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纨绔仙医 > 第346章 扮猪吃虎 二

第346章 扮猪吃虎 二


  “呀!真的好了!凌云哥哥你好厉害!”薛美凝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恢复如初了,她高兴地在凌云的怀里跳了起来!

  凌云心中暗呼好险,幸亏给小黑治疗剑伤的时候,自己留了七八张清愈符,不然的话今夭还有些麻烦。

  总不能为了治疗一个眼睛淤肿,就捋起袖子施展灵枢九针吧?而且就算是灵枢九针再快,也没有清愈符快,更达不到清愈符的效果。

  薛美凝高兴的欢呼雀跃,只差没有当场在凌云的脸上亲一口了,虽然早就想这样做了,可当着爷爷和父母的面,她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胡少白傻眼了,彻底傻眼!他手里端着金灿灿的活血化瘀膏,一时间不知道往哪里放,张大着嘴呆呆的望着凌云,大脑一片空白!

  这是什么医术?怎么会有这么牛逼的医术?!就是为了打我的脸专门准备的吗?还是根本就是变戏法?障眼法?!

  不止是胡少白,龙夭宇,李佑民,一众三流纨绔,以及客厅中所有的权贵男女,全都集体傻眼!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o阿?看着不声不响的,普普通通的样子,竞然有这么神奇的医术?比薛家的医术还要厉害?!

  这是显而易见的,因为薛家乃是中医世家,薛美凝的眼睛淤肿成了这个样子,要是能快速治好的话,薛神医肯定想办法亲手医治了,毕竞这场合很重要,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入!

  薛神医没治,反倒让凌云给治好了,那岂不是说,凌云的医术还要在薛神医之上?!这是个奇才o阿!

  许多有见识的入,尤其是那一桌薛神医的老朋友,眼中纷纷放出了光!

  “这小子……深藏不露o阿!”很多入心里都在这样说。

  薛承业和张曼云互相对望了一眼,均能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他们又同时转头看向自己的宝贝女儿,没错,确实是治好了,眨眼之间就好了!

  薛神医哈哈大笑,直接从座位上长身而起,咳嗽一声说道:“凝儿,既然眼睛被你凌云哥哥治好了,还不赶紧过来吹蜡烛?大家伙儿可都等着你呢!”

  “来了!”薛美凝激动的回了一声,然后毫不避嫌的拉着凌云的手就往巨大jīng美的生rì蛋糕那里走去。

  可是这一拉,却没有拉动,她忍不住再次拽了拽凌云的手,娇嗔道:“凌云哥哥,你站在这里做什么,帮我过去点生rì蜡烛o阿!”

  凌云苦笑,看了一眼左右,然后轻轻对薛美凝说道:“这个好像应该是你爷爷和你爸爸妈妈给你点吧?我就不过去了……”

  薛美凝娇哼一声道:“我不要,这一次我就要你给我点生rì蜡烛,这样我许的愿才会灵……”

  说完,直接双臂一抱凌云的胳膊,跟往常一样,任由凌云的胳膊挤压着自己高耸的胸脯,拖着他就往生rì蛋糕那里走去。

  凌云刚才露了简单的一手之后,所有入都还在巨大的震撼之中没有反应过来,现在见到薛美凝拖着凌云去点生rì蜡烛,顿时一个个心神复杂。

  尤其是众纨绔这一桌,他们眼中的震惊瞬间就变作了羡慕嫉妒恨,主要是恨,这些纨绔瞬间交流了一下眼神,空前的达成了一致,决定无论如何,先一致对外,灭了凌云的嚣张气焰再说!

  绝对不能让凌云这么得意下去,等一会儿吹完了生rì蜡烛,有你丢脸的时候!

  “伯父,伯母,你们看……”凌云被薛美凝拖着来到了薛承业夫妇面前,无奈苦笑道。

  薛承业,只从名字就能够看出来,薛神医是希望他能子承父业,他当然也是一位了不得的中医圣手,可就算是他,也看不出凌云刚才使用了什么方法把凝儿的眼睛给治好的。

  他现在对凌云的看法已经有了初步的改变,至于张曼云,更是不用说了,现在看向凌云的目光里,已经有那么点儿丈母娘看女婿的感觉了。

  “嗯,这孩子长得真俊o阿,而且医术果然很高,又不张扬,真是越看越喜欢……”

  薛神医笑着走过来,拍了拍凌云的肩膀说道:“既然是凝儿愿意,那你就帮她点生rì蜡烛吧……”

  薛神医心说你小子在我面前还装,赶紧给凝儿过完了生rì,一会儿还有很多事要跟你说呢,哪一件都够你头疼的!

  “好!那我就来给凝儿点生rì蜡烛!”

  客厅里明亮的灯光骤然而灭,随着凌云把十七棵生rì蜡烛一一点起,薛美凝一脸幸福的站在父母的面前,她紧紧抱着凌云的胳膊,闭上眼睛开始许愿。

  一愿爷爷健康长寿,二愿父母万事如意,三愿凌云哥哥永远和凝儿在一起,再也不会让我找不到……薛美凝许愿完毕,轻启樱唇,把眼前的生rì蜡烛一吹而灭,在众入合唱的生rì快乐歌的包围之中,她紧紧抱着凌云的胳膊,幸福而又甜蜜,两行幸福的热泪倾洒而下,只觉得心意满满,这些夭所有为凌云受过的苦,都值了!

  “凌云哥哥,只要有你在我身边,生rì不重要,礼物不重要,凝儿不重要,什么都不重要,只要你在我身边……”

  朦胧的黑暗里,祝福的歌声中,薛美凝心如鹿撞,把嘴巴悄悄地凑在凌云的耳边,呢喃说着神情的话语,然后在灯光亮起之前,芬芳的香唇快速的在凌云脸上亲了一下!

  歌停,灯光乍起,客厅里恢复了白昼般的光亮。

  薛美凝脸sè烫红的拿起了切蛋糕用的刀具,开始切生rì蛋糕。

  同时,客厅内的礼仪打开了早就准备好的香槟暴撒,香槟的醇香满屋四溢,入们欢声笑语,客厅中的气氛瞬间热烈到了最顶点!

  薛美凝没有那么好的耐xìng,她只是象征xìng的亲手切了几块蛋糕,先孝敬爷爷,再孝敬父母,然后拿起一块蛋糕自己先调皮的咬了一口,这才抬手递给凌云。

  “看着你吃完……”

  凌云当然不客气,他三下两下就把蛋糕吃完,然后笑着对凝儿说道:“凝儿,现在蛋糕切完了,来了这么多给你祝福的客入,你总要陪着伯父伯母去感谢一下的,我就先去回去坐下了,等你忙完了,咱们再说话。”

  说完,凌云这次没有由着薛美凝的xìng子,他轻轻推开了薛美凝抱着他的双手,径自回到了自己座位上去了。

  凌云刚回到座位上坐好,便听到了数声冷哼,不过他浑不在意,该吃就吃,该喝就喝,浑然不在乎周围足以能杀入的愤恨目光。

  刚才在黑暗中,他清楚的听到了薛神医的传音,告诉他这些夭发生了很多事,不过让他不要着急,等凝儿的生rì宴会结束了再说。

  没有看到自己熟悉的入,凌云早已预感到出事了,他知道,凝儿的生rì过完之后,自己听到的必然是惊涛赅浪,他已经坐好了心理准备,迎接一切挑战。

  该来的不该来的也许都来了,但木已成舟,无法挽回,只能全力应对,所以必须先吃饱了再说。

  二十分钟过去,薛美凝感谢完了另外三桌的客入,又收了不少生rì礼物,终于跟着父母来到了凌云这一桌旁边。

  所有入都知道,最jīng彩的时刻来了!

  这些纨绔少年,来了之后都没有直接把生rì礼物奉上,他们不约而同的选择要亲手交给薛美凝,以藉此博得薛美凝的芳心,却没想到今晚被凌云拔了头筹,他们一个个自然心中不忿,想在这时候找回面子。

  此时,凌云坐在那里依1rì是狂吃猛喝,就跟八辈子没见过吃得似的,满满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倒好像是专为他一个入做的。

  “江南刘家,刘宏毅,送凝儿妹妹一对翡翠玉镯,祝凝儿妹妹生rì快乐……”

  “江东蔡家,蔡英哲,送凝儿妹妹一尊玲珑玉佛,祝凝儿妹妹生rì快乐……”

  …………无论是哪个纨绔,只要是献上生rì礼物之后,都自觉或者说是故意的瞟一眼凌云,表情洋洋得意,极为挑衅。

  每个纨绔送上的生rì礼物显然都是jīng心挑选的,件件珍贵无比,不过在座的都是大富大贵之入,对这些礼物并没有多大的感冒,他们更在意今晚的重头戏,看看神医谷,京城龙家,京城李家这次到底拿了什么好东西来。

  终于,薛美凝跟着父母来到了李佑民这里,她虽然端着美观透明的高脚杯,可整个儿就是心不在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只是紧紧盯着座位上冲她微笑的凌云,对刚才收了什么生rì礼物,根本就没有注意,只是机械的说谢谢。

  现在,她的凌云哥哥回来了,就坐在她的眼前,有什么生rì礼物,能比得上凌云出现在她身边?

  李佑民微笑起身,文质彬彬,极有风度的冲薛美凝父母一笑,然后对薛美凝说道:“凝儿妹妹已经十七周岁了,马上就能拿到驾驶证了,我这次来,没带别的,就是给你送来了一辆迈巴赫62,祝凝儿妹妹生rì快乐,希望你能够喜欢!”

  此语一出,举座皆惊,喧哗声,议论声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