽,有的,是恐惧,是悲痛……她的呼吸渐渐加快,不由自主的后退,看着那幅画,却又恐惧的想要扭开头。

  “你、你,你怎么会知道……”

  花语一门,除了那个无从探查的男人外,其他人都被魍魉调查清楚了。其中当然也包括笑仙子这个事实上早就已经暴露了的人,魍魉找到了过去跟笑仙子一起进入浑沌纪元,曾经在成长院生活的朋友,打听到了笑仙子当年的事情。时间过去的太久,那时候,跟笑仙子一起成长的人,却有不少人都还记得这幅画里的男孩,因为那本是少见、又很难遗忘的事情。

  那是一个不幸的男孩。人在进入浑沌纪元之前,没有成年的人,就在成长院里生活。许多进入浑沌纪元的男女,早就在成长院就积累了感情,友情。笑仙子跟这个男孩从小就合拍,但这个男孩是罕见的,发生未知基因突变导致在成年前得了不可治愈精神疾病的人,从发病到步入严重的两年期间,只有笑仙子在陪伴他,他拼拼被送进成长院的隔离治疗间,不发病的时候,也没有别人愿意接近充满危险的他。

  最后,长期的基因解析的结果是,不可治愈。而男孩的精神疾病最后严重到被判定为,必须人道毁灭。也就是说,那个男孩根本没有机会进入浑沌纪元就已经变成了宇宙中的尘埃。从那之后,笑仙子才开始变的特别喜欢笑,很多人本来担心她会想不开,后来却诧异于她的特别看得开。(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