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082 不可自拔的对战与训练

082 不可自拔的对战与训练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方里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训练场中,除了睡眠时间以及吃喝拉撒以外,其余的时间全部都花费在了训练上。

  更准确的说,应该说是与远野志贵的厮杀上才对。

  经历了第一天的惨败以后,休息了一个晚上的方里才冷静下来,逐渐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训练场,训练场,这里的目的是为了让我得到训练,不是为了让我找个对象厮杀,想赢远野志贵的话,光靠战斗是不够的。”

  “我们的身体能力完全相当,而且能力也一样,不同的地方只是在于技巧而已。”

  “所以,想战胜远野志贵,我的技巧就必须进步。”

  那么,怎么进步呢?

  很简单,观察。

  “七夜暗杀术毕竟是突破人体极限锻炼出来的体术,就算远野志贵只学过基础的部分,那也是经过专业的训练了,他的技巧值得我去学习。”

  所以,从第二天开始,方里一边继续与远野志贵对战,一边开始观察对方的动作。

  “原来还可以这样闪避。”

  “这个动作有点难,但既然远野志贵能够办到,同样身体能力的我应该也能办到才对。”

  “对,我的步伐得更灵活一点。”

  “这个时候不应该遵循身体的本能,下意识的动作,应该更有目的性,更有效率的去驱动身体才对。”

  方里现在就是一个空有身体素质的主神使者而已。

  就算身体素质相同,根据动作的不同、发力的不同、姿势的准确性与肌肉的运用性等等,两者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那也是完全不同的。

  流畅的动作可以让人节省更多的体力,战斗起来更加的灵活。

  发力的不同可以让人发挥出更加迅猛的攻击,更加灵活的身法。

  正是因为缺乏这些,方里才会始终赢不了远野志贵。

  所以,方里开始有目的的去学习这些技巧,让自己更适应战斗,更具备能力。

  不得不说,方里选择远野志贵作为对手,真的算是选对了。

  远野志贵只会基础的七夜暗杀术,真正精妙的招式却没有学会,自然展现出来的技巧,那都是最基础的部分。

  既然是基础,那就容易学习。

  作为一个战斗技术方面的门外汉,如果直接让方里看那些精妙的招式技巧,那方里只会看得云里雾里,别说看懂了,只怕看得眼花缭乱都有可能。

  可是,只展现基础的部分的话,那就不一定了。

  这样一来,方里就可以根据远野志贵的动作,改善自己的战斗方式,逐渐的精进自己的技巧,让自己也打下厚实的基础。

  “这个地方就应该这样。”

  “对,没错,就是这样。”

  方里完全沉浸在了其中。

  也不知道是方里太过于沉迷的关系,亦或者是战斗的频繁程度让方里渐渐的开始习惯,没过多久,方里的动作跟身法总算有点战斗专家的样子了。

  而所谓不疯魔不成活,租下训练场的第三天,不知道第几次的对战里,方里终于有一次侥幸看穿了远野志贵的身法,逮着机会,一刀将远野志贵给击杀。

  拥有直死魔眼便意味着这样,生死全在一瞬间。

  当然,其实,在对手身为人类时,直死魔眼的效果并不算多么的突出。

  毕竟,直死魔眼最大的作用便是无视防御,无视过程,直接将结果导向死,哪怕对手拥有自愈能力,恢复力惊人,甚至是不死身,那也全然无用。

  但是,人类本身就是脆弱无比的存在。

  有直死魔眼,一刀命中死线,对手不死也残。

  没有直死魔眼,一刀命中要害,对手同样不死也残。

  所以,在对手一样身为人类时,直死魔眼的效果其实不算突出,顶多就是切中死线能够轻松点,不需要多么用力就能造成伤害而已。

  因此,直死魔眼在对上非人的存在时,效果才是强大的。

  例如卡巴内,有着钢铁般的心脏皮膜保护,不击碎心脏就不会死,但在直死魔眼面前,再坚硬的防御都是徒劳,再强的生命力都是枉费,只要切中,那就玩完。

  例如吸血鬼,就算有不死之身,在直死魔眼的面前,被砍下的手脚无法恢复,被切断的伤口无法复原,最终只能死在普通的刀刃下,同样玩完。

  当然,直死魔眼的应用并不仅仅只有这些。

  像方里,可以用直死魔眼来杀死卡巴内的病毒。

  像两仪式,可以用直死魔眼来杀死疾病乃至概念。

  像远野志贵,可以用直死魔眼来杀死存在本身。

  只能说,直死魔眼同样有很多方面需要方里去开发。

  只是,在面对平平无奇的凡人时,直死魔眼的效果确实比较不突出。

  有鉴于此,方里除了每天依旧在训练场模拟出远野志贵的对战训练以外,同样会模拟出另一个直死魔眼的拥有者,两仪式来进行对战。

  结果,又是一番惨无人道的被虐。

  两仪式所在的两仪家同样属于四大退魔家族之一。

  而且,比起专职暗杀与战斗的七夜一族,两仪家的发展更加的全能。

  比起只学了暗杀术的基础的远野志贵,两仪式从小便接受武术的锻炼,精通各种格斗术不说,还精通刀术。

  如果是握着匕首的两仪式,那方里还能跟其过过招。

  可当两仪式舍弃匕首,握上太刀时,那方里就惨了,分分钟被虐。

  在这样的情况下,方里不但没有再赢过远野志贵,连两仪式都没有赢过一次,让得他郁闷不已。

  时间,就在方里沉浸于与两个能力同类者之间的对战、学习与训练中不可自拔时,一点一点的流逝而过。

  直到这一天,方里所使用的训练场的租借时间终于是到了。

  十天的时间就这样一闪即逝。

  而这一天,同样是方里再次踏上旅程,进入第二个副本世界闯荡的时候。

  “这样十天就过去了吗?”

  看着训练场的大门重新从红色变回灰色,方里舒出一口气,往居住区自己的个人住所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