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十六章 不是不变,只是未到变化时

第十六章 不是不变,只是未到变化时

  ||->->->正文第十六章不是不变,只是未到变化时正文第十六章不是不变,只是未到变化时  

  杀了她……那么在心有千千结重新修炼起来的期间,她无法向江湖证明解紫霄的存在,如果没有实证,所谓的解紫霄一定会惹得江湖上所有的高手耻笑。因为那是不可能的,犹如当初内法时代江湖不相信正义传说能够一剑杀人一样,荒唐的违背了武学基础理论。

  “带她回去,交给一品堂审问,跟她一起的另外两个女人的身份对正义联盟有很大的价值。”剑气封住了心有千千结的穴道,两个杀人太极门的女高手上前,分左右架住她。加回头,打量众门下弟子一圈。“你们如今已经是正义联盟的人,纵然为私交来救我,也不能忘记对正义联盟的忠心,为私而行,无关紧要。但是,在可能的情况下就该尽量为联盟创造价值。”

  “谨遵掌门人教诲!”众杀人太极门高手振奋高呼,对加这种公私分明的态度由衷钦佩。

  “加,你应该回正义联盟。因为我说过,今天他们能够找到你,凭借的不是杀人太极门的力量,靠的是正义联盟的力量。”心有千千结被两个女杀人太极门高手架着,却一点没有变成俘虏的恐惧,相反,脸上那从容的微笑仿佛是要去当正义联盟的贵宾。她的话,让在场一些知情的杀人太极门高手的心不由一提,而清风徐徐更是脸色微变,唯恐加问。

  “我说过,我对这种挑拨的话没有兴趣。”加淡淡然回应,那两个知道就里的女杀人太极门高手冷冰冰的呵斥。“当了俘虏还这么多废话!”说话间,架起心有千千结就走,其它人纷纷跟着离去,只留下清风徐徐和加两个人在木屋前的草地。

  “你为什么不杀了她?”清风徐徐轻轻咬着下唇,这个问题忍了很久,还是无法忍着沉默。“你的剑从不留情!”

  加沉默,没有言语。他不想解释,该说的,他已经说过。实用流的剑出手不留情,名流派从来游刃有余,不杀的留守从来不需要特别的强求。

  “你为什么不说话?”清风徐徐不甘心的继续催促,加明明应该知道解紫霄的存在对正义联盟未来声望打击,明明不应该放过一个囚禁她的敌人。但是,加放过了,还说了刚才那些话,那些话更让清风徐徐忍不住觉得,简直就像是一个借口。

  “没什么可说,没必要杀,也不想杀。”加回答的淡然,情绪有些低落,他从没有想过,有一天清风徐徐也会说出这样的话,也会带着这种质疑的心情面对他。加不想争执,他知道清风徐徐因为无心无面人的事情心里一直有个怀疑的心结还没有解开,那需要时间,所以他一直给清风徐徐时间,让她自己去解开那个其实在他看来,根本就不应该存在的心结。

  “站住!”看见加要走,清风徐徐连忙喊住。她觉得加变了,自从修炼杀气之后就变了。本来她是知道加离开的理由的,可是她慢慢的,她越想越觉得加的做法太奇怪了。明明修炼杀气有幻觉,明明无法克服幻觉,明明已经证明他走不出幻觉的影响和折磨,可是他偏偏还要坚持,宁可一个人离开杀人太极门,一个人在外面被无穷尽的西天极乐佛门npc追杀也不愿意跟她一起回去正义联盟。而现在,又因为一个心有千千结,手下留情,不想杀她。“加,你怎么变的让我觉得很陌生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坚持下去,因为杀气惹了多少麻烦了!还不够吗?我一直在忍受,我一直在承受你修炼杀气造成的那些痛苦!你到底知不知道?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你跟心有千千结是不是发生过什么?是不是在幻境发作的时候发生过什么!所以你才不想杀她!”

  加的背影,微微一怔……这番话,是他最希望听到的,甚至是没想到有一天会从清风徐徐嘴里说出来的。“到底,是谁变了。”加不想再说什么,迈开步子,头也不回的越走越远。

  “加——加!”清风徐徐追赶着,呼喊着,但是加越去越远,她如今的轻功根本不能指望追得上加,只要一会功夫就会连他的背影都看不到了。“你站住!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那个女人对你说了什么!你说话啊——没错,我是求盟主来就你的,行了吗?你不就是怀疑这个吗?”

  离去的加,骤然愣住……清风徐徐追上他,那张平素文静的脸上,因为愤怒而变的绯红。“加,因为幻境的事情我根本就不想说,因为那不是你的错,你根本是无心的。我只是希望你能早点变回过去那样,我们在一起,不用受幻境的折磨,既然江湖形势已经变了,回盟主手下才是正确的选择。你不是也说过,如果证明你错了,你会回来吗?现在还不够证明你错了吗?加,别硬撑了,幻境发作的破绽这一次已经让你险些前功尽弃,如果你继续硬撑早晚会因为幻境发作的破绽死在西天极乐佛门npc的手上……”

  清风徐徐连珠炮般的说着,加沉默而震惊的听着……他觉得很恍惚,是他变了,还是清风徐徐变了?他没有相信过心有千千结的话,因为在他心里,在一起几百年的清风徐徐是江湖上最了解他的人,是最。朝夕相处,无话不说。他的所有真实,清风徐徐都了解,无论是人前的,还是人后的真实。

  了解他的清风徐徐怎么可能会去求助正义联盟呢?她不可能不知道,对于始终不返回联盟的他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证明自己啊……在他没有得到答案之前,他绝对不能,也不会放弃。

  ……加想起了很多年前,有一次,许多一品堂弟兄们在一起的喝酒的时候,有弟兄惋惜的说厉不该跟一个漂亮温柔又通情达理的女人分手。

  厉当时不屑一顾的话,让许多人错愕不已。“一个女人,如果妨碍男人做自己的事情,还有什么值得可惜。”

  因为加和许多一品堂的高手都认识那个女人,而且来往的不少。最让他们称道的就是,那个女人每逢厉要为依韵办事外出的时候,不管本来她想跟厉去哪里,去做什么,都会毫无怨言的放下,微笑着送别厉,让他小心。那样一个女人,怎么会变的妨碍了厉呢?加当时有些好奇,但没有追问,可是有一品堂的别的兄弟追问了。

  “过去是,上次回来的时候不是小腹受了伤吗?外伤还没有愈合,她当时看见很担心,说万一伤了下面怎么办。”厉当时喝着酒,说着的十分平静,但一品堂的许多弟兄却都忍不住笑了。因为伤了下面是不能用药愈合的,只能重生,等于是被动自宫,那本来就是一种特殊的伤。

  “哈哈……是个女人都该担心啊!”一品堂的弟兄们当时笑的很热闹。

  厉却没有笑。“担心没错,可是,她劝我离开一品堂。”

  “……不可能吧?”

  “你们就是没跟多少女人交往过,一个二个都傻乎乎的没有半点经验。女人是会变的,再完美的女人,爱上一个男人,就会忍不住担心他,担心会让她改变。变的渴望平静,渴望安稳,渴望改变男人,渴望让男人离开所有的危险。心是好心,但对男人而言,就是噩梦。”厉的语气十分冷酷,冷酷的让许多一品堂的弟兄们当时忍不住替被那个因为这种理由而被甩的漂亮女人怜悯。“我说我不会离开一品堂,让她别做这种念想,也别再提这种事情。可惜,过了不到半个月,她又提。既然我无法满足她的感情需要,当然只能给她自由,让她去找一个真正适合的男人。”

  ……加记得,当时,清风徐徐也在场,还有几个一品堂里少数有女朋友的兄弟的伴侣也在场。但是,陆陆续续的,后来那些一品堂的弟兄们的情侣,也都或早或晚的提出类似的期望。但区别是,那些一品堂的弟兄们没有厉那种决绝的狠心,有两个人真的因此退隐了江湖,其它的,在漫长时光的整整吵吵中,耗尽了曾经美好的感情,彼此厌倦了的选择了分手。

  那时候,加曾经很情形,他身边的清风徐徐不会这样。

  现在,加觉得很可悲,为那时候的自己感到可悲。厉是对的,厉比他更了解女人。人是会变的,或早或晚。在没有变的时候,每一个男人都以为身边的女人就是那个罕见的完美。当变了的时候才意识到,原来他自己根本没有找到那个完美。

  “加,你能不能说句话!”加的沉默,长久的沉默让清风徐徐无法忍受,她今天说了,把压在心里很久很久的话都说了出来,既然说开了,她就希望有一个结果,一个渴望的,好的结果。加的沉默,当然让她无法接受。

  清风徐徐使劲的,哭泣着,摇动着加的身体,宣泄着内心忍耐已久的悲伤和委屈,她可以原谅加因为幻境发作做的任何错误,可是她不想一直如此!“加,你能不能说句话……说句话……”(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