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零九章 潜藏

第一百零九章 潜藏


  ||->->->正文正文  

  雁南飞笑了笑,带着自嘲的笑了笑。“大概,因为你变的不是自己了,所以把不该舍弃的也舍弃了。依韵是不是,从来没有变过?”

  “他比我还更像魔头!残忍,冷酷无情,一直那样,一直都是那样!他当然不会变,他本来就是这么冷酷无情——为什么偏偏这样的人得到那么多,而我,而我失去那么多——为什么……这么的不公平!”霸天愤怒的挣扎着,却根本挣不脱身上的绳索,只是让绳索陷入更深的皮肉里,他的咆哮,没有人仔细倾听,只换来来往路过的江湖中人,不屑一顾的嘲笑。

  “看,魔君霸天还敢拿自己跟正义传说比,他就是个畜生不如的杂碎嘛,畜生不如的杂碎能跟人比?”

  “哈哈哈……别理他,脑子不清醒。”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拖他到蚂蚁窝练练刀,咱们比赛看谁在他身上划的伤口最浅,最匀称,怎么样?”

  “好主意!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雁南飞喝着酒,习以为常的看着霸天被那群江湖中人拖拽着绳索,在地上留下一条拖行的血污,渐行渐远……“紫衫?你在干什么呢?西天极乐的援兵到了,北面的剑佛和摩尼佛在撤退,大约是想跟大部队汇合。”妖瞳一袭黑裙,腰挂魔刀,路过的时候看见紫衫拿着笔在写写画画,不由好奇的凑前,紫衫总会做些稀奇古怪的事情,经常让妖瞳都猜不到。

  紫衫看见妖瞳,微微一笑。“在记嫦娥和牛郎的故事捏。”

  “你真有闲心,什么时候了还有空记这些东西……”妖瞳无言以对,她一向对神话故事不敢兴趣,但紫衫却对什么都感兴趣,如今天庭跟西天极乐真正的大决战就要炸开了,紫衫还有闲心在这些写故事。

  “多感人哩!昔年呀,后羿当王后远贤人,亲小人,吃喝玩乐,贪图享受,到处沾花惹草,还把黄河水神河伯的妻妾都勾搭了咧!《离骚》中也有说呢,“羿淫游以佚畋兮,又好射夫封狐。”喜欢嫦娥很久的玉帝于是依附凡人身体,逼得嫦娥服下长生不老后飞升仙界去了玉帝建造的广寒宫居住。嫦娥成仙后后羿又后悔了,嫦娥虽然生后羿的气,可还是很爱丈夫的呀,于是约定每年的八月中秋相见。可是后羿过去为了吃喝享乐,把事情都交给寒浞打理。这寒浞既好色,又是个怀有异心的佞臣。看到后羿常期在外打猎游戏,便对后羿家的一帮妻妾起了歪心思,暗中把纯狐勾引到了手。为了窃夺后羿的王位,他与纯狐合谋杀死后羿,顺利夺到了后羿的王位和成群妻妾。屈原在《离骚》里的“浞又贪夫厥家”、罗泌《路史》中的“浞乃蒸取羿室纯狐,爱谋杀羿”描述的都是后羿的这段结局。”

  妖瞳听着,想起王母过去做的事情,不禁想笑。小琳和蓝太阳就是被分开的一幕,又合唱不是王母的一人喜怒之为?

  “所以呀,后羿那时候其实一次也没有来得及见到嫦娥。纯狐本是王母娘娘指使的,王母觉得嫦娥是后羿的妻子,玉帝喜欢她犹如身份,一直从中阻挠,玉帝呢,不愿意为了嫦娥跟王母闹不快,就只能不时到广寒宫去见嫦娥。最初的时候王母还想让玉帝死心的,就安排了吴刚到月宫,想毁了嫦娥的清白让玉帝看清楚嫦娥不值得爱慕,不料事与愿违。后来王母思量着只要嫦娥长居冷清的月亮,玉帝偶尔过去的事情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罢了,自然就不能容后羿活着。可是啊嫦娥心里始终只有后羿,玉帝也只是一厢情愿的单相思而已。”

  紫衫兴致勃勃的说着这段穿插了许多人物和错综复杂背景的远古神话故事,听到这里,妖瞳已经猜到了关键。“牛郎和织女?”

  “玉帝一直得不到嫦娥的爱,王母觉得嫦娥不识抬举,但碍于玉帝,不好对嫦娥如何。可是就决意让玉帝对嫦娥死心,就找了个由头把嫦娥调了去当织女。王母思量着嫦娥心思都在后羿身上,当年后羿虽然死了,可是没有魂飞魄散,尧帝感念后羿曾经的射日之功,从中庇护,王母卖了尧帝情面,就让后羿魂魄得保,转世重生为牛郎。玉帝单恋,王母觉得要让玉帝死心,只能让嫦娥跟后羿的转世再相见了,就指示人叫牛郎偷了织女的衣裙。玉帝果然很难过,很长一段时间再不提起嫦娥,过了几年,王母偶然得知玉帝曾为嫦娥伤心的事情,难过之下,又把织女和牛郎拆散在银河两边,每年七月七日那天两个人才能够相见。”

  紫衫一副替牛郎和织女难过的语气叹息道“可是,他们其实一次也没有相见呢。王母拦不住,就把织女调回广寒宫重新当嫦娥。嫦娥不知道后羿没死,漫长的思念中遇上牛郎,也不知为何喜欢上了他,从此心里后羿本就被漫长岁月模糊的脸就完全变成了牛郎。牛郎为了见织女,到求师学艺,经过苦苦修炼,终于飞升成仙了。但王母和玉**不希望他们重逢,但碍于尧帝情面不好对牛郎走什么,于是就让牛郎选择,或者永远不能入仙界,或者封印身体。牛郎修练成神后已经打通了前世记忆,知道自己就是后羿,也知道织女就是嫦娥,为了能在仙界待下去选择了封印身体,从此就变成了天蓬元帅。”

  妖瞳坐在紫衫身旁,微笑听紫衫诉说着这段故事,传音入密中,有人告诉她,喜儿跟饕餮成功融汇后正在追击摩尼佛和剑佛,而出现天庭周围的众佛还都集中在麒麟大帝周围,更多的佛陆陆续续的一群群出现在天庭周围远处,显然还有许多佛即将抵达。

  “天篷本来答应玉帝和王母永远不跟嫦娥说话的,凭借本事和尧帝的器重,成为了统领十万天兵天将的元帅。可是呀,终于有一天忧愁酒醉的时候恰巧嫦娥来了天庭,上前说话,却被嫦娥误以为是骚扰的厌恶推开,拂袖而去。玉帝震怒天篷言而无信,当即以调戏嫦娥的罪名把天篷打落人间,王母又暗中交代神仙,让天篷投胎转世成了一头猪。”

  妖瞳觉得紫衫记下这段故事有点意思,贯通了许多散乱神话故事的矛盾之处,也让七夕,中秋,嫦娥、织女的故事变的更凄美了,也解释了堂堂十万天兵的元帅竟然会因为区区调息月亮上嫦娥的小事被打落凡间的原因。

  紫衫说完的时候,也已经把这个故事记录成文字,记录到了尾声。“所以呀,她们经历了多少的磨难,终于盼到玉帝和王母都死了,才能在银河上,在月亮上的广寒宫厮守在一起。嫦娥本来想什么事情也不理,就那么一直厮守在月亮上,银河中的,可是西天极乐来灭天庭了,孙悟空败了……也许下一世的转生能得到安宁了吧?紫霞也很可怜呢,孙悟空成了佛,她就自愿请求罚落人间世世代代转生为松鼠。”

  “后羿,牛郎,天篷,猪八戒……这几段混乱多版本的神话故事经你这么一串倒有了点意思,我最不喜欢神话故事了,乱七八糟的,各有各编。说人呢,从来又不说全,就说那后羿吧,只提射日之功,之体思念嫦娥之切。大多人对污点就不理会了,后羿当王不务正业,对嫦娥的伤害在先……罢了,不说也罢,那时候刚走入父系社会,妻妾成群在当时人眼里也谈不上什么罪过,不过是理所当然。反正这些什么神话故事我是没什么兴趣的了,西天极乐众佛已至,你准备什么时候撤?”妖瞳耐着性子听紫衫谈论故事,当然不是真的对这段故事有太浓厚的兴趣,一来是早习惯了跟紫衫闲谈,习惯了好奇她做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二来是为了知道,紫衫和小剑考虑的撤退时机。

  “嘻嘻,来的众佛里主战派死差不多的时候呀。”紫衫欣然微笑,显然早已胸有成竹。她收起记录故事的册子进真空袋,一跃跳下栏杆。“释迦摩尼大地如来要整治西天极乐了哩,想用佛光普照搭建娑婆世界的中层阻挡道教复兴的野心呢。”

  妖瞳喜欢这个消息,这是好消息,混乱的局面才有发展的实际,西天极乐为江湖带来的混乱显然还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成为完全替代天庭的npc力量象征。如果这种替代背后还藏着别的,眼前不可见的复杂,那是更好不过的事情。“白色黄昏将来如果有什么大构想,需要人合作的话,别忘记找我。”

  妖瞳晒然微笑,留下这句话,径自远去……没有眼睛,只有一张大嘴的饕餮,头顶上,腰部以下融入饕餮皮肉里的喜儿,浑身被深红色的气劲覆盖,一头长发犹如无数根纤细的蛇般妖异的舞动,配合饕餮那盘旋如龙,如射,又更像麒麟的身体和四足,给人的感觉只有邪魔带来的那种恐惧的压力,而丝毫没有麒麟大帝那种雄壮的威武。(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