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纨绔仙医 > 第1232章 气运之争,八方风雨

第1232章 气运之争,八方风雨


  还有26小时,这个月就过去啦,步征诚恳的跟您求一张月票啊,求月票!

  ………………………………

  “大……大伯,那我们陈家……应该怎么办?”

  陈海鹏虽然是陈家家主,可他的养气功夫还远远不够,了解了这种深层次的家族博弈之后,他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毕竟,就连陈敬玄都在担忧,这是陈家的生死大事。

  陈敬玄看了陈海鹏的样子,心中微微叹息,他摆了摆手说道:“海鹏,我刚才说的这些,只是大伯心里的担忧而已,其实也无妨,大伯这里,还留有后手。”

  陈敬玄算无遗策,到了现在竟然还留有后手,可见京城大家族之间的博弈,是何等的深沉诡谲?

  没了外人,陈敬玄让陈海鹏坐下,略一思索,然后开口说道:“鹏儿,你想,凌云坐了凌家家主,那么凌震为什么退下来了?他现在又在哪里?”

  “凌震?”

  经陈敬玄一提醒,陈海鹏顿时若有所悟,他也立即思索了起来。

  “你放心,叶家是不会对我们陈家出手的,他们家有把柄在我手中。”

  “叶家的问题,只是在于帮不帮我们陈家,今天晚上,我会修书一封,等到了关键时候,你可以拿着送去叶家。”

  “这封信有两个目的,第一,如果三天之后,我们陈家能赢得此战,我们需要叶家来掣肘龙家,免得龙家趁机对我们陈家发难。”

  “第二,如果我们陈家真的输了,这封书信可以让叶家保住你们这些不参战的人一命,为我们陈家留下血脉根基,不让凌云斩尽杀绝!”

  说到这里,陈敬玄微微一顿,然后说道:“至于龙家,他们也一样有把柄在我手里。”

  “鹏儿,你应该明白,我们想要对付龙家,乃是因为龙家有龙血,而我们陈家有血元珠,这两样一旦结合使用,可以让我们整个家族逆天改命,拥有和龙家一样的血脉……”

  “可是现在,我们陈家的血元珠,却被凌云给得到了,龙家对于血元珠,绝对是志在必得!”

  “而根据凌云的性格脾气,这血元珠,他一定不会给龙家,因为龙家已经知道了凌云拥有龙涎,曾派人前去讨要了多次,却一滴都没要到!”

  “因此,趁着我们两家生死决战的时候,龙家到底会做出怎样的决定,委实无法预料。”

  “不过在我想来,龙家这一次应该是想坐山观虎斗,等待我们和凌家两败俱伤,然后他们好收渔翁之利。”

  对于陈敬玄后面分析龙家的事情,陈海鹏早已知道,因此他丝毫不感到惊讶。

  不过他还是浑身一僵,震惊问道:“大伯,您请来这么多人,难道我们陈家还会输?!”

  陈敬玄深沉道:“小心驶得万年船!狂话那都是说给外人听的,你要明白,凌云是一名修真者,就像孙振武说的,谁知道他身上还藏着多少底牌?!”

  然后,他看了陈海鹏一眼,传音入密说道:“能够佛道魔三修之人,乃是旷古神体,举世百代难得一见,凌云此子,乃是逆天之人!”

  “你要清楚,凌云是出自什么地方,清水市!不要忘了华夏那句谚语!”

  人皇地皇出清水,华夏应劫靠一人!

  陈海鹏大惊失色,他万万都没有想到,在大伯的心里,竟然把凌云看的如此恐怖!他脸色苍白问道:“大伯,如果他真是那个人?”

  陈敬玄仰天长叹:“我们陈家凶多吉少!如若不然,我哪里会花费这么大力气,请这么多人来助拳?”

  陈海鹏茫然点了点头,被陈敬玄的低落情绪感染,他心里涌起了难言的挫败感。

  “可是,我们找叶家帮忙,又跟凌震有什么关系?”

  陈海鹏想起了陈敬玄开始的话,他充满疑惑问道。

  陈敬玄神色一肃,传音入密说道:“鹏儿,这要关系到华夏的两桩公案。”

  “一个公案自然就是二十年前,凌家被江湖正邪两道围攻,差点儿灭门一役。”

  “不知道你父亲有没有跟你说过,那一役的始作俑者,其实是跟凌震,跟叶家,跟龙家,都有天大关系!”

  “至于另一桩公案,则是发生在四十年前,那时候大伯还是壮年,虽然当时已经崭露头角,被称为绝世天才,可在那时候,大伯的修炼资质,跟龙家,凌家,秦家那些真正的天才高手相比,根本就不够看!”

  “正是四十年前的那一桩公案,才让龙凌秦三家的绝世天才纷纷出动,就此一去不返,生死不明。”

  “而造成那一桩公案的始作俑者,正是叶家!”

  听了二十年前的那桩公案,陈海鹏还没咋地,可当他听完陈敬玄诉说四十年前的公案,直接瞠目结舌,目瞪口呆,嘴巴张的都足以塞下一枚大鸭蛋!

  “四十年前那一桩公案,可谓极其隐秘,就是大伯当时也是在云里雾里,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后来大伯修为有成,加入了华夏天组,通过多方打探,才逐渐知道了一些零碎秘辛,这才知道,那一桩公案,其实牵扯着地球的一个惊天之秘!”

  “鹏儿,我跟你说……其实叶家,乃是蜀山在华夏世俗界的代言人……”

  接下来,陈敬玄虽然还是跟陈海鹏使用传音入密,却也极为小心的压低了声音,那种小心翼翼的样子,仿佛怕被头顶上的神明给听到似的。

  四十年前那桩公案给陈海鹏带来的震撼就不用说了,只是因为那桩公案,牵扯出来的每一件小事,都可谓是惊天之秘!

  而陈海鹏越听,脸上吃惊之色越浓,到了最后,几乎连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

  “四十年前,龙家凌家秦家出动的那些人,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那些人一天找不到,那件事就一天不算结束!”

  “而且,二十年前,凌家那一桩公案,其实认真算起来,也跟四十年前的公案有很大关系。”

  “当时,魔宗圣女殷青璇故意接近凌啸,本来就是为了打探那桩公案的一些秘辛,带着很大的目的去的,只是她却假戏真做,真的爱上了凌啸而已,还为凌啸生了这个儿子,谁知……”

  “谁知这个凌云,竟成了我陈家的生死大敌!”

  说到最后,陈敬玄表情愤恨,几乎咬牙切齿,差一点儿就要捶胸顿足了。

  然后,就是无尽的落寞。

  陈海鹏看着大伯脸上那种从未有过的表情,他恍惚有一种错觉,刚才陈敬玄跟他说那些话,竟仿佛是在交代遗言。

  “哼,就算你凌云是佛道魔三修又怎么了?旷古神体又怎么了?逆天之人又怎么了?你如今羽翼未丰,还未崛起,我陈家哪怕是与天争,也要同你争夺一下气运!”

  “只要三天后斩杀了你,你的气运,以及这整个天下的气运,自然就会转到我陈家头上来!”

  最后,陈敬玄突然暴身而起,发狂一般嘶吼,如同一头发疯的凶兽!

  ……

  京城,西北方向,靠近四环边上,有一片风景秀丽的高档别墅区。

  此时,一栋独门独院的豪华别墅之内。

  秦冬雪穿着一袭雪白的蕾丝花边睡衣,把她的娇躯包裹的玲珑凸浮,曼妙无比。

  此时,她正光着脚丫,仰躺在宽大舒适的沙发上,望着身前横在茶几上的龙纹剑,怔怔出神。

  蓦地,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俏脸羞红,轻轻啐了一口。

  又过了好半天,秦冬雪等心情重新平静下来,才自言自语说道:“哼,考虑考虑……都考虑了一周多了,还要考虑!”

  “不行,要是再让他考虑下去,两家就要开战了,今晚必须让秦长青做出决定!”

  自言自语说完,秦冬雪立即一伸手,拿起了身旁的通讯器。

  电话很快打通。

  “喂,秦长青,你到底还要考虑多久啊,再过三天,凌家和孙陈两家就要生死决战了!”

  对于秦冬雪直呼自己的大名,秦长青早已习惯了,他完全不以为意。

  秦长青笑着说道:“冬雪啊,这件事情,为父已经考虑好了,我们和凌家暂时不联盟,这一战,咱们家也不要参与。”

  “什么?!”

  秦冬雪一听,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声音也立即提高了八度!

  “不跟凌家联盟?我说秦长青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你疯了吧?!”

  “为什么?我可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跟我说出个理由来,我明天就会单方面替你宣布,凌家和秦家正式联盟,并且我会代表秦家出战!”

  秦长青很无奈,只好陪着笑,耐心的给秦冬雪解释。

  “冬雪,我暂时选择不跟凌家联盟,是有三个理由。”

  “第一,以凌云现在的实力,他和孙陈两家的战斗,那肯定都是神通境级别的战斗,我们秦家除了灵雨之外,目前根本没有人能插上手。”

  “第二,我知道你的意思,是想我来宣布两家联盟,是为了给凌家造势,好打压孙陈两家联盟的气焰,可是,你可知道,我们秦家和凌家当年在华夏的地位,一旦我们公然宣布联盟,势必会引起龙家和叶家的警惕,如果他们参与进来,我们等于是给凌云帮了倒忙……”

  “至于第三嘛,我们秦家的那个事情,已经进展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只要再过大半年,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

  “你说,在这种情况下,你让我怎么为凌云出头,宣布秦凌两家联盟?”

  秦冬雪听完,尤其是听了第三条之后,瞬间就没了脾气。

  第三条事关秦家绝密,她没有想到,那件事情已经进展到了这种地步!

  最终,秦冬雪无奈说道:“好吧,永远都是你有理,那就随你吧,不过我个人可是还要帮助凌云参战的!”

  秦长青见女儿难得妥协,他呵呵笑道:“你个人参战那当然没有什么问题,就看凌云那小子让不让了。”

  秦冬雪被父亲揶揄了一句,顿时不干了,她声音再次拔高:“你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把灵雨给我叫来,我要跟她说话!”(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