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纨绔仙医 > 第073章 一个比一个狠

第073章 一个比一个狠


  听到了李红梅的声音,秦秋月和宁灵雨母女二人同时回头。

  “哟,红梅嫂子来啦?你来的正是时候,凌云这孩子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个大龙虾回来,咱们正好一起尝尝鲜!”

  秦秋月微笑着,很亲热的跟李红梅打招呼。

  李红梅乍一见到秦秋月手里抓着那么大个的一个巨大龙虾,差点儿吓了一跳,她呆了一下,立即又火急火燎的问道:“秋月妹子,田阎王到底怎么惹着你了,凌云怎么发那么大的火?”

  贫民区的老百姓私下里都称呼田伯涛为“田阎王”。

  秦秋月淡淡一笑:“他还能怎么着我,您别担心,啥事也没有。凌云就嫌他在这里死赖着不走,说话又那么难听,两个人顶了几句,就打起来了呗。”

  秦秋月说的很是轻描淡写,三言两语就说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李红梅又是一呆:“就为了这么点儿事?哎哟秋月妹子,我说你这心可真够大的,你可快出去瞅瞅吧,凌云和那个孩子都快把田阎王给打死了!”

  秦秋月看着李红梅着急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放心,凌云那孩子我有数,不会出什么事的,咱们不用管。”

  李红梅见秦秋月浑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顿时诧异道:“秋月妹子,你可得想清楚了,你儿子打了田阎王,等他缓过劲儿来,还不得让你这个小诊所关门啊?再说,田阎王也不可能放过你们家凌云啊!”

  看得出来,李红梅是真心为秦秋月着急。

  秦秋月微一沉吟,转头对宁灵雨说道:“灵雨,去跟你哥哥说,让他把田伯涛赶快赶走吧,在诊所门口这么闹也不大好。”

  宁灵雨乖巧地点了点头,立即就跑了出去,脚步轻盈。

  她来到诊所门口一看,好家伙,就这么一会儿工夫竟然来了这么多人!

  此时,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人群已经不是半圆形扇面了,而是里三层外三层,把里面的三个人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此刻,跟田伯涛“沟通”的人早已换成了凌云,他习惯xìng的左脚踩在了田伯涛的胸口,站在那里霸气十足。

  “说,你今天是不是故意来找茬的?”

  “不是……”

  “恩?”凌云左脚微微用力。

  “是,是,我是来找茬的。”田伯涛痛的赶紧改口。

  “你说你是不是该打?”凌云嘿嘿冷笑,当着众人的面继续问道。

  “是……是该打……”田伯涛手机被唐猛踩烂了,现在连打电话求救的机会都没有。

  凌云和唐猛一个比一个横,一个比一个狠,他想不认怂都不行。

  “那你觉得,你这顿打挨得冤不冤?”凌云不依不饶。

  他当然要问个清楚,因为唐猛那个家伙正拿着宽屏手机在那里录像呢。

  这叫做铁证如山,你姓田的亲口承认了是来找茬,到哪里打官司都不怕!

  如果田阎王想暗着来,嘿嘿,凌云和唐猛就更不害怕了。

  “不冤,不冤!”

  田阎王喘着粗气,呲牙咧嘴,气急败坏的说道。

  他在临江路上横行霸道了这么多年,竟被秦秋月的这个窝囊废儿子踩在地上这么玩虐,绝对是奇耻大辱!

  他心中暗暗发誓,只要能离开这个地方,他一定动用自己所有的关系和门路,让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至于秦秋月,他也不想再费心机了,直接想个办法让平民诊所关门停业,然后再来个霸王硬上弓!

  对,当然还有秦秋月那个水灵灵的女儿,宁灵雨!

  “真不冤还是假不冤?”凌云见他回答的不诚恳,脚上又加重了一丝力道。

  “真不冤!真不冤!”

  田伯涛大声痛呼。

  “我告诉你,从今以后,你不许踏进平民诊所一步!听到了没有?”

  其实凌云的意思是,不许田伯涛再接近自己的母亲,可当着这么多人,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过多,这种事容易越描越黑,说多了不好,因此他直接不提。

  凌云低下头,对着田伯涛的脸吐了一口吐沫,淡淡jǐng告道。

  “明白,明白!”

  田伯涛被别人欺负成了这样,差点儿都快哭了。

  “都录下来了没有?”凌云这次问的却是唐猛。

  “老大,你再多来几遍,刚才有几个POSE摆的不够帅,对了,该轮到我了,你再给我录一录……”

  唐猛这纨绔恶少看着凌云的威风劲儿,心里很是痒痒。

  周围众人一看这两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拿着这么大事竟然当儿戏,顿时齐翻白眼儿,心说你们以为这是拍电影啊?还再多来几遍?

  至于田伯涛,他都要气晕过去了!

  凌云更狠,人家连犹豫都不犹豫,就对唐猛的提议欣然叫好。

  唐猛两眼放光,刚准备把Iphone5递到凌云的手里,就听到人群外面一声娇呼:“哥,妈妈让你回家吃饭!”

  “老大,你看看,你看看,我说我先来吧,你非得要先来……”

  唐猛一脸的遗憾,跺脚懊悔道。

  他还准备着把这个场面录下来,到时候拿给宁灵雨看自己的霸气形象呢。

  “行了,还有那么多东西要搬呢,赶紧干活去吧!”

  凌云站的“高”,看得远,他可没忘了刚才从车上卸下来的那堆东西,隔一会儿就瞅一眼,防备别人趁着人多顺手牵羊。

  谁敢?凌云和唐猛把田阎王都踩成这样,谁还敢去琢磨这种事儿去?

  唐猛悻悻地把手机装了起来,然后对看热闹的众人喊道:“我说大伙热闹也看得差不多了,都赶紧散了吧,我们要准备吃饭啦!”

  说完抬手拨开了人群,继续进行苦逼的“蚂蚁搬家”。

  凌云把脚从田伯涛的胸口撤了下来,冷哼一声道:“今天只是给你个教训,算是便宜你了,你要是不知好歹敢进行报复,我会让你后悔做人!”

  “滚!”

  说完,他再也不看死狗一样的田伯涛一眼,对宁灵雨招手道:“灵雨,你过来看着东西,我和唐猛赶紧搬完了拉倒。”

  那么多东西,唐猛一个人得折腾五六趟,凌云暂时没别的事,当然过去帮忙。

  “凌云跟以前不一样了呢,现在连田阎王都敢打了!以前……”

  “秦医生这个儿子真是没白养啊,平时看着不声不响,你看,关键时候顶事儿了吧?!”

  “了不起,实在是了不起,能把田阎王收拾成那样,真是痛快啊!”

  “现在的孩子啊,谁都敢打,真没法说……”

  众人议论着纷纷散去,经过这件事,贫民区没有人再敢瞧不起凌云!

  至于田伯涛,他早就趁着人多的时候勉强挣扎起来,一跌一撞的夹着尾巴跑了!

  “你们给老子等着,看我怎么一个个收拾你们!”田伯涛反反复复就这一句话!

  他心里是真恨啊!恨得咬牙切齿!

  被暴打了一顿不说,还摔碎了眼镜,还被踩烂了手机,又被人踩着录像,这仇简直不共戴天!

  人们各回各家之后,平民诊所门口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而这时,凌云三人也已经把所有东西都搬进了平民诊所的后院。

  “哟,这就是唐猛吧?这孩子长的可真结实!”秦秋月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到了忙活的唐猛,很亲切的打招呼。

  “阿——”唐猛乍见秦秋月,慌忙按照习惯就要打招呼,叫阿姨,可那个“姨”字都到了嘴边儿,却就是发不出来!

  这,这就是宁灵雨的妈妈?怎么看上去会这么年轻的?唐猛保持着喊“阿”的口型,两眼呆愣愣的看着秦秋月,一阵发傻。

  他绝对有理由相信,如果是在大街上遇到秦秋月,他如果打招呼的话,肯定会毫不犹豫喊姐姐。

  秦秋月今年虽然三十有六,可看上去顶多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皮肤白皙紧致,光滑如镜;身材更是一等一的好,比例完美,体态成熟动人,没有一丝走样。

  就连身材窈窕玲珑的宁灵雨和她母亲秦秋月一比,也差了不少,她毕竟还在成长期,相比于秦秋月的圆润丰满,自然略显青涩。

  “阿什么阿,我说你小子皮痒了吧?”凌云抬腿照着唐猛的屁股就来了一脚。

  “阿——阿姨,您可真年轻!”唐猛终于回过神儿来,不好意思的红着脸,挠头说道。

  秦秋月姣好的脸上丝毫没有不虞之sè,她轻轻一笑,冲凌云和宁灵雨道:“你们两个孩子可真不懂事,哪有让客人干活的?灵雨,快把你们同学请屋里去喝茶;凌云,你把这些东西都收拾一下。”

  唐猛感动的差点儿都要哭了,终见包青天!

  宁灵雨以前对他的态度虽然不至于横眉冷对,却也从来都是不屑一顾,这两天由于凌云的关系,虽然交流起来正常化了许多,却也很少给他一个笑脸。

  至于凌云,咳咳,凌云就别提了,拿了他的一笔巨款不说,根本拿他当小弟使唤,动不动还用脚对他屁股来那么一下!

  咱唐少好歹也是清水一中的四大纨绔之一,搭钱搭力气当免费司机不说,还帮你打架,遭受的却是非洲黑奴般的待遇,我容易吗我?

  唐猛泪往心里流,更加觉得秦秋月和蔼可亲,亲切自然,心里的感动就别提了。

  宁灵雨扑哧一笑,娇靥如花,对唐猛说道:“走吧,唐大公子。”

  看到唐猛把田伯涛从诊所门口踹出去的那一脚之后,宁灵雨觉得这个家伙不那么讨厌了。

  “走个屁!赶紧收拾完了东西,跟我去拾掇这两条黄花鱼去,不然别想在我家吃晚饭!”

  凌云一把拽住被宁灵雨那惊艳一笑给笑傻了的唐猛,没好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