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七十一章 归宿剑王山

第七十一章 归宿剑王山

  ||->->->正文正文  

  花语轻轻的说着,犹如诉说的是一个真实发生了的现实。“……这样的剑王,旷古绝今,别说前后几千年无人可比,必然成为绝响。这样的剑王,我小小一个弱女子又岂敢挑战?今日来,只是因为小女子自讨还有几分姿色,还有几分侍候人的本事,只是渴望剑王能够成全了我的梦想,留小女子在剑王左右,斟茶递水,侍候洗漱,便是只能够偶尔为剑王倒上一杯热酒,那也不枉此生了……”

  花语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眼前的视野变的一片模糊,看到的景象,突然变成了犹如她言语中说的那些一样,那种反常的变化,让花语心中一惊,迅速稳定意境,冷静思绪,眼前,骤然又回到了现实之中,但这样的清醒和冷静没有持续片刻,意境再一次出现絮乱的崩溃现象,又把她的意识带进了那片犹如她言语描述的虚幻世界始终——如此,反复不断的挣扎在虚幻与真实之间的时候,花语惊恐的意识到一个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我的心杀术失败了?不可能,不可能会失败!为什么——不!不!绝对不可能——’

  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心杀术的恐怖,正因为如此,没有人比她此刻更恐惧即将到来的命运,她挣扎着,挣扎着还渴望催动心杀术意境的力量,继续挽救这种莫名其妙又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失败!

  但是,她做不到,心杀术失败后的反噬在崩溃她对心杀术意境的控制力,心杀术的力量变成了反噬在吞噬着她的理智和意识!

  花语无法相信此刻发生的一切,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

  直到——剑王开口说的话,彻底粉碎了她无力挣扎的意志……“呜呼哀哉,利刃空挂!江湖如此寂寞,你所说的一切,不过是你的幻想。小姑娘,你崇拜剑道之心,我剑王能够明白。你就留下来吧,但你所说的事情,不会发生。正义传说知道我剑王的剑道之威,永远都不会敢出现在我面前,神话传说,不败传说的武功修为不过跟正义传说相仿,又何敢不知所谓的挑战我的剑道?杀戮传说又何尝不是如此?呜呼哀哉!江湖如此寂寞,我的剑道,找不到一个值得拔剑的对手!你既如此崇拜剑道,那便留下。可怜柔弱心,得不到真正剑道的力量,心向往之,唯接近聊以自慰,呜呼哀哉!时间有我剑王,是多少武道中人的悲哀啊……”

  花语最后挣扎的斗志,也被这番话彻底粉碎。

  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心杀术的确失败了,也终于知道,失败的理由了。

  因为剑王本身就是一个疯子,本身就是一个真正沉浸在自己构想世界的疯子。但偏偏这样一个疯子,又没有完全沉浸在幻想的世界中无法自拔,疯狂的同时,又还存在有限的理智。本是一个疯子,心杀术又能奈其何?但一个疯子,又怎么可能如同剑王这样呢?那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偏偏,就是存在。

  花语的心杀术败了,败给了一个注定对心杀术免疫的疯子。

  “依韵……你竟然相信这样的疯子能够存在!这竟然,即使我花语最后的终点了……呵呵……可是,心杀术仍然会战胜你,一定会,一定会……”

  花语再没有了任何挣扎的力量,心杀术意境崩溃反噬,让花语彻底沉浸在了心杀术的世界里,与之同时,原本能够抵抗丹仙子阴阳交合催情印的意境力量的消失,让花语额头上的粉红色阴阳印记,亮放起了朦胧的光芒……不可自控的欲念催动下,花语扑到剑王身上,不顾一切的脱去衣袍,不顾一切的脱去剑王的衣袍,浑然不顾周围是否还有人,浑然不顾此刻的自己在做什么……“剑王,江湖上最伟大的男人,你是江湖上最强大,最了不起的男人。请你品尝我的温柔,求求你,我只能够用最低贱的温柔表达我对您最激烈崇拜的情感!”

  剑王措手不及的被花语推倒在地上,看着转眼间赤条条的花语,看着摘下的面纱下露出的那张,恬静而美丽的脸,他叹了口气。“呜呼哀哉!我在剑道中的无尽寂寞之中,而你在梦想江湖的寂寞之中,此时此刻,触景生情,又让深知寂寞为何物的我如何能够拒绝你的寂寞?呜呼哀哉,惜若虽有情,而不懂我的寂寞,而你,却懂我的寂寞!天意如此,寂寞中最强的剑道,生命之中又何尝能够免却诸如此类的无数美丽绽放?呜呼哀哉……”

  “这个该死的砸碎,便宜他了。”妖瞳叹了口气,得到了确定的消息。花语失败了,一如霄红妃的预料那样,而且失败的很彻底。以花语的修为,倘若仅仅是心杀术的失败,或许还有自己走出来的可能,也不会变成一个发情野兽一般可悲,但悲哀的是,花语还中了丹仙子的阴阳交合印。花语失败了,彻底的失败了,从此之后,除非丹仙子解除了花语的阴阳交合印,否则,花语永远没有重新走出来的机会。丹仙子在心杀术的幻想世界中,至今没有走出来;而花语惨胜了丹仙子,如今却又因为阴阳交合印落得个败的无法翻身的悲惨收场。这样的决斗,实在罕见。“真正是两败俱伤。”

  “江湖中的事情,少不了这种阴差阳错。花语自信满满,为了维持门派规矩,维持自身的威严。拒绝接受指间沙为她解除阴阳交合印的要求,她把雪舞天下置于心杀术走不出来的悲惨结果,可是也把自己带进了一样的结果。”指间沙跟花语交易的事情,剑如颜已经知道了。正因为知道,如今的结果才让妖瞳破觉得唏嘘,因为从心里说,妖瞳虽然觉得心杀术不是武功正道,但花语能够创造出这种让人头疼又麻烦的心杀术,也不得不让妖瞳由衷称道一句,花语的确是个了不起的人才。

  “这下大麻烦算是解除了,不过联盟里那些受到心杀术影响的许多高手会不会有影响?还有花语那些从灵鹫宫里收的,培养起来弟子。”花语的问题已经结束,妖瞳此刻思考的,自然是联盟内部的情况。一个江湖高手的彻底沦落,以特殊惊人的方式沦落固然值得让人感慨唏嘘,但这种感慨妖瞳早就习惯了,因为江湖中诸如此类的高手实在太多,即使是身边亲近熟悉的人倒下了,这种唏嘘也不会持续太久。何况只是一个敌人,那么,这种唏嘘能有片刻,也就够了。

  “无关紧要的,联盟里的许多高手都不是直接中了花语的心杀术,而是花语拿来让弟子们修炼摸索心杀术经验的试验品。大多数都还没有受到太深的影响,一段时间的消沉后会慢慢自行恢复。花语的那些弟子,都是没救了的,自生自灭吧。”霄红妃轻轻的说着,对于那些当初选择了跟随花语修炼心杀术的人,未来的结果,除非是出现一个能够跟花语意境修为相当,并且修炼了心杀术意境的高手,否则,失去花语,心杀术的缺陷就无法定期得到花语心杀术意境力量的庇护,不久的结果只会犹如雪舞天下一样,步入彻底的疯狂之中。

  “没救?”依韵淡淡然反问。

  让妖瞳为之失笑。“当然没救,心杀术的修炼者里哪有能跟花语旗鼓相当的?”

  “如果心杀术能够跟别的意境兼存。”依韵面无表情的淡淡然道出一句,分明像是没有根据的猜测。这样的话,通常不应该出自依韵之口。正因为通常不会,妖瞳意识到,依韵是明确有所指,这句话甚至极可能存在针对性。正因为如此,妖瞳才假装根本不懂背后的深意,故意接上一句,犹如闲聊一般的,装傻的话。

  剑如颜语气淡漠的反问道“你觉得该怎么处置妥当?”

  “放任不理,我自有打算,溺水之人,稻草也不会放手。”

  妖瞳和剑如颜都不知道依韵所指的稻草是谁,花开花落?花语的大弟子?不,花开花落不过是第一次固化意境,跟花语二次固话意境的修为水平不知道差了多少层次,对付一个百晓生还百般周折,最后还是顺势而为利用了紫衫在百晓生种下的心魔,如果说花语的弟子会把花开花落视为稻草,那也未免愚蠢的太可笑了。那些跟随花语修炼心杀术的人里,本来就有一些原本是灵鹫宫里的高手,这样的人没有道理会蠢到这种地步。

  因此,当稻草的人绝对不可能是花开花落。

  既然不是,那么这个人,会是谁?

  妖瞳和剑如颜想不到,正因为如此,才充满了探究的兴趣。

  无论如何,花语的事情已了。

  丹仙子何时能够走出来,是否能够走出来,也不是眼前的急务,因为急切也没有用。(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