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120 为什么又是阿佛洛狄忒?

120 为什么又是阿佛洛狄忒?

  “骗人的吧?”

  这是亚莉莎在无意识之间呢喃出来的话语。

  可想而知,亚莉莎心中的震撼到底有多大。

  方里虽然不至于像亚莉莎那样,却也被眼前的场景给夺去了语言的能力。

  此时,展现在方里面前的场景,真的是很难想象的地狱。

  地面如遭遇到了坍塌一样。

  视线所及之处,全部都化作了废墟。

  旁边的山峰被削去了一小半。

  河流如抹布一样的被拧得断断续续。

  地下水如同喷泉一样的从地底爆发而出,沿着已经彻底的碎掉的地面的无数缝隙喷发了上来,似有一场倾盆大雨正在这里下着一样,淋湿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

  在这里,有荒神的碎肉,有大量的血迹,还有一个个陨石直击地面般的坑洞,将现场变得千疮百孔。

  如此场景,简直就像是被无数的炮火给蹂躏的战场一般,又似刚刚经历过一场残酷的杀戮的屠宰场一样,令得空气都完全变了。

  面对这一幕,哪怕是方里都不知道该发表什么感想。

  只有亚莉莎,用着唯独方里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艰难的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真的是一头荒神造成的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也未免太可怕了吧?

  仅仅是一头荒神便将周围的一带变成这个样子,那在这个世界里,人类到底是怎么存活下来的?

  毕竟,同种的荒神,在世界各地都是存在的。

  例如极东的天照、月读与须佐之男。

  再例如欧洲的宙斯、赫拉跟乌洛波洛斯。

  这些可都是雨宫龙胆曾经提及的与阿佛洛狄忒齐名的禁忌种。

  如果这些禁忌种的任何一头都能造成这样的破坏,那想蹂躏整个地球,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吧?

  而在这样的蹂躏之下,有人类生存的境地吗?

  答案,绝对是最残酷的。

  毫无疑问,人们一直都在期待着荒神被彻底的打倒的那一天。

  只是,眼前的场景,足以将任何一个人类心中的这种期待给打得支离破碎,不剩下任何一点。

  所以,这里是地狱。

  能够让人类认识到残酷的事实,亦认识到对未来的绝望的地狱。

  “呼…”方里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仿佛想将心中的压抑给吐出去一样,恢复了冷静。

  然后,方里便是环视了一眼惨不忍睹的整个现场,最终,将视线投向了其中一个方向。

  在那里,地面上有着一道非常明显的痕迹。

  那是犹如有什么东西在上面犁过去一样的痕迹。

  而且,痕迹还非常的巨大,告诉了人们,从这里经过的存在的体型绝对不可小觑。

  看到这里,方里一下子确定。

  “阿佛洛狄忒应该是到那边去了。”方里的目光眺望向了远方,喃喃出声:“那个方向,好像就是俄罗斯支部的方向吧?”

  这一刻里,真的连方里都开始怀疑了。

  “俄罗斯支部里到底有什么啊?”方里对着亚莉莎说道:“为什么连这种等级的荒神都不惜从栖息的海上登陆,不远万里的袭来?”

  听到方里的话,亚莉莎的表情变得有些阴晴不定。

  最终,亚莉莎还是开口了。

  “我不知道俄罗斯支部里到底有什么,毕竟我才刚加入俄罗斯支部不久,又没有跟任何人打交道。”亚莉莎注视向了方里,如此说道:“但是,在确认了阿佛洛狄忒袭来的消息以后,我记得,上尉曾经这么说过。”

  亚莉莎回忆了一下当时的事情,将上尉的那句话给复述了出来。

  “为什么又是阿佛洛狄忒。”

  这就是上尉当时所说的话语。

  “又?”方里不禁怔住了,紧接着便是若有所思而起。

  又?

  为什么是又呢?

  难道,阿佛洛狄忒早就跟俄罗斯支部有着某种程度上的关系吗?

  “那个上尉,到底搞出了什么名堂啊?”

  方里发誓,等到这一次的事情过后,一定要将这件事情弄清楚。

  那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支线任务,亦是为了回报被上尉算计的一箭之仇。

  “不管怎么样,继续追上去吧。”方里压下心中的想法,这么说道:“都已经到这里来了,没理由不继续追下去。”

  亚莉莎即没有点头,亦没有摇头,但显然也是跟方里一样的想法。

  可是,在那之前,一个声音的突然响起,让方里与亚莉莎均都身形一滞,停在了原地。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伴随着这样的一个声音的响起,方里与亚莉莎看到了。

  在不远处的一个角落中,一道身影不知不觉间出现,缓缓的朝着方里与亚莉莎的方向靠近。

  那是一个皮肤黝黑,身披连帽外套,有着一头白发,肩上扛着锯齿般的大剑的少年。

  “索玛?”方里惊讶出声。

  来者,正是极东支部第一部队的成员之一————索玛。

  但是,索玛却没有看到熟人的欣喜乃至善意,只是盯着方里跟亚莉莎,切了一声。

  “这里可不是像你们这样的货色能够随便来的地方。”索玛仿佛连表情都带上了一丝阴霿,出口毫不留情,说道:“真的嫌自己的命太长了吗?”

  听到索玛那让人生不起任何好意的话语,亚莉莎的面色都不由得微微一沉。

  而方里却是习以为常了一般,或者说是在面对别人的口是心非一样,自顾自的向着索玛发问:“只有你一个人吗?雨宫队长跟佐久夜小姐呢?”

  索玛没有回答,只是沉默了一会,紧接着转过身,冷冷的说道:“想知道的话,那就自己过来。”

  说完,索玛便仿佛不想等方里跟亚莉莎一样,直接走掉了。

  不得不说,索玛顺利的拉起了亚莉莎的仇恨。

  因此,亚莉莎面无表情的对着方里说道:“你们极东支部的噬神者都是这个样子吗?”

  “挺有个性的吧?”方里撇了撇嘴,说了这么一句。

  “虽然我觉得,俄罗斯支部里的噬神者也很有个性就对了,特别是一些新人。”

  话落,方里直接抛下亚莉莎,跟上了索玛。

  亚莉莎眼中闪过一丝气愤,却什么都没说,同样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