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152 招来胜利的那一刻

152 招来胜利的那一刻


  “砰砰砰砰砰————!”

  “嘭嘭嘭嘭嘭————!”

  枪击声与爆炸声依旧还在持续着。

  在亚莉莎与橘佐久夜的掩护下,那一条条如雨幕般落下的蔓藤击中地面的同时,直接就带着沉重的力道陷入到了地里,变成了一根根粗壮的柱子。

  方里、雨宫龙胆与索玛三人便以极快的速度穿梭在这些柱子之间,不断的与阿佛洛狄忒拉近着距离。

  “Laaaaaaaaaa————!”

  不知道阿佛洛狄忒是不是已经彻底的将方里当成了威胁,看着方里往自己的方向暴冲而来,叫声变得越来越狂暴。

  下一秒钟,阿佛洛狄忒高高的举起了一条蔓藤,对着自己的前方,重重的砸下。

  “嘭————!”

  闷爆声中,重重的击落的蔓藤将地面都给砸陷了下去。

  而在这个瞬间里,以那被砸陷的地面为中心,一股汹涌澎湃的水流突然涌了出来,仿佛泄洪的水库一般,化作海浪,铺天盖地的往方里一行人的方向笼罩而去。

  “————!”

  见到这一幕,方里不由得吃了一惊。

  没想到,阿佛洛狄忒居然还拥有着操控水流的能力,难怪可以从口中射出水流来。

  或许,这也是眼前这头禁忌种的荒神被取上阿佛洛狄忒的名字的原因。

  毕竟,名为阿佛洛狄忒的希腊女神据说就是从海中诞生的生命。

  而眼前这头荒神,栖息地同样在海中。

  那么,这头禁忌种的荒神会将水作为武器,那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反倒是雨宫龙胆与索玛,似乎在之前讨伐阿佛洛狄忒的任务中便见过了对方操控水流的能力,对于眼前这一幕一点都不觉得惊讶。

  当下,雨宫龙胆大声的说道:“索玛!看你的了!”

  “哼!”索玛冷哼了一声,一个加速,闪身至方里与雨宫龙胆的面前,对着那暴涌而来的水浪,再一次的将锯齿般的神机高举过头。

  在「嗡」的一声当中,深邃的紫色流光汇聚在了索玛的神机上,微微震荡着周围的空气。

  “喝!”索玛冷喝了一声,手中神机重重的挥下,让紫色的流光化作冲击的洪流,如镭射炮一样,迎向了那汹涌澎湃的海浪。

  “轰隆————!”

  紫色的洪流与狂暴的海浪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在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仿佛两座互相撞击的山峰,蓦然爆开。

  一时之间,大量的水花与紫色的流光在战场的上空乍现,仿佛雨水与流星,落在了每一个角落。

  在这样的情况下,索玛重新打开了通往阿佛洛狄忒的道路。

  方里与雨宫龙胆的身形越过了保持着挥剑的姿势的索玛,再一次的掠向了阿佛洛狄忒的方向。

  终于,两人窜至了阿佛洛狄忒的面前。

  “咚————!”

  沉重的蹬地声中,方里与雨宫龙胆同时暴冲而起,化作冲天的箭矢,射向了阿佛洛狄忒的头颅。

  “Laaaaaaaaaa————!”

  阿佛洛狄忒的叫声终于开始带上了一丝焦躁。

  望着那化作冲天的箭矢,对着自己的脸暴射而来的方里,阿佛洛狄忒一对美丽的眼眸中浮现戾气,缓缓的张开了自己那楚楚可怜的嘴唇。

  “噗噗噗噗噗————!”

  伴随着空气被洞穿一样的声音,一道道细小的水流从阿佛洛狄忒的口中射出,如高压水枪一样,以可怕的速度,划过空间,袭向了方里。

  从头到尾,阿佛洛狄忒戒备的都只有方里一个人,根本没有将其余人放在眼中。

  因此,阿佛洛狄忒根本不知道,被自己给轻视且忽略的人,到底能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喝啊啊啊啊————!”

  雨宫龙胆大喝了一声,架起了手中的神机,将电锯般的神机骤然启动,狠狠的抡向了前方。

  “啪————!”

  清脆无比的声响里,一道暴射而来的高压水流被雨宫龙胆给一击击散。

  “啪啪啪啪啪————!”

  此时此刻里,那笨重的神机在雨宫龙胆的手中似乎彻底的化作风轮,狂风骤雨似的不断挥击,在一道道清脆的响声里,将来袭的水流全部都给击溃。

  明明那每一道高压水流都有着足以贯穿钢墙的威力,连方里都只能选择退避,雨宫龙胆却是丝毫不惧,如战无不胜的军神一般,将其全部正面接了下来。

  “上吧!小子!”

  紧接着,雨宫龙胆一个旋身,将手中的神机一侧,剑身直接抡向了方里的方向。

  刚好,让方里的脚掌,落在了上面。

  “啪————!”

  又是一道清脆的响声响彻而起。

  然而,这一次,那却不是雨宫龙胆击溃高压水流所激起的声音,而是方里用力的一蹬脚下的神机所激起的声音。

  “嗤————!”

  淡淡的破空声中,方里的身形仿佛出膛的子弹,划破空气,极掠向了阿佛洛狄忒的脸庞。

  惊人的速度之下,这一回,方里终于暴窜至阿佛洛狄忒的面前。

  冰蓝色的魔眼如宝石般闪起炫目的光芒。

  锋利的匕首仿佛一轮残月,反射刺眼的弧光。

  这一刻里,方里就在阿佛洛狄忒的额头之上。

  相对于阿佛洛狄忒的体型,方里的身形只能算得上是一只蚊子。

  所以,在方里来到阿佛洛狄忒的额头上的这一个瞬间里,阿佛洛狄忒的嘴巴已经无法对准他了。

  “现在,就是致胜的一刻!”

  没有任何的犹豫。

  方里让手中的匕首化作一道闪光,切开大气,在直死魔眼的注视下,以瞬间加速到极限的挥斩,蓦然斩向位于阿佛洛狄忒额头之上的那条裂纹般的死线。

  这一击,乃是呼唤胜利的一击。

  但是,方里根本就没有发现。

  阿佛洛狄忒的嘴角,有如正在嘲讽着什么一样,微微上扬。

  那个样子,配合阿佛洛狄忒美丽的脸庞,简直就像是恶作剧成功而感到开心的少女一般,俏皮得令人会心一笑。

  可是,那个俏皮的模样,象征的不是美丽,而是死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