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胜负未分

第一百一十六章 胜负未分

  ||->->->  

  深紫色的剑,流动着浓郁的紫光。

  杀气,在释放。

  依韵很少完全催放杀气,因为没有必要。只有在杀道开启后修炼杀气的人才需要催放杀气然后才能够发动杀气特效,杀道开启前就走上杀道的人根本没有这种难关。这大约也是系统对于过去修炼杀道的人提升更难的一种变相补偿。

  白色以头发为武器的手段,的确是个麻烦。

  依韵给她一剑,却会承受她一头头发的反击。

  即使拼受伤,毫无疑问吃亏的也是依韵,而且还会吃很大的亏。

  深紫色的杀气,覆满了依韵的头发,头发,散乱的凌空飘摆,在内力的关注下,杀气的凝聚作用下,依韵的头发,速度飞快的生长,变的更长。

  白色有头发,他也有。

  白色能以头发为武器,他也能。

  白色的真空袋里,飞出来一道白光。

  那是一把剑,但没有剑形,看起来,犹如被白色闪电环绕的看不清原本形态的,两头尖锐的光质武器。

  这不是江湖录里有的剑,也不是依韵知道存在的剑。

  过去紫衫拥有的兵器,依韵都清楚。

  那么这把是什么剑,依韵自然立即能够猜到。

  三界剑神独孤求败的剑,倘若不是无剑之剑,就是唯剑求败。

  虚空中,深紫色的头发,在缓缓摆动,深紫色的杀气,覆盖在北落紫霄剑上,剑身,得自剑魂力量而形成的实质化的剑锋,若有若无的闪动,让北落紫霄剑看起来很长,也很宽。

  这场交战,绝没有浪费太多时间的条件,对手也决定了依韵不可能不付出代价。

  弥漫的深紫色杀气包围的依韵,突然凭空消失!

  天地杀神特效发动的同时,依韵的人已经出现在白色面前,剑,已经刺向了白色的心脏!

  一头深紫色的头发,同时飞刺向白色全身上下!

  流动白光的头发,一无所惧的迎击飞射而出。

  与之同时,白色手里的那把剑,不见了!

  凌波微步带起的虚影,刹那,创造出一片每一个看起来都如同是真身的虚影,眨眼,将现身的依韵包围其中。

  白色反击了。

  依韵也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

  这是分胜负的机会。

  那把白光的剑消失的同时,虚空,突然闪动一道道弧形的白光,一点点白色的剑芒!

  舞动的,深紫色的长发扫打着四面八方飞刺过来的,白色的长发。

  内劲的差距,白色拥有的神聚特效让内力凝聚度大幅度提升,每一次头发的碰撞,纠缠的内劲对拼中,依韵都承受着一定的内力震荡和冲击,内伤,在不断的加深。

  紫宵剑意催动到了极限,但面对白色,仍然存在根骨终极属性值的较大差距。

  深紫色的剑光,在一片不断迅速移动的,凌波微步创造出来的虚影中穿梭,飞闪。

  天地杀神特效不断连续的发动,带着依韵的身形不断消失,又不断出现在短距离的四面八方。

  看不见的无剑之剑,只有飞闪的剑光,一次次在依韵的残影,依韵的身形面前飞闪切过。

  快,双方的剑光都一样迅快,双方的剑都一样坚决。

  凌波微步的虚影让依韵只能够不断凭本能找寻其中白色真实的身影所在,连续发动的天地杀神特效让白色也只能够通过理性的分析和感觉的捕捉抓依韵不停消逝,出现的那个瞬间。

  飞闪的白色剑光,斩断了一束深紫色的长发,在依韵的肩头,带起一蓬鲜血,过去……

  飞闪的白色剑光,刺穿了依韵的胸口,带起一道激射的血柱,消逝……

  一道白色的剑光,在依韵天地杀神特效发动下,消逝出现的同时,划过依韵的脸,从脖一侧,带着鲜血,闪过……倘若不是依韵及时扭头,这一剑,会把他的头切开!

  得自小龙女的绝杀能力发动之下,依韵内力骤然爆发特殊的力量,刹那扭转原本的运作形态,让依韵手中的北落紫霄剑,瞬间变招,斩出,划过白色那张冰冷,扭动的脸,带着鲜血,随着天地杀神特效的再次发动,消逝……

  鲜血在飞洒,溅射在树身上,飞溅在树枝上,喷洒了一片树叶上。

  滴落在草地上,穿过一条条凌波微步形成的虚影,打落在两个人的衣发上……

  白色,对于依韵而言,犹如是小剑和喜儿能力的合体,拥有优越于他的理性感性,能够预判他的招式变化,只有一击出手的迅快攻击,而后通过天地杀神特效的发动,才能够避免下一击被预判带来的必死;白色犹如喜儿一样凶猛,一样能够把实用流的战斗方式发挥到极限。以伤还伤,以血还血,白色没有任何犹豫。

  紫霄意境场的攻击对白色没有效果,拥有神胆特效的白色,胆识能够比依韵更高一点。除了平等的速度终极属性值外,依韵面对白色不存在任何优势,唯有杀气值带来的特效,唯有忘我意境特性带来的,能够对抗白色诸多优势属性的影响。

  面对白色,他无法相信感性产生的直觉,因为白色的感性直觉比他更准;也无法通过理性分析判断,因为白色的理性比他更高;能够依靠的,只有无数战斗中磨砺产生的,写进灵魂,意识,身体的战斗本能。白色没有弱点,没有意境修为上的破绽能够让他利用,白色绝对不是剑大,战斗中的冷静,不会受到任何情绪影响,即使是她自身的情绪,也根本无法影响她实力的发挥丝毫。

  完美,毫无弱势,只有优势,这就是白色,真正的全才。

  白光,在飞闪。

  三界剑神独孤求败的无剑之剑,的确很可怕,那是一把无视战甲和护体真气,无视敌人兵器招架格挡的,看不见的剑。

  这样一把剑,犹如本身就带着强杀特效,让敌人根本无从招架,也无从依赖战衣的优良。

  好在依韵的剑本不是招架格挡之剑,也从来不让自己依赖于战衣的优良承受敌人的攻击。

  倘若依韵是这样的人,此刻早已经死了。

  再好的装备,宝物,都只能是辅助作用,依韵从来相信这一点,因为这些东西是会变化的,只有自身的实力,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永恒。

  远处,茗静静的站在岩石上,风,吹动她的衣发。

  她在恢复内力,本来应该在更远的地方,却靠近了一些,为的是能够捕捉到交战的情况。

  她是很清楚三界开启前的紫衫和依韵的点点滴滴的人,一品堂称呼紫衫为夫人,从来如此,甚至认为永远都如此。茗相信紫衫是永远的夫人,即使如今正义联盟多了一个夫人,茗仍然如此相信。

  紫衫和白色是同一个人,毫无疑问。但紫衫和白色,却是不一样的立场,不一样的个性。

  紫衫总是开心着的,总是笑着的,可以在依韵身边长久的安静,也可以不停的进行一些,无伤大雅,不会影响依韵自修,却又依韵无法当她空气的胡闹。

  紫衫总是到处游逛,带着一群保护她的一品堂的高手们一起,对每一个人都很热情友好,不吝惜金钱,好像永远不会生气,不会愤怒……

  紫衫是紫霄剑派的掌门夫人,茗从来不会怀疑,她相信,即使是离开了正义联盟的加,也坚信这一点。

  江湖,如此残忍。

  或许,这就是残酷之血的江湖?

  茗仰面,眺望着繁星闪烁的星空……

  庄主从来没有让她失望,依韵说过,只要他愿意,剑随时可以刺向任何人。

  他真的做得到,对喜儿如此,对白色也如此。

  茗觉得,她应该毫无疑问的相信这句话。

  江湖中的爱和情义,大多总带着利己的性质,对自己有利的爱才是爱,不利的则不是爱。爱的是这个人,还是这个人能够为自己带来有利?不仅仅是利益,感受需求,又何尝不是一种有利?每一次,茗在听到一些江湖中人们说着,爱的是这个人,说着,懂得爱需要尊重的话时,茗总不会接话。因为她知道,每个人都在说尊重别人,都在说希望被尊重,但其实真能够尊重别人的人,少之又少。

  依韵尊重紫衫自己的梦想,犹如紫衫一直也尊重依韵自己的江湖梦想。

  即使他们的梦想终于走到不可调和的对立阶段,也没有指责,没有怨恨,没有埋怨。

  只是,用剑说话。

  这本是不可调和的立场冲突状态,唯一能够解决的办法。

  为什么必须是其中一个人放弃自己的梦想,去成全另一个人呢?

  在这种时候,又有几个人,还记得尊重别人梦想的誓言呢?

  如果冲突的梦想必须有一个破碎,那也应该是,用剑说话,只有如此,彼此都竭尽全力的坚持了自己的梦想,失败而无法坚持的时候,那也是因为自身能力的极限只能如此。没有怨恨,也没有遗憾。

  曾经跟茗跟妖瞳立场分歧的时候,她因为依韵,让自己做到了。

  现在,她同样看到依韵和紫衫也做到了。

  “传说的江湖,本来,就应该是传说的江湖。”茗轻轻一跃,跳离岩石,虚空飘飞,落到飘渺峰对面的一座山峰上,她不能再看下去了,否则,等待她的很可能是武当联盟的众多超一流高手的围攻……

  灵鹫宫北面,被突破;东面因为北面的全军覆没而承受更大的压力,紧随着,覆灭……

  紫霄剑派冲过了山腰,冲向了杀红了眼,在疯狂追击边退边顽强抵抗的那些灵鹫宫弟子们……

  “灭亡灵鹫宫!”看到紫霄剑派从背后杀伤力的那些武当联盟攻山的人,激愤高亢的叫响了口号!

  是的,他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带着必死的决心。纵然灭亡了灵鹫宫,他们仍然要继续战斗才可能突破赶来支援的紫霄剑派的人拦截,能够突围逃出去的人,绝对不会太多。

  他们早就知道灭亡灵鹫宫的代价,但是他们来了,不惜一切的竭尽全力。

  因为对天盟的信仰给予了他们这样的力量。

  紫霄剑派已经冲了上来,很快就会冲击他们的阵势,对他们背后发动疯狂的冲锋屠杀。

  他们不怕死,但是,绝对不甘心抱着必死之心,带着人数优势和漂亮的袭击夹攻行动之后,竟然看不到灵鹫宫的灭亡!

  飘渺峰在惨烈的厮杀,灵鹫宫在竭尽全力的抵抗,退走,为了正确时间,为了减少伤亡避免死伤的数量太多而导致灭派;武当联盟在不顾一切的疯狂攻击,山顶上的那些高手也都全部投入了正面的战斗,为了争分夺秒的杀死更多的灵鹫宫弟子,实现行动的目的;紫霄剑派在不顾一切的冲锋,为了让支援不会变成白费,为了杀死更多偷袭的敌人!

  华山派很自在,他们有条不絮的撤退,离开曾经的恒山少林派的驻地。

  “嵩山以后就变成风景胜地了,还真觉得可惜。”龙剑想起江湖几百年的少林派,改名后惨遭覆灭的结局,破觉得唏嘘。

  “灭亡的门派多了去了,有什么好唏嘘?”伤心断肠不以为然的嘿嘿一笑。

  “依韵跟紫衫在单挑哎,真打起来了……”灭神从进攻灵鹫宫的武当联盟的高手处得知了这个消息,破觉得吃惊。并不是意外,而是不愿意,紫衫和依韵几百年的感情,结果也有这样的一天。

  “太可惜了……为了联盟立场,江湖争斗,值得吗?要是我,就不愿意。”绕指柔满怀唏嘘的叹息着,正义传说和神话传说的爱情故事,本来就是几百年来江湖中最广为人知,最让无数男女钦羡的完美爱情故事。这样的一对鸳鸯,却落得个刀剑相向的结果……

  “可惜个屁啊!”伤心断肠哈哈大笑,笑的雪菲,绕指柔两个女人都觉得莫名其妙,伤心断肠捂一副笑他们笨的语气道“打打架又怎么了?紫衫打死了依韵,依韵就当武当联盟的副盟主咯,喜疯子带着灵鹫宫自生自灭;依韵打死了紫衫,灭亡了武当派,那白色黄昏一起到正义联盟当副盟主。紫衫跟喜疯子怎么闹腾是另一回事。有什么好可惜的?”

  ………………………………………………………………

  今天的第三章,补上个月第600张月票的章节。(未完待续。)(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