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059 那就让我来帮你们一把

059 那就让我来帮你们一把


  “滴答…”

  殷红的血珠滴落,将地面给染上了颜色。

  方里捂着自己的伤口,一边剧烈的喘息,一边步伐不稳的在暗红色的骏城上行走着,留下一地的血迹。

  身体在发热。

  痛楚在传递。

  体力在流失。

  力量在减弱。

  那就像是让方里确确实实的感受到生命在逐渐的走向终结一样,不住的折磨。

  但是,即使是这样,方里依旧紧紧的握着匕首,表情冷静到可怕的地步。

  不,这种状况,方里也不知道能不能称之为冷静。

  因为,对于自己的生命正在逐渐的流逝这件事情,方里根本没有实感。

  即使剧痛一直都存在,告诉了方里,现在的情况真的很不妙,对死亡无动于衷的方里的内心依旧无法产生一丝一毫的波动。

  所以,方里能够以称之为冷静的心态分析着目前的状况。

  “伤口…好像无法完全愈合…”

  这就是方里目前的状况。

  那也难怪。

  创伤恢复药剂虽然能够恢复伤势,但毕竟只能恢复轻伤程度的伤势而已,根本无法完全治愈这种几乎将人的身体都给斩成两半的重伤。

  更别说,方里的创伤恢复药剂还使用了四分之三,剩下的量还不到四分之一,在将方里的伤口治愈了一部分以后便停下了作用。

  所以,方里的伤势虽然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严重,但在身前,依旧有一道极为狰狞的伤口,划过方里的胸膛。

  “没有办法止住血吗?”

  方里死死的捂着伤口,一只手掌早已被染成了红色。

  大量的失血,让方里的视野都开始感到模糊了起来。

  当然,最糟糕的还不是这个。

  “看!地上有血迹!”

  “在那边吗?!”

  “快!追上去!”

  “都小心点!对方可是连总长都奈何不了的怪物!”

  随着这样的吵杂声,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的追逐而来。

  方里才刚刚反应过来,持枪的武士们便冲了进来,看到了浑身浴血的方里。

  “————!”

  武士们顿时纷纷的架起了手中的蒸汽枪。

  “啧!”方里不由得咂嘴,脚下一紧,身形闪进了一旁的蒸汽锅炉后面。

  “砰砰砰砰砰————!”

  下一刻,连绵不绝的枪击声响彻而起。

  “铛铛铛铛铛————!”

  在一阵火星的喷发与钢铁的撞击声中,蒸汽锅炉遭受到了猛烈的枪击。

  蒸汽枪的子弹如雨幕般的落在了上面,在上面留下了一个个的弹痕,将钢铁都给打得凹陷了下去。

  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既然无名的蒸汽铳能够在多发的情况下贯穿卡巴内的钢铁心脏皮膜,那就证明狩方众拥有着对付卡巴内的决定性手段。

  所以,狩方众的武士们的蒸汽枪都拥有着一定程度的威力,多发的情况下,均都能击穿卡巴内的心脏。

  拥有着这种程度的威力的蒸汽枪正在齐发,可想而知,威力到底如何。

  “砰砰砰砰砰————!”

  在密集的枪击声与弹幕的攻击之下,钢铁制成的锅炉开始变得千疮百孔了起来。

  “想将锅炉连同我一起射穿吗?”

  躲在千疮百孔的锅炉后面的方里对这个状况不但没有半点的惊慌,反而笑了。

  “那就让我来帮你们一把吧!”

  说完,方里转过身,冰蓝色的魔眼显现而出,手中的匕首划过空气,对着面前的钢铁锅炉猛然切下。

  在直死魔眼的能力之下,哪怕是钢铁,入手亦是如纸张般脆弱。

  因此,在「噗」的一声当中,方里的匕首似割破毛皮一样,将面前的蒸汽锅炉直接一刀两断。

  “嘭————!”

  整个蒸汽锅炉顿时爆开。

  那是锅炉内的蒸汽终于大量泄露出来,将遍体鳞伤的锅炉给撑爆的下场。

  于是,下一秒钟,大量的蒸汽如爆发的烟雾一样,瞬间笼罩住了整个空间,将不断的射击着的狩方众的武士们都给吞噬而进。

  “什么?!”

  “好烫!”

  “看不见了!”

  狩方众的武士们顿时慌了。

  整个空间的视野亦是因此被蒸汽给夺去。

  在白茫茫一片的空间里,瞄准根本就无法进行,让狩方众的武士们的射击停了下来。

  “可恶!”

  “别开枪!”

  “小心打中自己人!”

  蒸汽之中,武士们的吆喝声不断的响起。

  根本就没有人想到,受伤的野兽不但不会丧失一点威胁,甚至会变得更加的可怕。

  “嗤————!”

  猛然间,白茫茫的蒸汽中,一抹淡淡的破空声响动了起来。

  “噗哧————!”

  肉体的撕裂声紧跟着响彻而起。

  “啊啊啊啊啊啊————!”

  紧接着,凄厉的惨叫声似鬼神的恸哭一样,回荡了开来。

  那惨叫声,仿佛一柄重锤般,狠狠的敲打在了每一个狩方众的武士心上。

  “喂!”

  “谁在叫?!”

  “发生什么事了?!”

  “说话啊!”

  武士们仰制不住心中的动摇,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大叫出声。

  可是,回应武士们的却不是同伴的回应。

  “噗哧————!”

  又是一道撕裂声响起。

  “啊啊啊啊啊啊————!”

  第二个武士的惨叫传入所有人的耳中。

  这下子,就算这些武士们再蠢,那也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了。

  毫无疑问,方里开始反击了。

  “开…开枪啊————!”

  伴随着其中一个武士的悲鸣,恐慌彻底的在狩方众的武士之中豁然爆发。

  “砰砰砰砰砰————!”

  下一个瞬间,白茫茫的蒸汽之中,枪击声再一次的响动了。

  而在那枪击声之下,一个个的武士的惨叫亦是重新作用了起来。

  当然,这一次,武士们的惨叫不是因为方里的反击,而是因为同伴的射击。

  在没有办法瞄准与确定目标的状况下胡乱射击,结果,自然便是殃及池鱼了。

  而这,正是方里的目的所在。

  “你们就在这里继续狗咬狗吧……”

  留下这么一句话,车厢的前方出口处,一道身影闪掠进了其中,消失在了有些滚烫的蒸汽里。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找本站搜索"CM"或输入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