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八十一章 冷剑,人心

第八十一章 冷剑,人心

  ||->->->正文第八十一章冷剑,人心正文第八十一章冷剑,人心  

  一群人,面面相觑。

  唯独那朵血花和分队长,仍然没有被清风徐徐的话打动。

  “一品堂的人就是一品堂的人,背叛,绝对不可能!”那朵血花干脆了当的表明了态度,却发现别人都在望着分队长,她不由急道“我们早就商量好了,你们这时候还犹豫什么?”

  “血花,是商量好了,但大家的想法你也知道。掌门人的为人如何,咱们也都清楚。看分队长的意思,他说去哪我们就去哪,我们不是为掌门人回去,是为茗堂主,也为了大家能继续一起。你也别说多的,反正我们商量的结果是听分队长的,对不对?”

  阿朵血花也就不说什么了。

  突然,许多人的意识中都捕捉到一道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能量波动。

  那朵血花站了起来。“好像是茗堂主……”

  一条身影,迅速接近,不片刻,就已经跃起半空,出现在山村众人头顶上方。

  飘然落下的时候,众人都认出来了,果然是茗!

  于是,全都起身,纷纷抱拳道“茗堂主!”

  “如今叫统领。”

  “是。”那朵血花立即应命,其它人却多少有些不习惯的改口。

  茗面对清风徐徐,语气淡漠的道“什么情况。”

  许多人都默不作声,那朵血花冷笑道“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来劝我们加入正气圣地,真是可笑,一个破坏别人感情的贱女人,我们念着过去跟加副堂主的情份没动过手就不错了,她还不识趣的絮絮叨叨说一大堆。”

  茗腰间的天下第一剑随缘,绽放着七彩的华光,缓缓出鞘。

  分队长见状,跟许多人一样,暗暗一惊,他忙站出来抱拳道“茗统领,就让她走吧,毕竟……毕竟是加副堂主的女人,不看僧面看佛面。”

  “一品堂的规矩,你们忘了?”茗平静的语气,却让那分队长为之一怔,周围别的人听见,忙都一起站出来抱拳作礼求情道“我们没有忘,但加副堂主一定会回来!”

  “放过她,她接着会继续去游说别的兄弟,又或者是杀死别的兄弟。这不需要商量。”茗丝毫不为众人求情所动,那朵血花独自站着,没有为清风徐徐求饶,她彻头彻尾的厌恶清风徐徐,认为她早点滚蛋离开加的身边最好。

  “茗统领……”那分队长硬着头皮,还想继续求饶。他们过去都是加的人,倘若看着加的女人在面前有危险而补救,实在都做不出来这种事情。

  “已经说过,这不存在商量。”茗见周围的人仍然没有让开放弃的打算,决定不再为此啰嗦。

  天地杀神特效,骤然发动。

  一闪,茗已经出现在清风徐徐身后。

  剑,飞闪刺出!

  清风徐徐早有防备,当茗接近的时候,骤然展开解紫霄剑法,迅速予以反击。

  剑光,交错飞闪,刹那交手两招。

  那退隐的一品堂分队长见状,更感觉到周围兄弟姐妹们焦急注视的目光,眼看清风徐徐已经受了内伤有鲜血流到脖子上,当即咬牙,飞身扑上。

  他动了,别人也都动了。

  一时间,人影闪动,全然不顾交手的剑光,硬冲过去,把清风徐徐围在了中央。

  那分队长抱拳作礼道“茗统领!今天请放过她,过了今天,将来她再落到茗统领手上的时候,我们绝对不再为她说半个求情的字!”

  看着挡在面前,环绕围着清风徐徐的一张张记忆中熟悉的面孔,茗手里的剑,静静垂放身旁。

  那朵血花愤然道“你们为了这个贱女人挡茗统领?你们疯了,还是傻了!”

  “那朵血花,她是加副堂主的妻子!再怎么不喜欢她,今天她是为我们而来,也不可能看她被杀!这样的事情,怎么对得起加副堂主?”那分队长听了这话,愤然呵斥,那朵血花却恨恨拔剑出鞘,却又意识到此刻的她不可能凭借弑神决伤到清风徐徐。“好啊,好啊,你们看来都被她说动想去正气圣地了是不是?都想当叛徒了是不是?”

  “这话,我没说过,我求情只是今天不能让她死在这里。”

  茗语气淡漠的望着那分队长道“你们不必重出江湖了,你们没有忘记一品堂很好,可惜,你们的心已经不属于一品堂,即使回来也没办法在一品堂待下去。太久的退隐江湖时光让你们已经丧失了过去坚定的意志,一品堂的每一个人都必须拥有坚定不移的意志,这是基础中的基础。没有这一点,武功多高都没用。”

  人群中,有一个人愤愤咬牙,难以按捺心里头的委屈。“茗统领!我们一直想着一品堂,可是,可是一品堂应该是有情有义的地方!不是冷酷只知道杀人的地方!过去茗统领不是这样的人啊!为什么现在变成了这样?我们大家伙求情只是为了加副堂主,只求今天眼前放过她而已。为什么茗统领就是不愿意答应?如果是过去……”

  “过去我也不会答应。是你们忘了,一品堂的情义只对自己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你们连这都忘了,继续当技能师,别再回江湖,否则,等待你们的只是痛苦和折磨。”茗不等那人说话,就已经开口打断。

  “茗统领!一品堂不是我们过去以为的地方了,我不会再回去!”一个男人义愤填膺的说出了此刻心里的想法,茗的冷酷,让他原本就犹豫的抉择,变成了坚定的立场。

  他的话,让更多人,毫不犹豫的喊出心中所想。“我也不回去了!”

  “冷酷的杀手之地还有什么意思?”

  “茗统领变的跟盟主一样,已经不过我记忆中的茗堂主!”

  “过去的茗堂主已经死了!”

  “茗统领,将来再见,就是敌人。”

  “茗统领,是你忘了……”

  ……

  一把把叫响的声音,让那朵血花愕然以对,她没想到事情突然会变成如此……

  愕然之后,那朵血花身心却涌现出无边的愤怒。

  背叛……

  是的,她感受到的就是,这些在一起那么多年的兄弟姐妹们集体的背叛!

  忘记的根本不是茗,在她心里,忘记的是他们!

  一品堂的情义从不对敌人,只对自己人。

  而他们,如今却为一个敌人,公然集体对抗茗,还公然集体背叛过去一直的信念。

  “你们——都是叛徒!”那朵血花咬牙切齿,那张美丽的脸,因为愤怒和悲伤而变的有些狰狞,可怕。

  天下第一剑,随缘,缓缓抬起。茗神情淡漠,语气平静的道“不必等再见,现在就是敌人。”

  雨,一直在下。

  暴雨倾盆不止。

  血,洗刷了山村的地面。

  一地的鲜血。

  那朵血花看着熟悉的人,一个个的倒下,却都声嘶力竭的叫喊着,催促让清风徐徐快走。

  他们奋力的奔走,维持着环绕清风徐徐之势。

  “走!快走——”

  清风徐徐却没有走,而是握着剑,做好了同生共死,拼力一战的心理准备。“我不会走,你们虽然不把我当作可以信任的人,但我把你们当作可以信任并且同生共死的人。因为加也如此看待你们,我今天可以死,但我绝对不会走。”

  清风徐徐没有走。

  直到随缘刺穿了她的心脏,她手里的剑,仍然试图一点点的,挥动着斩上茗的咽喉。

  剑出,鲜血喷溅射出的时候,清风徐徐倒在了地上……

  她是最后一个倒下的人。

  那朵血花仍然讨厌清风徐徐,但这一刻,她已经看得起她了。

  她至少是一个值得看重的敌人。

  如同过去交手许多的天刃队和影子众的高手一样,是可敬的敌人。

  血已冷。

  随缘剑已入鞘。

  风雨未止。

  那朵血花内心有些伤感,但很快消逝,因为他们是敌人。

  “……没必要吧?”传音入密那头,妖瞳听了茗回报的结果,破觉得意外,更觉得可惜。

  “是庄主的意思,也是我的判断。他们的心在加身上,即使回来,很快还是会走。庄主认为与其等到都配备了兵器装备后又走,不如现在干脆了断。一品堂有一品堂的意志和灵魂,失去这种意志和灵魂,就已经不是一品堂的人。”

  茗平静的回复让妖瞳无话可说,理论上她曾经也是一品堂的人,但其实只是挂个虚名,跟群芳妒一样,并没有真正融入和了解过一品堂,一品堂的行动她也很少参加。“依韵不知道想什么,也许你该早点再跟加单挑一场。”

  “还是庄主的意思。”

  茗平静简单的回答,妖瞳却已经听懂,她不由骤起眉头。“依韵又发什么疯?过去老一品堂退隐的人里有三分之一是加的人!加对他们的影响力非常大,比他,比你和厉都更大!这跟平白把这些力量送给正气圣地有什么区别?”

  “庄主认为加的回归已经不是过去预料的那样容易。除此之外,我没有问更多,也不想问。”

  妖瞳没有再说什么,茗是不会问依韵什么的,依韵的很多想法茗都能够理解,想到,所以不需要问,即使有想不明白的茗也很少问,除非无关痛痒,只是学习提升自己,否则,从不问。这就是她对依韵的绝对信任。过去的一品堂的确有这种弊端,所以后来才改制成如今的模样,统领众多,一品堂的成员定期会调派到不同的统领手下,如此一来,等于把一品堂所有成员从过去对单个带领的人的感情信任变成对多个统领的感情和信任。

  也就能够避免发生,一个统领能够带走很多人的情况。同时也让一品堂的统领人数能够放心大胆的增加,任用更多有能力的人作为统领。

  说白了,这个改制就是因为加离开后,依韵对一品堂的反思和措施。

  茗从真空袋里放出宝马。“你骑马回去,尽快领悟武典,然后做事。”

  “是!”那朵血花没有二话,当即一跃上马,驾马飞驰而去……

  茗甩了甩头发上的雨水,眺望着远空,任务还没有结束,这任务还要持续多久,还不知道。她还有下一个地方要去,也许,还会再碰上诸如此类的情形……

  是江湖如此,还是人心如此,还是时间早就如此?

  穷山恶水。

  沼泽地里,到处都有瘴气。

  这样的地方,却也有退隐江湖的人。

  这有些离奇,但总有些人,喜欢的退隐之地会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依韵穿过沼泽地,看见了一座山洞。

  洞口里,陆陆续续走出来十几个人,他们都感应到依韵的到来。

  为首的是个男人,一共十六个,一半男人,一半女人。

  依韵记得他们,过去是一品堂里人称八鸳鸯的组合,本都是加手下的得力高手。

  退隐之后,有人见过他们在这里,如今仍然在。

  他们退隐已经有三百六十年了,八鸳鸯似乎还是八鸳鸯,江湖中许多人都说,情易变,甚至有许多人说,没有不变的爱情。

  依韵从来对这种话题没有兴趣。

  永恒的创造者,是心。

  那些不问本心,不求本心,不能把控本心的人,自身的心就在不断的变化,却还渴望得到永恒,本身就是一个最荒唐的笑话。又有什么谈论的价值?

  依韵一跃飞起,深紫色的身影,骤然下落,立在洞口外的十六个人面前。

  “掌门人!”

  “掌门人!”

  ……

  依韵淡淡然抬手。“是否重出江湖?”

  “我们还没想好。”一个男人抱拳回应。

  “好。”依韵淡淡然转身,原路离去,再没有多话的话说。

  看着依韵的身影远去后,一个女子心里有愧的道“我们既然答应了加副堂主去正气圣地,为什么不直接跟掌门人说清楚呢?说这种怯弱的谎话,我总觉得不舒服。”

  “无可奈何,以掌门人的性格为人,我们说决定去正气圣地,他必然二话不说把我们全杀了。”刚才开口的男人无奈叹了口气,他又何尝愿意说这种谎话?毕竟,依韵曾经都对他们有塑造之恩。

  “怕什么?就算躲过今天,也躲不过明天。一品堂的规矩,背叛者必不放过。我早就做好了重生一次的心理准备。”

  …………………………………………………………………………

  今天的第三章,补上个月第160张月票的章节。(未完待续。)(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