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插曲

第一百八十六章 插曲

  ||->->->  

  “恒山少林派本来是完全追随白色黄昏的门派,视自身的兴旺荣誉跟武当联盟捆绑在一起,我们红血山的情况也差不多。而杀道圣地的小杀戮看情形明显暗藏惊人野心,华山派的伤心断肠从来就不是一个安分的角色。恒山少林派灭亡,大量人员分流到华山派和杀道圣地,联盟从武当,天盟,杀道圣地,华山派,红血山,恒山少林派六个门派变成了五个门派,本来属于支持白色黄昏的一票影响力被拆分成了几分,其中至少有一半流入了杀道圣地和华山派,这两派的影响力的加强,就等于是武当派对联盟影响力的减弱。这一点,才是正义联盟选择恒山少林派的重要原因,恒山少林派如果被灭派,下一个就会轮到红血山。正义联盟的目的是多重打击,让杀道圣地坐大,让华山派势力更强,那时候,纵然武当联盟内部不出现内乱,也必然会形成明争暗斗的暗涌,更难以和正义联盟一争长短。”

  永岁飘零的解析让周围的人听的心服口服,这才恍然明白,正义联盟的考虑何等深远……

  “所以,即使恒山少林派的人有很多受挑拨影响而怠战,但武当派和我们红血山都必须尽力而为的救援。华山派和杀道圣地在这一战里,表面上会遵从命令,但暗地里,不会竭尽全力,事实上他们期待恒山少林派被灭亡,对于他们而言,最理想的结果是恒山少林派被灭亡后,再给予灭亡恒山少林派的正义联盟重创。他们会在恒山少林派被灭亡后全力施为,两派的支援开始只能够算作一份力量,关键在于武当派和红血山。救恒山少林派就是救我们自己,唇亡齿寒,恒山少林派灭亡后,正义联盟必然谋划灭亡红血山,杀道圣地和华山派同样不会尽心尽力,同样等待着分流红血山灭派后的弟子。”

  红血山的弟子明白了这些,一个个再没有了怠战之心,个个士气振奋,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挡住正义联盟的进攻,争取等到更多的支援陆续抵达。

  红血山赶路的进度很快。

  最后选择了驻扎在恒山少林派的北面,这一面最初交战遇到的压力必然最低。

  红血山上下摩拳擦掌,只等战斗的开始……

  夜风,寒冷。

  永岁飘零在山顶上,观察着周围的地势。

  突然,他捕捉到一个能量波动。

  那人速度飞快的接近过来,途中分明被红血山的人拦下问话,却又很快被放行。

  那意味着,这是个自己人。

  来的人,是雁南飞。

  他出示了令牌后,永岁飘零已经心知肚明他是小剑的影子,却并不说破。“盟主的密使这次来不知道有什么使命?”

  雁南飞收起令牌,把一副地图递上。“今天来不是奉了盟主的命令,是替朋友转交一个东西,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只是顺路而已。”

  那是一幅,像是装着画的圆筒。

  永岁飘零接过,脑海中念头千百回转动,但最终也想不到这是什么。“不知道是受何人所托?”

  “杀道圣主,小杀戮。”

  “多谢。”

  “客气,告辞。”雁南飞转交了东西之后,迳自去了。

  永岁飘零思索片刻,仍然没有头绪,于是,打开了木盖,里面果然是一幅画……

  飞雪飘扬的天地之间,一个女子,蓬头垢面,衣衫破烂的在雪地中奔走,欣喜若狂的目光盯着虚空出,一只手前伸着,仿佛是在被人牵着,她的嘴型仿佛还在说话,但她的面前,一个人都没有……

  “雪舞天下……”永岁飘零愣呆当场……画里的人,不是雪舞天下是谁?这张脸,哪怕再脏一点,他也绝对能够认出来!绝对!

  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不是退隐江湖了吗?

  蓬头垢面,神情姿态如此异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永岁飘零怔怔呆着,心里头念头千百回转动……雪舞天下,他若说忘记了她,那绝对是假话。当初在红血山的时候,他希望雪舞天下不是他知道的人,但残酷的事实让他不得不承认,也不得不做出割舍的决心。可是后来的变化,一切都出乎他的意料。雪舞天下的确别有用心,但雪舞天下,却又因为他,背叛了自己的师父,自己的同门。一次又一次的,宁愿用自己的命,去救他的命。

  那是为什么?

  其实根本不用问,如果说,那是阴谋。可是,他已经没有了还需要让雪舞天下施展阴谋的价值。

  如果那不是阴谋,那是因为什么?

  答案其实只有一个,一个任何人都能够想明白的答案,因为雪舞天下爱他,胜过爱自己。

  雪舞天下是永岁飘零在江湖中的第一个女人,也是至今为止的唯一一个。

  他从来没有忘记她,只是,他能够接受这种离别而已。

  他能够接受雪舞天下离开了,去了他找不到的地方,能够接受再也无法见面……

  可是,雪舞天下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样的她,又让他如何接受?

  小杀戮在这种时候,送来这幅图,必然有目的,毫无疑问。

  画的后面有字。

  ‘她快跑出去了,快跑出人迹罕无的深山野岭,这样的她在如果闯进了人群,等待她的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人心的黑暗你懂,不必我描述。虽然她曾经背叛了自己的师父,但我一直对她有一份同情的心,现在的她已经很可怜,足以作为背叛的惩罚,实在不忍心可怜的她闯进人群,成为任人欺凌而不自知的悲哀。我本想救她,但听说你一直在找她,我想江湖中没有比你更适合救她的人了。千山寒雪,风冷绝。还有三天,三天之后,如果你认为这是一份够份量的礼物,我希望在那里跟你聊聊。’

  永岁飘零迅速翻阅地图,查到风冷绝这个地名,计算时间,倘若他立即出发,大约能够赶到。

  小杀戮见他,要说什么,他基本能够猜想到,小杀戮野心勃勃,他早就看出来了。杀道圣主的力量分明是一种能够迅速收复江湖中人的力量,拥有这种力量,付出那种代价的人,怎么可能甘心屈居人下?收拢红血山毫无疑问是小杀戮渴望的事情。如今,这份礼物,当然是为了这种目的。

  他能不能不去?

  夜风,阵阵……

  “我回来了。”唐非推开了妻子梦惜若惜的门。

  屋里,还有一个男人,梦惜若惜在做技能,而那个男人陪伴在旁边,一点没有不耐烦的陪伴着。

  看见唐非回来,他没有诧异,也没有任何窘迫,十分平静的微笑站起来。“看到你回来我很失落,但也很高兴。”

  他没有说第二句话,沉默的告辞离开了。

  “你不在的时候,他一直陪着我。”梦惜若惜轻轻的说着,望着唐非的眸子里,流露出相思已久,终得相见的激动泪光。“对不起,我很想去陪你,可是……我真的很害怕,对不起……”

  “没事。”唐非微微一笑。

  正这时,一品堂里来了个人。“唐非,盟主召见。”

  “就来。”唐非微微一笑,对妻子梦惜若惜道“很抱歉,刚回来还来不及说几句话。”

  梦惜若惜流着泪,轻轻点头,如过去一样,对这样的情况十分理解。

  唐非走后,梦惜若惜一个人,怔怔的坐在屋里……这些年,她想了很多,思考了很多。曾经她觉得自己跟唐非天造地设,在一起相处的是那么的完美,但她烛龙之地的事情让她突然发现,原来不是。她的胆子原来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大,原来有些事情,唐非能做到,愿意做的,她也愿意做的,可是她却无法做到,即使本来有多少的决心,她也做不到。这样的疑问困扰了她很久,孤单也折磨了她很久……但她不愿意轻率的做出决定,因为她认为,只有再见到唐非的时候,她才能够知道,她到底是因为孤单而恍惚了,还是真的有这样的真实感受……

  “盟主,这个任务交给我合适吗?”对于依韵交付的任务,唐非表现的十分慎重,没有因为托付重大而雀跃,相反,十分犹疑。

  “我要的,是这个人不再成为阻碍。”

  “我明白了。”唐非说罢,又抬起脸,望着依韵。“盟主,这一次,大概是我最后一趟任务。”

  “你不欠联盟。”依韵淡淡然回应,唐非抱拳作礼,道谢离开。

  回去的时候,梦惜若惜已经做好了饭菜,都是他喜欢吃的。唐非没有露出幸福的微笑,因为他已经从酒菜的情况看懂了什么,平时他们吃饭,做的菜从来一半是梦惜若惜喜欢的,一半是他喜欢的。

  梦惜若惜喜欢那样,因为她说:“我们要一起幸福。”

  “我能不能带走?”唐非认真的问着,梦惜若惜微笑道“能不能,吃完再走?”

  “好。”唐非坐下了,这顿饭,两个人什么都没有说,梦惜若惜一直望着他,不断给他斟酒,渐渐的,眼眸里滑落下来越来越多的眼泪。(未完待续。)(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