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133 负担、道路、收获

133 负担、道路、收获

  在昏暗的房间里,没有任何的声音,只有轻微的呼吸声一直在起伏,徘徊在空气中。

  床上,一直躺着的方里的面色已经恢复了平静,呼吸亦是平稳了下来,没有像之前那么糟糕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方里的眼皮突然一颤,缓缓的睁开。

  “唔…”

  一醒过来,方里便是感觉到了全身都好像进入了虚脱的状态中一样,极为无力。

  不,那并不是身体上的无力,而是灵魂上的无力。

  这种无力,让方里感觉连脑袋都变得浑浑噩噩了起来,浑身都提不起劲。

  然后,袭向方里的便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疲惫感,让方里真的很想一闭眼睛,干脆昏睡过去。

  “这就是使用圣痕的副作用吗?”

  方里不由得苦笑出声。

  如果是身体上的负担的话,那还能想办法解决。

  例如提升vit(耐久)的属性。

  这个属性与身体的承受能力有关,获得提升的话,那就能够将人体的抗击打能力、对异常状态的抵抗能力乃至身体的恢复能力等等的方面都进行提升,全面提升对个人的承受能力。

  所以,在方里使用了圣痕,除了int(神秘)以外的属性都翻倍以后,方里腹部的伤口便是止住了血。

  如果圣痕所造成的负担与身体有关,那方里就能通过提升vit(耐久)的方式来渐渐的延长圣痕的使用时间,乃至最终完全免疫副作用。

  可惜,圣痕是深刻在灵魂中的力量,造成的负担亦是全部针对灵魂,与身体反倒没有太大的关系。

  “这样一来,连通过道具物品来进行恢复的难度都会提升不止一个等级了。”

  主神空间里有着许许多多神奇的道具物品,其中自然不乏恢复类。

  但是,与灵魂相关的道具物品几乎可以称之为最为稀少的东西,能不能针对方里这种状况进行恢复,那也很难说。

  “就这棘手的副作用而言,那也无愧于这个技能的强大效果了。”

  至少,作为王牌来说,圣痕确实足以在关键时刻里翻盘。

  例如之前对天父狄阿乌斯的一战,如果没有圣痕的话,就算方里最终领悟了闪鞘与闪走,那也绝对无法伤到它吧?

  “归根究底,还是我自身太弱了啊。”

  如果自身够强的话,那就不会被逼到这个地步了。

  再怎么说,方里都只是经历过一个副本世界,刚刚进入第二个副本世界的主神使者而已。

  在主神空间中,方里这样的存在,毫无疑问还位于最底层。

  “幸好,这一次的战斗虽然凄惨,但收获同样不小。”

  虽然没有杀掉天父狄阿乌斯,但方里却借此领悟了闪鞘与闪走,成功的在七夜暗杀术这一登峰造极的暗杀技术上入了门。

  如今,以技巧而言,方里已经不会再弱于远野志贵了。

  而且,领悟了闪鞘与闪走,亦是让方里知道了自己接下来的路。

  “想办法将七夜暗杀术中那些精彩绝伦的招式都学到手,完全掌握这一技术。”

  毕竟,现在的方里仅仅只是在七夜暗杀术上入了门,拥有了基础而已。

  只有当方里学会了七夜暗杀术中众多精彩绝伦的招式,那方里的战斗风格才会彻底成型。

  完全版的七夜暗杀术配合一击必杀的直死魔眼,到时候会多么可怕,想想都清楚。

  远野志贵仅仅是掌握了基础的防身术而已,便凭借着直死魔眼杀掉了不知道多少强大的敌人,其中还不乏一些非人的存在,乃至恐怖无比的存在,若是远野志贵将七夜暗杀术掌握完全,那就可怕了。

  而方里,若是完全掌握了七夜暗杀术,那比起远野志贵绝对只强不弱。

  毕竟,方里是主神使者,除了技术以外,还可以提升自己的属性,亦可以佩戴优秀的装备,更可以升级自己的技能。

  闪鞘与闪走这两个技能,目前仅仅只是lv.1的等级而已。

  等到以后等级提升上去了,那方里的七夜暗杀术只会越来越恐怖,断然不会有变得更弱的道理。

  “看来,回归主神空间以后又得闷在训练场里了。”

  这么想着,方里这才注意到了,在这里的并不仅仅只有自己一个人。

  “呼…呼…”

  只见,在方里的床边,亚莉莎正趴在了那里,带着平稳的呼吸声,陷入到沉睡中。

  而且,在亚莉莎的手中,还有着一条早已沾湿的手帕。

  手帕上传来一股汗味,告诉了方里,沾湿手帕的不是水,而是汗。

  而那到底是谁的汗,不用说也能明白。

  “我昏迷过去以后,就是这个丫头在照顾我?”

  方里真的惊讶了。

  亚莉莎居然还会照顾人?

  这还真是一个奇迹。

  “唔…”

  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察觉到了方里在想着非常失礼的事情,亚莉莎低吟了一声,渐渐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这一睁开眼睛,亚莉莎便是看到了坐起身来,正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的方里。

  当下,亚莉莎一个激灵,挺起身来,讶异出声。

  “你…你醒了?”

  看着亚莉莎那又惊又喜的模样,方里一边对亚莉莎的反应感到有些惊奇,一边回道:“刚醒过来而已。”

  “是吗?”亚莉莎这么说道,紧接着便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沉默了下来。

  一时之间,有些不自然的气氛在方里与亚莉莎之间弥漫了开来。

  方里不由得挠了挠自己的脸颊,像是为了打破这个沉寂一样,询问道:“我昏迷了多久啊?”

  “应该有一天了。”亚莉莎低声说道:“我是昨天将你带到这里来的。”

  换言之,亚莉莎照顾了方里整整一天的时间。

  这个不近人情的少女,终于有了一丝可爱的地方了吗?

  这么想着,方里又是问道:“那天父呢?”

  “……逃了。”亚莉莎的语气有些复杂了起来,看着方里的眼神亦是有些变幻不定,如此问道:“你在天父逃掉之前就已经昏迷了吗?”

  不然,方里应该能够看到天父撤退了才对。

  难道说,方里最后的那个宣言,只是在虚张声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