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两败俱伤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两败俱伤

  ||->->->  

  这些属性的优势都会导致战斗中对手遭遇到不同的影响,理性感性的作用自然不必多说,魅力的差异会让低的那方的战意受到干扰,差距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甚至无论如何都无法忍心出手。

  倘若是别的对手面对白色,受到的影响会很大。

  忘我意境压制感性的作用,让情绪感受弱化了非常多的特性变形的成为了一种抗性。

  依韵只需要维持杀境的状态,就能够避免受到影响。

  倘若以他跟白色的魅力差距而言,原本他甚至根本就不可能会对白色出手。

  尽管理由不同,但就如同胆识差距跟他太大的敌人,在他有意催动完全的杀气状态时,根本没有勇气对他拔剑一样。

  鲜血,从依韵脸上,脖子上的伤口徐徐流出。

  而白色背上的剑伤却已经通过金针渡穴术得到了七成的恢复。

  “继续。”白色冷冷然开口,一头白色内劲灌注的长发,环绕在她身体周围。

  白色吃了一次强杀的亏,但只会吃一次,即使她不知道强杀特效是什么能力,但也会通过刚才北落紫霄剑能够离奇突破一束束长发缠绕阻挡的情况而明白,她无法防御依韵的剑。

  变招速度的弱势,终极速度属性值没有优势的现实情况,以及白色以头发作为武器的特殊应对方式都决定了依韵没有近身持续缠斗的本钱,距离,一击而退,才是这场战斗继续的方式。

  天地杀神特效骤然发动,依韵的人和剑,突然原地消失,同时出现在两百丈外,现身的瞬间,他人和剑在虚空留下一个残影,刹那又出现在白色面前——

  北落紫霄剑快如闪电般直刺向白色的面门——

  剑比拳脚更长,但是,白色的头发却比剑更长!

  不知道多少根头发齐飞,刹那,刺向依韵的同时,白色的脸,微微摆动,仅仅为了避过要害而已。

  这一剑刺上白色的时候,白色的头发必然更先刺穿依韵的咽喉,更先把依韵的头刺成马蜂窝——

  人与剑,刹那凭空消失,依韵握着剑,出现在两百丈外的虚空,剑在鞘中,剑鞘在后背,风,吹动他仿佛虚空漂浮的衣发,空洞的眸子,望着白色静静站立的方向……

  风,在吹,落叶,仍然在凌空飞旋飘摆。

  白色没有移动过脚步,原本她也没有没有移动的必要,她的轻功身法再快,也快不过天地杀神特效的接近。

  北落紫霄剑剑柄上,那件精巧的紫衣,在风中时高时低的飘摆……

  “何必带着。”白色看着那件在风中飘摆的紫衣,语气冷然。

  “答应不取。如果这让你碍眼,我会很高兴多了一点胜算。”依韵淡淡然回应,手,握着剑柄,身在虚空的身体,以非常缓慢的速度,缓缓落想山林草地。

  剑与剑的光,在寒夜里闪动。

  热血,在剑光中飞洒。

  一个个灵鹫宫弟子在剑光中倒下,一个个武当联盟的人或者头脸变形,或者脖子软瘫无力,或者心脏被震碎的毙命气绝倒地。

  但倒下的人后面的人立即填补了空缺,迫不及待的朝着面前的敌人发动早已凝聚的,杀气腾腾的全力一击——

  剑光,在飞闪。

  在进攻灵鹫宫防守弟子的武当联盟背后,紫霄剑派的支援战斗力在冲锋,挥舞的剑光斩杀着一个个断后阻挡他们前进的武当联盟的人,击退一个个被迫后退的人。

  鲜血在黑夜里飞洒,杀气在飘渺山上弥漫……

  防护的灵鹫宫弟子在被武当联盟杀死,武当联盟在被紫霄剑派的人杀死。

  谁更快?

  武当联盟万众一心,带着必灭灵鹫宫的决心。

  灵鹫宫的弟子抱着宁死不放弃抵抗的斗志,紫霄剑派抱着正确一切能够争取的时间,不顾一切冲杀上山的急切。

  飘渺峰上的战斗在激烈的进行。

  恒山少林派已经灭亡,武当联盟开始着手撤退的事情,正义联盟在忙碌着收缴,记录,然后交还加入紫霄剑派和灵鹫宫的,投靠过来的原红血山和恒山少林派弟子的事情。

  容儿在传音入密月儿。“灵鹫宫的战斗情况怎么样?”

  “啊?我内力耗尽了,白色老盯着我呀,我没机会下去,依韵来了嘛,我就走了呀,估计等我内力恢复的时候都打完了,对了!我找到一个很好的地方,非常适合潜心修炼,今天被白色偷袭让我痛定思过,决心一定要闭关修炼,没有成果绝对不出来!所以呀,未来一段时间我都会在你们不知道的好地方潜心练功,你们就别找我啦,等我闭关完就回来!到时候,一定不会再让你们小看。”

  容儿满腹疑窦,灵鹫宫的战斗还没有结束,月儿竟然就一个人走了?这太违背常理,但灵鹫宫的战斗本来就存在发生的可能,依韵的安排是如此,虽然她们知道白色偷袭的时候都很震怒,但赶回去救援明显是来不及的事情,而依韵赶到了,这件事情容儿也无话可说。依韵的意思很明白,他会全力以赴,但即使灵鹫宫灭亡,也没有关系,重建由他负责,灵鹫宫事实上也没有因此真正损失多少战斗力,反而因为这场大战增添了很多恒山少林派和红血山投降过来的战斗力。

  但月儿作为魔女,实在不应该就这么离开……

  “战斗没有结束,你为什么一个人走?”

  “啊?还没走呢,不是内力消耗殆尽了吗?怕被白色偷袭呀,我躲的远了点在恢复内功就是了,你不知道呢,白色盯着我杀呀!我又打不过她,总不能白白搭进去白白送死呀。”

  “……算了,内力恢复些的时候,如果战斗有需要,尽量参与帮忙。”

  “我知道,我知道!”容儿中断了传音入密,身在云雾中施展天地逍遥飞翔着的月儿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当初被白色杀气,月儿知道自己死亡的后果,不但影响整个正义联盟,还会让她自己被乐儿不知道如何虐待。思来想去,月儿最后想想到一个办法,知道她死亡重生的人,只有白色,血刃和冷刃,这三个人不会因为杀了她而对别人炫耀说杀死的是灵鹫宫魔女,因为在这三个人眼里,她本来就不算什么。那就是说,只要她自己不说,根本没人知道嘛!

  没人知道当然有办法啦!她只要找个理由说闭关,找个地方拼命打学点,偷偷把武功级别重新练起来,然后再想办法找杀气,积累提升到原来的水平,她重生的事情岂不是神不知鬼不觉了?乐儿当然不会再收拾她,灵鹫宫也不会因为她的死而发动血祭。尽管如今的杀道江湖,血祭与否其实都一样,本来正义联盟的人就在每天积极主动的找机会杀武当联盟的人,武当联盟的人也一样如此,都是为了杀气值。血祭江湖也不会比现在的杀戮更多,更残忍。

  但无论如何,她是不需要背负这种罪过了。

  月儿飞落在东海的一座孤岛上,这座岛是她很早以前就发现的,岛上一个江湖中人都没有,只有一些部落npc,这些人的生活还非常原始,而且,岛上有一片原始森林,里面有许多凶猛的野兽,杀死不但有杀气值,还有学点。是个打学点的好地方,月儿决定在这里埋头苦练两年,然后再想办法凑齐杀气值的难关。

  月儿坐在湖边,一双腿在湖水里荡漾着踢打。“哎呀,杀气值怎么办呢?找谁恐怕都会告诉喜儿她们呀……”月儿发愁的皱着眉头,试图通过杀npc积累到杀意熟练度阶段那不知道得多少年,她哪里熬的住那么久的时光呢?但那么多的杀气值,江湖中有能力给她想办法的人,数不出来多少个……

  月儿苦苦思索,突然,高兴的一拍脑门。“有了!找依韵,嗯,叫他姐夫嘛,他肯定喜欢听。嘿嘿,依韵嘴巴严,而且肯定愿意帮我呀,问题不就解决了!太好了,赶紧打学点呀打学点,哎呀,真倒霉,都是该死的白色,害我要在这种地方闷头闷脑的打两年的学点!呜呜呜……我月儿的命真苦,两年不能逛街,不能到处吃好吃的……”

  一头蟒蛇,游动着,眸子里的凶光,紧紧投落在月儿背后。

  突然,蟒蛇速度飞快的游动冲过去!

  眼看张开的血盆大口就要把月儿整个人生吞下去的时候——

  月儿猛然回头,一拳打在蟒蛇探过来的下颚,气呼呼的瞪眼道“你也想来惹我?真当我月儿是什么人都能欺负了呀!哦,不对,是什么蛇都能欺负了啊?”

  说话间,月儿照着已经被她一拳打死了的蟒蛇的身体,一脚脚撒气般的不停连踢。“叫你不知好歹,叫你不知所谓,叫你想吃我,叫你自己找死……哈,晚上吃莽蛇肉!”踢了一阵,月儿突然高兴了起来,送上门的美味佳肴,她实在不该生气……

  月儿在孤岛上逍遥自在。

  飘渺峰,却在激烈的厮杀。(未完待续。)(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