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十八章 仁者、太上忘情

第十八章 仁者、太上忘情


  ||->->->  

  而白色现在,却就是要在无血传说面前杀人。

  仁者无敌,武典时代的仁者之剑,已经丧失了过去的范围剑气,这时候的暮色,还能否阻挡白色杀人?

  仁者意境,伴随着力量的催动,形成一圈囊括三丈范围的意境场,将铭儿和她的坐骑都包括其中。

  白色冷冷一笑,右掌骤然握紧的时候,额头上,亮起了散发白光的印记……

  剑,缓缓飞出白色的真空袋——武神兵器。

  天意任务的时候,武神之魂跟依韵的剑魂绝技剑杀天地同时击杀了虚弱不堪的天意。

  天意任务结束之后,武典时代的普及,让兵器之魂的效果发生了变化,剑杀天地不再是过去的特效,那么武神之魂呢?

  白光,一层层的,刹那包覆了白色,眨眼之间,白色的形容已经变的模糊不清,看起来,仿佛是许多个模糊朦胧,光体化的她重叠在一起。

  武神之魂发动的同时,白色的身影骤然跃离马背!

  手中的武神兵器迅速变化的同时,凌空飞扑刺向马背上的铭儿——

  内力,澎湃的内力,形成一股强劲的威压。

  铭儿没有动,仍然没有拔剑。

  暮色的身形一闪,跃起半空,人和剑同时阻挡在白色面前。

  无锋的真武剑看似缓慢,却在越接近武神兵器的时候,剑上产生的吸力越强,让武神兵器不断承受着被吸过去的力量同时,真武剑自身因为这种吸力,速度越来越快的挥向武神兵器!

  两把剑,刹那,凌空碰撞在了一起。

  深紫色的武神兵器剑身,在碰撞的刹那,刹那变化,变化成几根锁剑臂,将无锋的真武剑剑身卡住的同时,诺长的剑身犹自飞刺向马背上的铭儿!

  仁者无敌的,封人武功的特效呢?

  刹那,铭儿暗暗吃惊,暮色也同样面露疑惑不解之色。

  但实情就是如此,仁者无敌,被江湖中独一无二存在的,武神之魂的力量所对抗,根本无法影响到紫衫的内力运作。

  强悍充沛的内力,带着被锁住的,暮色的剑一并撞向马背上的铭儿!

  眼看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但铭儿仍然没有拔剑。

  暮色的剑势本意被带的失去控制,但很快,凌空跟着剑飞的暮色身形一转,内力运转,剑上力量再生,就这失控之势竟然仍能够产生一股吸扯力量,真武剑,带着武神兵器虚空旋动。白色这一件,跟随着人一并从马背上铭儿身旁飞冲过去——

  落地的时候,真武剑仍然在武神兵器上,刚才是被锁住,而此刻,已经不是被锁住的真武剑失去了控制,而是武神兵器无法脱离真武剑上的吸附之力,即使挥舞的飞快,也仍然无法摆脱。。

  铭儿仍然静静坐在马背上,看着两个人的交手。

  她没有拔剑,因为暮色的剑是阻止杀戮,而从来不是为了一方战胜另一方的剑,除非暮色败了,否则她就不能拔剑,拔剑,也不过是让暮色多一个对手,而绝对不是一个助手。

  武神兵器的特殊绝技力量,效果绝对不会维持太久。

  铭儿相信,白色的武神之魂作用会很快消失,那时候,她如何抵抗仁者无敌的意境特效?

  难道她还能有办法?

  武神兵器跟真武剑剑身紧密相贴,在舞动中,却始终无法分离。

  白色的剑无法再次发动对铭儿的攻击,她的脸上,仍然冷若冰霜,既没有愤怒,也没有焦躁。“仁者无敌,同样是道家境界之一,既然你如此坚持,成全你的绝望!”

  白色额头的印记,骤然变成了朦胧的白光……

  那形态,也变成了酷似道家符文,暮色又从没有见过的符文形状!

  与之同时,只觉得脑子里一阵晕眩,紧接着,身体便整个抛飞了出去!

  抛飞出去的同时,她发现,自己的一身道法修为竟然完全无法运转,仁者意境也因此力量无法提聚,喉咙,一甜,鲜血,呕了出来……

  白色的身体微微一晃,嘴里,同样流出来了鲜血……

  她的脸色看起来很憔悴,但只有片刻,就又恢复了正常。

  仁者无敌同样是道家境界之一,本也只是传说之中,难以修成的境界;太上忘情同样如此,这样的两种境界相遇,本就无法彼此战胜对方,但太上忘情的大道法却又以几乎相等的自损伤方式,让仁者无敌的意境力量和太上忘情的境界力量在对撞中消失。

  此刻,暮色暂时失去了仁者无敌的力量,而白色,却没有因为失去太上忘情的力量而丧失战斗力,她受到的精神创伤虽然不轻,却仍然有十足把握战胜如今的铭儿。

  江湖中,白色就是能够在仁者无敌意境面前杀人的人,唯一的人。

  暮色身形立稳的时候,不顾此刻意境力量无法运用,手握长剑飞奔而出——

  但她快,白色更快,她们之间的距离也决定了白色会更快。

  变成一对双剑的武神兵器流动着深紫色的光芒,其中有夹杂着白色的内劲光点。

  剑,直刺向马背上的铭儿。

  铭儿很清楚,白色这是摆明了欺负她不擅长速度极端流的战法,她的属性本也决定了如此,从来不是一个以速度取胜的高手。双剑的杀伤力较弱,但出剑频率比单剑更高,缺点就是出剑速度没有提升,力量下降,并且实战中反而没有单剑来的灵活,适应性略弱,但冲锋,突击,进攻更有强力。

  铭儿如今学的是残忍温柔的飘渺无痕剑典,那是速度流的剑法,这种剑法用来对付一般的高手还可以,对付白色的这样的高手,自然是自取其辱。

  暮色在飞奔,但暮色绝对赶不及,失去意境力量的她此刻即使赶过来,也跟送死没有多大区别。

  白色没有了太上忘情,她仍然是神话传说,而暮色失去仁者意境的力量,却没有别的力量能够替代。

  铭儿一跃跳离马背,剑,以拔剑术的方式尽可能快的,迅速出鞘——

  粉红色的剑光,刹那飞闪。

  看似跃离马背,落在地上的铭儿,在脚沾地的同时,白色已经挥舞着双剑,凌空扑落到她头顶上!

  剑光,飞闪!

  铭儿看似在退,却在这时,身形骤然犹如蓄势已久的离弦之箭,带着一道粉红色的剑光飞斩向扑落的白色剑光之中!

  鲜血,在天空飞溅成一圈圈,旋即,又飞散抛洒成几条弧线……

  凌空扑落看似冲势已经不可能变化的白色骤然凌空翻旋,躲过了粉红色剑光的同时,手里的双剑刺成了一片璀璨的星光,每一点星光都刺穿了铭儿的护体真气,刺进了她的身体……

  眨眼之间,三十七剑,尽数沾上了鲜血。

  两个人,错身而过。

  白色扑落地上,身形急速一旋,动作矫健有力的骤然发力,追着落下的铭儿的身影挥洒着一片剑光,片刻不给铭儿喘息之机的紧紧咬上——

  铭儿胸前的衣襟,全都是点点血迹……但是,没有一处剑伤刺进了身体太深。

  因为她的身法一直在变化,一直在回避,更因为双剑的杀伤力较弱,铭儿的内功本就十分身后,护体真气的抵抗能力自然强,双剑类的杀伤倘若没有内力凝聚度的优势,本就是靠高频率对敌人的伤害不断削弱敌人的战斗力,直到敌人伤势重的影响战斗力的时候,才能够给予敌人致命一击。否则,极难形成一击毙命的伤害。尤其是在如今的武典时代,如非刺中要害就根本无法杀人。

  但紫衫的剑太快,比她快太多,紫衫也不是能够轻易犯错的对手,铭儿心知肚明此刻的她甚至连一点机会都没有。

  退,是徒劳的等待死亡的结果到来,但不退,又是更迅速跟死神亲吻的结局。

  面对气势如虹,挥舞着寒冷的双剑扑过来的紫衫,铭儿迅速切换意境,眨眼,变成了忘我杀境!

  身形变化急退的同时,目光空洞的铭儿凭借忘我杀境的意识主导的战斗本能作用,让自身的应对反应速度更快。

  步法变化动作如非,疾速动作的同时,铭儿的战斗本能带着她的身体,迅速后退,移走,尽可能闪避着不断追击的双剑造成的伤害。

  忘我意境操纵外物的力量,带着铭儿每一步后退时踏碎的碎石,纷纷化作暗器,不断射向追击自己的白色剑势破绽之中——

  暮色在飞驰疾走,但是铭儿完全无法稳住局势,只能够不断的、飞快的后退争取生机。铭儿退走的迅快,白色追击的更快。

  这让奔走的暮色眼看还需要时间才能够赶上,哪怕铭儿明知道只要她能够撑住刹那,改变退走的方向就能够等到暮色的剑,却也无可奈何的被迫这朝着不断远离暮色的方向后退。

  寒冷的剑光,斩断了铭儿飘飞的长发,划破了铭儿的脸——

  寒冷的剑光,追着铭儿忘我意境意识主导状态下那双空洞的眸子,几乎就要刺上!

  一块块碎石,不断穿过白色双剑招式变化中的破绽,一次次撞在白色身上。

  但是,白色本是精通实用流战法的高手,对这些石头的攻击完全不理不睬,击不中要害的碎石无法穿透战衣的防护,仅仅能够产生内劲冲击的些微轻伤而已,在实用流高手的战斗中,根本不会为了这种程度的损伤而去格挡,而去改变压倒性追击敌人的优势。

  血花,在不断的飞溅,迅速的,不断的飞溅。

  一道道剑光,不断隔开铭儿的胳膊,身体,甚至大腿,剑伤不深,但快,但频率极高。

  不断添伤,不断失血,迅速的失血,让铭儿已经感觉到头脑有些微微的晕眩。

  但她的动作还没有变迟钝,她仍然在退,凭借忘我意境意识主导的战斗本能能力,迅快的面对追击的一片片闪烁不绝的剑光,不断的移动,后退,闪避。

  她手里的剑,仍然紧握,仍然在不停的挥动,但她的剑比白色慢,攻击白色剑招破绽的时候,还没有挥到,白色的剑招已经变化,原本的破绽变成剑势最强的中心,颇得铭儿不得不变招,否则等同于送羊入虎口,自寻死路。

  激荡的气劲,四面飞射的碎石,撞的一棵棵树上的树叶,纷纷坠落。

  这些坠落的树叶,在忘我意境操纵外物的力量作用下,又变成了一片片暗器,疯狂的涌动着,无孔不入的钻进白色双剑的招式空隙,撞上白色的双剑。

  但是,这些树叶附带的力量不够强,根本无法撼动白色挥舞的剑,更无法穿透白色身上的战衣,有限的那些触及了白色脸上,脖子上和手腕上皮肤的树叶,也不过能割破了皮肤,却根本无法造成严重的创伤。

  铭儿已经变成了血人,白色也同样变成了血人。

  白色没有转换意境,因为她施展的剑法本就需要般配此刻的意境。

  她没有理会那些树叶不断造成的外伤,因为此刻是时间的竞赛,在暮色赶到前杀死铭儿,那是最迅快完成此行目的的做法。

  这本就是实用流高手的战法,目的就是一切,倘若能够杀人,即使为次负伤上也在所不惜,只要那伤不会致命。

  剑,割进了铭儿手臂上的旧伤,本不过深一寸的伤口,骤然及骨,剑刃,划破骨头一层的声音,在黑夜里尤其的刺耳,尤其的惊秫……

  这一剑仿佛根本不是斩在铭儿的骨头上,她的脸上,甚至一点伤痛的表情都没有。

  忘我意境本就是压抑修炼者感受的意境,痛楚的体验本就会因此减弱,铭儿本是经历许多厮杀,早已经习惯受伤痛苦的人,自然能够面不改色的承受。

  但她的左臂的力量,毫无疑问因此受到严重影响。

  但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她已经无论如何来不及躲过下一剑!

  下一剑,取的是她的咽喉。

  因为她身体失血太多,已经不如原本灵活,因为片刻多招的紧迫追击,已经积累了对于白色而言,足以决定胜负的速度差距优势!

  白色左手的剑,毫不留情的削向铭儿的咽喉,这该是决定生死的胜负的一剑,铭儿绝对躲不开的一剑!

  ………………………………………………………………

  今天的第四章,补上个月第800张月票的章节。(未完待续。)(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