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九十五章 永远别来找我

第九十五章 永远别来找我

  ||->->->正文正文  

  黑鸦山……

  那是江湖中一个颇有名气的地方。

  魔神门时代曾经有个仙界时代很有名气的亚传说级高手,当时在黑鸦山为了救自己的朋友落入魔族围攻,他保护着自己的朋友,跟围攻的魔族连续厮杀了三日三夜,最后看着最后一个朋友也终于倒下,浑身是伤的他也悲愤自杀。

  很多江湖中人提起两肋插刀的义气时,都会说起黑鸦山的故事。

  黑鸦山自杀的亚传说级高手的故事就是义气的象征。

  一品堂的人之间,一直都有属于自己的情义。

  加挑了个有意思的地方。

  决斗在一个多月后。

  依韵一路前往黑鸦山的路上,没有错过发生的大大小小的厮杀战斗,只是,却仅仅遇到六七个意境级的正气圣地高手。

  快抵达黑鸦山的时候,妖瞳发来信息。

  “正气圣地开始反击了,刚出了事情,有我们紫霄剑派和灵鹫宫的人攻击光明会的技能师,是在跟正气圣地的战斗之后,那些人留下没有离开,然后突然对部分光明会的技能师发动攻击。正气圣地果真以毒攻毒,以牙还牙了。”

  这早在依韵预料之中,如今才发动,那意味着正气圣地的新神作即将诞生。

  选择此刻,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

  “依韵,我看小剑会再等等,他会希望更多意境级高手加入江湖。你到黑鸦山了么?加选择那里决斗,是不是立下必死之志?”

  “也许。”

  “如果真是这样……”

  “茗决定。”依韵关闭传音入密,在黑鸦山山脚的小店交了酒菜,开了两天的房间。

  黑鸦山,外形大概轮廓颇有些像乌鸦,因为山群长年有雾,因此经常缺乏光线,看起来山仿佛是黑的,因此被称之为黑鸦山。

  曾经也是江湖中的旅游胜地,九天玄女之变后,积水很多,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再来,久而久之,很多人都忘记了这里曾经也有风景。

  如今水早已消退了多年。

  黑鸦山上,雾气朦胧,山林鸟兽之声不闻。

  人在其中,仿佛进入了一片独立于世外的寂静空间,偌大的山上,似乎只有自己。

  但黑鸦山上,不仅仅只有茗一个人。

  有位数不多的在这里游玩的江湖中人。

  除了这些人,山腰后崖的位置还有人。

  加和清风徐徐。

  只是通过灵魂波动和能量波动,茗就能够肯定。

  没有别人,加没有带更多人同来,茗也没有。

  原本这就应该是他们两个人的战斗。

  很多人以为,黑鸦山的故事发生在黑鸦山山顶,江湖中很多流传的版本也是这种说法,但实际上不是,故事发生在黑鸦山山腰的后崖。

  茗眺望着头顶上方的山腰方位,快到了……

  “你怎么回事?又一个人闷屋子里。”零儿推开紫霄的房门,光线射了进去的时候,看见紫霄的脸色很苍白,精神状态明显不好。依韵去了一趟西岩山后,紫霄回了灵鹫宫,然后一段时间都没有再出去,却又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

  “师父,我一直很孤独,命就是这样,注定了孤独……”紫霄轻轻的说着,目光,茫然。

  零儿晒然一笑,在紫霄身边坐下。“满山都是你熟悉的人,多的是你的朋友,每天别人都跑来问紫霄是忙什么了呀?怎么传音入密一直关着也不见人呢?你非把自己关屋子里找孤独,怪谁?”零儿知道紫霄不喜欢一个人的孤独,因为烛龙之地的经历,她一个孤独了那么久,无人说话,无人相伴,因此一直都喜欢热闹。可是,紫霄有心事的时候又喜欢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漆黑的屋子里,也许以为长期在烛龙之地,事实上又习惯了在这种漆黑安静的状态下思考问题。

  “师父,天上的那片血红色怎么样了?有没有都变黑色?”紫霄突然这么问,让零儿有些吃惊。“为什么都会变黑色?”

  “有吗?”紫霄不答反问。

  “一大半都变成了深红颜色。”零儿看着紫霄,越发觉得这问题古怪。以为如今天空的一片红还没有任何一点变成黑色。“紫霄,有什么事情你都可以说出来。依韵去过西岩山,回来后,什么也没说。我们也不知道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依韵的意思很明白,事情是否让我们知道,在于你自己。”

  紫霄抱着膝盖,沉默不语……

  零儿便不在问,只是静静的坐在她身边,陪同着。这在过去,一直是一种有效的安慰紫霄的办法,有时候很快,有时候要几天甚至十几天,但最后紫霄都会把心里的话说出来。然后,事情就能够解决。

  “师父……”

  零儿以为,这一次也一样。“嗯。”

  “师父,你让大家都忘了我吧,就当没有认识过紫霄,就当从来没有我这样的一个人……”

  “什么?”零儿大惑不解,因为她太清楚,紫霄最害怕是被人遗忘,那会让她从精神觉得自己跟过去一样孤独,因此她一向是希望更多人记得她。过去她花钱大手大脚,至今还经常救济别人,其实说白了也是因为如此,她对钱不是太看重,觉得能够用钱帮助别人,让更多人高兴,更多人记住她实在太值得了。

  “我准备回猪笼老爷爷那里了。”紫霄语气平淡的说着,声音里,没有什么情绪。“师父,你千万别让月儿师叔来找我,绝对不要,永远都别来!”

  “紫霄,你到底闹什么脾气?”零儿眉头微皱,当初紫霄就回去过一次,结果等到多年后月儿才能够前去相救,如今又说回去,这不是重蹈覆辙么?

  “师父,我不是闹脾气,是认真的,非常认真,甚至愿意自杀在你面前告诉你我有多认真。我要离开江湖,再也不会回来,也请师父绝对,绝对不要让月儿去找我,我不想被打扰,就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一直呆在烛龙老爷爷那里,一个人练功,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偶尔想说话就跟烛龙老爷爷说。”紫霄说着,缓缓拔出鸳鸯刀,刀尖,抵在自己的咽喉。“师父,我真的很认真,一点都没有闹情绪,或者跟你开玩笑。”

  刀尖,缓缓刺破了皮肤……

  零儿一把抓着刀背,阻止刀尖继续刺入。“什么时候走?”

  “这几天。”

  “那这几天离开屋子,真的要走,师父给你办一个退隐江湖前的欢送会,热热闹闹的离开,带着江湖最后的热闹记忆,你喜欢热闹,不是吗?”零儿淡淡然的询问,让紫霄看起来沉静的脸,渐渐变化,没一会,眼泪就止不住的从紫霄脸上滑落下来……“师父……我真的要走,必须走,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总之我必须走!”

  “师父答应你,既然决定了要走,就热闹点走,没必要非让自己不痛快的忍着,故意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冷冷清清的孤独离开,到时候师父送你回去。”零儿轻轻拥着紫霄在怀里,她意识到这次的情况很特殊,紫霄明显有不得已的理由,可是这种理由,却又让人根本茫无头绪,无从捕捉到任何头绪和线索。

  “嗯,好,我听师父的,离开前不躲在屋子里,不躲,高高兴兴的走,高高兴兴……”紫霄说着这话,却已经泪流满面……

  黑鸦山。

  山脚的客栈。

  来了一个客人。

  一袭白衣,靓丽的光彩吸引了客栈里为数不多的食客。

  但是,女子面若寒霜,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

  而且一身装备,让为数不多的江湖中人都知道,她是江湖中的高手,尤其是灵鹫宫门派徽章,更让那几个江湖中人只敢远观,不敢靠近。

  “有没有一个穿深紫色衣服的男人住在这里?”零儿丢出一锭银子,客店的小二看见,却不太敢收。“这、不知姑娘是?”眼前的银子多,但店小二看得出来,住在这里的依韵也不是好惹的人,而且出手同样大方,他实在不敢贸然泄露,尽管这种回答其实跟泄露无异。

  零儿突然笑了,犹如春暖花开,她收起了银子,那店小二看着,十分可惜……

  “亲爱的,你就不出来迎迎我么?一万里路风尘仆仆,你就这么不心疼人?”

  三楼,门打开。

  依韵站在栏杆旁,淡淡然望着大厅里的零儿,零儿根本不必问就可以找到他,他的能量波动明明清楚的暴露了自己所在的位置,零儿当然是故意的。“我说过,别来。”

  “我不舍得,五路如何,我都想努力争取自己的幸福,即使明知道这让你厌烦。”零儿的脸上,流露出楚楚可怜的幽怨哀伤。

  大厅里那些江湖中人看着,一个个觉得自己的心都揪着疼了,一个个都觉得,楼上这个男人简直是个瞎子,白痴!

  依韵无语回头,零儿一跃跳上三楼,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我说过,紫霄不愿意说,你来我也不会说什么。”依韵自顾落座,零儿在他对面坐下,目光烁烁。(未完待续。)(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