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一章 绝杀之拼

第二十一章 绝杀之拼

  ||->->->  

  奔走移动,变化不断的虚影中,突然有一条,变成了零儿的真身。

  她一直在等待时机,此刻,零儿的断情刀终于出手!

  刹那,她从大杀戮的后背闪过。

  刀,斩开了大杀戮的左腰,刀如,却仅仅斩开大杀戮的腰五分之一,就无法再入。刀入的同时,一股鲜血犹如利箭般飞射而出,射穿了零儿的胸口!

  零儿提刀,带着一串虚影,一闪掠过……

  紫霄跟零儿同时出刀,同样是刀,断情刀。

  只是她拿的是鸳鸯刀。

  刀入大杀戮右腰,同样在眼看砍中要害的时候,被大杀戮身形微微收缩,通过肌肉灌注的内劲变化,避免的刀从最脆弱的肌肉纹路一路切入,这本是功力更高的实用流高手都精通的一种优势利用之法。

  ‘啊啊啊啊!要不是我没力量……’同样是喷溅的血箭,射穿了紫霄的胸口——

  紫霄抛飞着,摔落地上,她的伤比零儿沉重的多,因为她的内力不如零儿深厚。这一刀,甚至没有砍破大杀戮的肌肉。紫霄没有力量,全凭内力和速度产生的力,而内力,根本不足以跟大杀戮相提并论,这一刀造成的伤害还不如零儿的八分之一。

  零儿出现在紫霄身旁,查看她伤势的时候,嘴里仍然在持续流血,胸口被大杀戮灌注内力的血箭射穿的洞口,伤口几乎没有愈合的迹象,鲜血如同泉水般涌了出来。她却仍然在运功为紫霄加速愈合胸口同样的伤势。“师父,你别管我了!你先自己疗伤呀!”紫霄看着,泪眼汪汪,带着哭腔的急切喊叫出声的时候,铭儿出现在零儿身后,单掌按上零儿的后背。“你放心。”

  紫霄这才放松了下来,零儿嘴里流着血,淡淡然一笑。“你以为我跟你一样笨?别说话了,加速疗伤,你的内伤很严重。邪血伤口愈合,内力的愈合作用几乎被压制的没有,血流干之前伤口如果不愈合,真会死。”

  “嗯嗯!”紫霄连连点头,被零儿说是笨蛋,却破天荒的一点都不生气。零儿早料到铭儿会来相助,她却把铭儿给忘了。风华冰心,七巧玲珑心,机智江湖罕有,本来就不是她能比。

  铭儿看着两人的伤势,知道用外伤药也不会有作用,药物对邪气的能力根本没有效果。

  大杀戮凭借绝杀,逆境反击,让本来陷入几乎绝境的局面变成这种死的死,伤的伤,还没有绝对胜算的结果。“小龙女的绝杀真是江湖一绝,凭这绝杀,乐儿一定会对她刮目相看了。”

  零儿晒然一笑。

  是的,乐儿其实一直以来都挺关注小龙女的事情,因为江湖中走敏捷极端实用流路线的高手比速度极端流高手更少,值得让乐儿看上眼的人更不多,三界开启前乐儿在屠龙刀大会上手下留情,这是一个主要原因,另一个原因当然是因为小龙女不惹乐儿讨厌,是个女人。倘若是个男人,当年乐儿就不会手下留情,更不会对其抱有期待。

  一时之间,小剑,依韵,喜儿都忙着恢复内力。

  只剩西风之歌和群芳妒在配合紫衫,对大杀戮实施围攻。

  而西风之歌的终极属性值不如大杀戮,总难以产生真正致命的威胁,情衣的夺命十八剑还没有施展到杀伤力足够强大的最后一招。

  绝杀面前,群芳妒也没有近身的良机,倘若鲁莽上前,无法对大杀戮造成足够的伤害就被绝杀反击剥夺战斗力的话,局面会更糟糕。

  而此刻,众人关注的焦点,都在紫衫身上。

  对拼,拳脚,膝盖、肘击,刹那之间在紫衫和大杀戮之间飞闪不断,以伤还伤,以命换命。

  天罚灌注的力量消失之前,紫衫能够让大杀戮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十招。

  两个人,彼此面对面,寸步不让的互拼了十招。

  第五招的时候,武神之魂剑魂绝技的力量已经消失,神怒神威的力量也已经消失。

  紫衫在对拼中付出的代价已经更大,而大杀戮承受的伤害也已经减轻。

  第十一招的时候,紫衫的拳头打烂了大杀戮的鼻子。

  大杀戮的脚,狠狠踹在紫衫的腹部——

  持续不断的承受着大杀戮打击的紫衫,在天罚的力量消失后,战斗力已经处于劣势,每一次绝杀的反击都让她受到的创伤更严重,这一脚,震的紫衫吐血抛飞,落地的时候,连步后退七八步,才拿稳了势子。血,不断从紫衫的嘴里流出,她的内伤很严重,施展天罚后本就精力严重衰竭,注定无法继续战斗,伤势,更让紫衫全然没有了继续战斗的可能。“就这样了咧,剩下的看你们了呀。”紫衫欣然笑着,她能够做的,已经做了。

  大杀戮的左脸,被小龙女的剑看烂,骨头,牙齿混着鲜血,能够看见;左臂被废,肩膀上被茗的随缘砍开的缺口,惨不忍睹;肋骨断了七八根,左腰被砍开的伤口,愈合的速度很缓慢,鲜血如泉水般流出;她的左腿已经不灵活,因为遭受了几次紫衫绝杀的打击,险些骨头都断开了;她的右手,一根手指的骨头断了,是在格挡攻击的时候,招架不及,被乐儿的拳头砸碎的;她的身体,后背上全是血,翻飞的剑上,拳头留下的印痕,印满如涂鸦。

  邪气战衣,被斩开,击碎,破烂不堪的犹如最可怜的乞丐,衣不遮体。她的头发,一些长,一些短,头上还有几片区域的头发连头皮被扯掉,形容狼狈又恐怖。

  西风之歌在紫衫被震退的时候,抱着紫衫,随她一起飞退,替紫衫承受了不少冲击力,此刻还想给紫衫运功疗伤的时候,紫衫欣然笑着摇头。“不要哩!伤好了我也打不聊了咧!”

  “喔……”西风之歌点点头,答应着,握剑,站在稍前的位置,一副保护紫衫,防备大杀戮的架势。

  群芳妒退到不存身旁,两个人,都在等待着下一次出手的时机。

  妖瞳的嘴里还在流血,她承受的内伤很严重,很需要时间,比小剑,依韵和喜儿需要更多的时间。

  岳不群挣扎着站起来了一半,又摔倒地上,自责愧疚的望着小杀戮道“圣主!属下无能啊!属下恨不得用命换这群人的死!”

  大杀戮笑了,那张因为受伤而看起来十分恐怖的脸,左脸上没有血肉,看得见碎骨和牙齿的脸笑开的时候,犹如惨死索命的恶鬼。“你们,还有几个能站起来,都来!自然之力选择的伟大邪气本源是不可战胜的!你们这些蝼蚁,弱者,统统一起上也只有绝望挣扎,等待死亡的结果!哈哈哈哈……”

  大杀戮叫嚣着,却没有动。

  尽管她叫嚣的张狂,但在场的都是高手,谁都看得出来她的伤势很沉重,一条腿已经不灵活,轻功身法必然受到影响,只有右手没有受严重影响攻击力的伤,失血情况比谁都更严重。倘若等血流干而死,本来必然是大杀戮先死。

  但大杀戮的伤口愈合速度虽然缓慢,却也比众人都更快,因为众人都收到邪气特效的腐蚀影响,外伤愈合的速度大幅度下降,连封穴止血的效果都比平时来的下降了很多。

  大杀戮分明在恢复伤势,调整着自身的状态,但众人也同样需要时间。

  众人很愿意等一会。

  情衣的夺命十八剑还在施展,而大杀戮却一副不在乎的姿态,眼看着情衣在十米外的距离通过剑意锁定她,连续不断的施展着剑招。如此距离施展剑招,分明是但求最后一招展现杀伤力,因为这种距离施展的剑招根本不能对大杀戮产生威胁。

  彩色的剑华,在情衣手中的倚天剑上绽放光华,武典时代的夺命十八剑是什么模样?

  第十七剑出手的时候,情衣开始迅速前进。

  距离,在迅速接近。

  “区区夺命十八剑!算什么?”大杀戮狂妄的冷笑。

  但众人都看得出来,大杀戮的十分在意情衣的剑。

  因为这是一把,曾经杀死过东方不败的剑。

  不存和群芳妒随时准备着,一者通过神作复制了天地杀神特效的能力,一者随时准备发动天地杀神特效配合情衣。

  风雪,在飘舞。

  纷纷扬扬的坠落。

  情衣的剑,在舞动,第十七剑的华光骤然收敛,倚天剑上全然没有了气劲的光芒,仿佛突然之间,招式尽数偃旗息鼓了一般。

  但剑意的力场,却更强烈,强烈的吸引着大杀戮的身体,仿佛她一个失神,就会被剑意力场直接吸附到倚天剑上一般。

  第十八剑,在情衣冰冷的目光中,缓缓刺出——

  刹那,情衣连人带剑,消失了。

  消失的同时,倚天剑已经贯穿了大杀戮的身体!

  也在同时,不存和群芳妒发动天地杀神特效,一闪,出现在大杀戮身旁。

  她们同时看出了情况的不妙。

  这一剑,的确贯穿了大杀戮的身体。

  但是,在及体的时候,仍然因为内力的差距,被稍稍滑开,只看剑入的位置她们就知道这一剑刺入后无法造成致命的伤势。

  剑,贯穿了大杀戮的身体。

  绝杀,还是绝杀!

  大杀戮的右拳,抽在情衣的腹部——

  强劲的冲击力量,刹那催的千山水云战衣也粉碎了一片,冲力,将情衣震的吐血抛飞了出去……

  不存和群芳妒同时出现在大杀戮左右,漆黑的独傲红尘直取大杀戮的咽喉,不存的飘云劲运转作用下的掌狠狠击向大杀戮的头部——

  掌,正中大杀戮的头部。

  不存的眸子里,清晰的看见,大杀戮眸子里流出来的,凶狠和残忍的愤怒。

  刹那,瞬间,大杀戮中掌的同时,头部身体突然前倾,额头狠狠撞在不存的眉心!

  绝杀,仍然还是绝杀。

  不存应击抛飞出去,撞进了冰雪之中,口中吐血,头部一片晕眩,一时之间意识混乱,根本站不起来……

  功力的差距,武典级别的差距,她的一掌不足以要大杀戮的命,而大杀戮的绝杀反击,却能够让她重伤的一时丧失战斗力!

  绝杀反击不存的同时,群芳妒刺出的独傲红尘,因为绝杀的反击,小杀戮的动作超越寻常的迅快,因此这一针,刺了个空。

  一击不中,群芳妒立即催动天地杀神特效,一闪,退了回来。

  大杀戮嘿的咧嘴一笑,扯去身上本来就已经无法遮体的邪气战衣。

  满是血肉翻飞剑伤的身上,从头到脚,还有许多针眼,有的入肉浅,有的深。这些,都是片刻前群芳妒施展兵器魂绝技傲红尘造成的伤害,可惜的是,无一正中要害,刺中要害的那些也没能够刺入穴道。“你,逃不掉。你给伟大邪气本源的漂亮身躯留下的伤害,必然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情衣重伤,不存重伤,换来的是邪气本源身体被倚天剑贯穿,头部受到震荡,流出鼻血的伤势。伤上加伤。

  但从刚才邪气本源的应对之法,依韵等一众人都看出情况。“她的伤势比看起来更重,身法轻功的影响更大。拼一把。”

  小剑横举东升华山于面前。“江湖拼杀,本是生死之拼,强敌当前,无以死相拼之决心则无以胜敌。”

  大杀戮的伤势很严重,比看起来更严重,身法轻功的影响更大,否则,她刚才就不会宁愿以伤还伤去应对情衣和不存的攻击,那只说明,她的轻功身法受影响的程度已经到了让她没有太多把握凭借神影舞回避攻击的程度。

  “二十剑。”依韵面无表情的淡淡举剑。

  喜儿无声轻笑间,小剑语气冷漠的道“你只有十剑。”

  依韵晒然一笑,不予置评。小剑不会是那种人,但依韵也不会对小剑说实话,说二十剑,那是为了避免小剑故意拖延时间,等着他支撑不住。尽管那种可能性本来就近乎为零。但小剑从他内力流动的大致情况推断出,他的经脉不可能承受这种内力流转速度和流量十剑而碎裂的实情。

  ……………………………………………………

  今天的第三章,补上个月第660张月票的章节。(未完待续。)(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