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065 凭什么用来说服别人?

065 凭什么用来说服别人?


  呼啸的狂风袭过整个高速行驶中的骏城,让骏城的车顶似被卷入暴风中一样,极具冲击力。

  在这样的车顶之上,无名直接骑在了方里的身上,手中紧握着苦无,架在方里的脖子前,看着方里的眼神无比的激愤。

  这一幕,有如定格在了这一方空间里一般,让其余的声音通通都消失了。

  只剩下方里与无名两人,保持着一上一下的姿势,注视着彼此,一个满脸平静,一个满脸愤怒。

  因为突然的袭击而导致的痛楚正在逐渐减弱。

  取而代之的却是架在脖子上的利器的冰凉触感变得更加的清晰。

  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俏脸,方里有如没有感受到从无名的身上满溢而出的愤怒一样,微微一笑,如此说道:“没想到你自己跑来找我了,倒是省下了我去找的功夫。”

  那话语,简直就像是在对刚刚才见面不久的朋友打招呼,与周围的气氛显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理所当然,方里的这般表现,让无名心中的愤怒更加的狂乱了。

  “回答我的问题!”无名大声的说道:“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你指的是什么事?”方里的表情反倒没有任何的变化,语气至始至终都非常的平静,说道:“跟你口中那个所谓的兄长大人为敌的事情?还是令整个狩方众走向灭亡的事情?”

  “都有!”无名不由的一紧手中的苦无,让它更加贴近方里的脖子,低声喊道:“告诉我为什么?!”

  “不为什么。”方里言简意赅的回答道:“因为他们想杀我,所以我礼尚往来而已,这个理由难道还不够吗?”

  “你…?!”无名那精致的俏脸不禁有些变形。

  那是因为无论如何都无法再仰制的愤怒。

  旋即,无名便是压抑着愤怒的说道:“因为你的关系,大家都死了,为什么你还能这么平静?!”

  闻言,方里沉默了。

  是啊。

  不管怎么样,因为方里的关系,许许多多的人都死了。

  就算那些人想杀掉方里,就算方里想回敬的想法多么的理所当然,这个事实都无法抹除。

  对于一个不久前还连鸡都没有杀过的学生来说,在做出这样的事情以后还能这么平静,那确实太过于让人无法理解了。

  可是,这就是方里。

  无法对「死」产生任何情感的方里。

  所以,对于无名的这句话,方里的回答是这样的。

  “死了也就死了。”方里有些冷漠的话语传进了无名的耳中。

  “相信,死在他们手里的人肯定只会更多,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

  “残杀无辜,那或许就是世人口中的罪恶。”

  “但是,残杀这些人,我丝毫都不觉得这是一件罪恶的事情。”

  “因为,比起我,这些人的手中所染的鲜血肯定只会更多,绝对不会更少。”

  “包括你的那位兄长大人。”

  无名的心顿时重重的跳了一下了。

  而方里还在毫不留情的动摇着无名的心。

  “其实,你早就知道天鸟美马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是你自己单方面的将他视为兄长大人来敬仰,所以不愿意承认天鸟美马的罪孽而已。”方里直视着无名的眼睛,这么说道:“不过,那也无可厚非,你只是一个孩子而已,无法辨别是非,谁都能够理解,但再怎么样都该醒醒了,难道不是吗?”

  “才…才不是那样!”无名几乎是忍不住说道:“兄长大人是英雄!才没有什么罪孽!”

  “你真的这么认为?”方里撇嘴一笑,视线如同能够看穿无名的内心一样,径直的盯了上去,一字一句的开口。

  “我就不相信,你没有对天鸟美马的所作所为有过疑问。”

  “例如,天鸟美马在杀害同伴的时候。”

  无名的呼吸停止了。

  那是被戳中内心最深处的秘密时才会有的表现。

  “如果你自己不愿意承认的话,那就由我来告诉你。”方里以冷静的口吻,如此说道:“天鸟美马根本不是英雄,英雄绝对不会残杀自己的同伴,但天鸟美马却可以毫不犹豫的这么做,只因为自己的同伴已经没有了用处,拖了自己的后腿。”

  熟悉原著的方里知道,无名其实一直都惦记着一件往事。

  那是狩方众的一次讨伐卡巴内的行动。

  那个时候,身为无名的同伴,亦是狩方众的一员的其中一个战斗人员因为身受重伤的关系,向无名求救。

  但是,回应对方的却是同样身为同伴的狩方众的武士一发直通心脏的子弹而已。

  那是一件无人得知的往事。

  可是,这件往事,却是一直都住在无名的心中。

  因为,那件事,让无名的价值观遭到了天鸟美马的影响。

  “……那只是因为那些人太弱了而已。”无名咬着牙,低声开口:“兄长大人说过了,弱肉强食,弱者没有在这个时代生存的权利,只有强者才能活下去。”

  所以,无名才会执着于与卡巴内的战斗。

  少女不想因为自己变弱,遭到抛弃。

  哪怕内心深处有着变回人类的渺小想法,亦被这个价值观给取代。

  “没错,那个人只是因为太弱了而已!”无名仿佛在说服自己一样,死死的盯着方里。

  “因为太弱了,所以才会死掉,根本没错!”

  方里顿时笑了。

  笑得极为讽刺。

  然后,方里便是这么说。

  “那我同样没有什么错了,你的那些所谓的同伴们会死,只不过都是因为太弱而已,根本怨不得别人,你为什么还来质问我?”

  无名彻底的呆住了。

  “有信念是好事。”方里紧视着无名。

  “但是,如果这个信念连你自己都说服不了,你又凭什么用来说服别人?”

  方里的话,让无名再也说不出话来了,架在方里脖子前的苦无亦是一点一点的挪开。

  然而,就在这时,方里的瞳孔猛的一缩。

  只见,在无名的背后,另外一道身影悄然接近。

  “噗哧————!”

  撕裂声,立即响起。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