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178 星伽神社的巫女

178 星伽神社的巫女

  对于眼前这个大和抚子一样的少女,方里会愣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因为,这个少女,就是之前在校舍里被一群不良少年给纠缠住的那个女生。

  那个时候,方里只是瞥见了少女的侧脸。

  所以,方里没有想到,这个少女居然这么美丽。

  没错,就是美丽。

  明明貌似跟方里一样,只是刚刚入学的高中生而已,眼前这个少女却有着一种异常的成熟感,让人觉得非常的美丽。

  也许远山金次亦有着同样的想法,所以,这个刚刚才扬言自己最讨厌女孩子的家伙一张脸不由得有些红了起来,并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表情变得比少女还畏畏缩缩了。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爆发模式的诱因可是性亢奋。

  如果对刚刚才见了不到一分钟的女生发情,进入了爆发模式,那远山金次真的可以去死了算了。

  只是,对方却指名道姓的想找远山金次。

  因此,远山金次只有小心翼翼的询问道:“那个,我就是远山金次,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为了不进入爆发模式,远山金次看向少女的眼神充满了警惕。

  这似乎让少女有些慌张了起来,开始对着远山金次不断的鞠躬。

  “对…对不起,我知道这样突然找您非常的失礼,原本应该准备好礼物登门拜访才对,真是对不起!”

  眼看着少女表现得这么诚惶诚恐,远山金次反倒不好意思了起来了。

  “你…你也不用这么恭敬,这里可是校门口,如果被别人看到的话会产生不必要的误会的。”远山金次表现得更加小心翼翼,如此问道:“那么,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是的。”少女连忙将手叠在身前,再次鞠躬,开始了自我介绍。

  “初次见面,我叫星伽白雪,出身于青森郊外的星伽神社。”

  “星伽白雪?”远山金次顿时一怔。

  一直在旁边默默的看着事态发展的方里则是有些好奇向着远山金次问道:“怎么?是你认识的人吗?”

  对于原著的记忆,方里真的没有剩下多少了。

  能够想起身为原著主角的远山金次的记忆,那已经很不容易了。

  对这样的方里来说,这个世界虽然算不得陌生,却也绝对不熟悉。

  所以,方里得尽量收集情报,对这个世界产生进一步的了解才行。

  在方里的询问下,远山金次这才反应了过来。

  但是,还没等到远山金次说些什么,星伽白雪便是注意到了方里,讶异的开口:“你是刚刚那位救了我的同学?”

  “救?”方里眨了眨眼睛,说道:“那应该算不得救吧?”

  然而,这句话反倒让星伽白雪确认了方里的身份。

  当下,星伽白雪对着方里弯腰鞠躬,这么说道:“那个时候真的非常感谢你,谢谢,谢谢。”

  眼看着星伽白雪开始对自己鞠躬,方里倒是有些尴尬而起了。

  这个少女未免也太有礼貌,导致礼貌过头了吧?

  这个毕恭毕敬的模样,或许对这个国家的人来说很正常,但对方里来说,那就有点过于恭维了。

  于是,方里挠了挠自己的脸颊,罕见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个瞬间,一直对着方里鞠躬的星伽白雪陡然僵住了身形,看着方里的眼眸微微睁大而起了。

  仔细一看,星伽白雪的目光正好落在了方里那挠着脸颊的手的手背之上。

  而在方里的那只手的手背上,有着一个淡淡的纯白色纹身。

  赫然,正是方里的圣痕。

  当然,真正的圣痕是铭刻在灵魂上的烙印,手背上的圣痕只是一个纯粹的印记,代表方里的灵魂中存在着这股力量而已。

  可是,正是这个印记,让星伽白雪的眼眸微微颤动了起来,转而看向了方里的脸。

  这一刻里,星伽白雪的眼中没有之前的唯唯诺诺,亦没有之前的忐忑不安。

  此时,存在于星伽白雪眼中的情绪,只剩下严肃与郑重。

  旋即,星伽白雪低声开口。

  “原来就是他吗?”

  这个声音,低得让方里都听不太清楚。

  因此,方里微微一怔,有些疑惑的向着星伽白雪问道:“那个,你刚刚有说什么吗?”

  “不,没什么。”星伽白雪几乎是瞬间恢复了原状,只是面对方里的态度中多了几分认真,而且目光还时不时的瞥向方里手背上的纯白色印记,似乎在进行再三确认的样子。

  空气中的氛围顿时变得有些难受了起来。

  方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向着一旁的远山金次说道:“你跟星伽同学认识吧?”

  “不。”远山金次唯恐避之不及般的回答道:“我们今天也是第一次见面。”

  “第一次见面?”方里问道:“但人家刚刚可是指名道姓的在找你喔?”

  结果,回答了这个问题的人不是远山金次,而是星伽白雪。

  “非常抱歉,我应该事先说明的。”星伽白雪有些歉意般的说道:“其实是老家的星伽神社吩咐我在进入武侦高以后可以向远山家的次子进行问候,因为听说远山金次同学会跟我在同一期进入武侦高。”

  听到星伽白雪的话,远山金次敲了一下自己的手掌,恍然大悟般的开口:“这么说来,大哥也跟我说过,今年星伽神社的巫女也会报考武侦高,让我在允许的范围内关照一下对方,原来就是你吗?”

  “是的。”星伽白雪极为礼貌的回道:“因为星伽神社深居于深山,与外界的交流极少,唯独与远山家的各位从以前开始便有所来往,所以老家的人让我向各位进行问候。”

  “大哥也跟我说过,远山家与星伽神社很久以前就有所来往,而且貌似还很密切的样子。”远山金次皱起了眉头,如此说道:“不过,据说在我很小的时候,星伽神社便突然禁止任何人进出神社附近,连我们家都没有被允许,这又是为什么?”

  闻言,星伽白雪沉默了。

  只是,星伽白雪的眼神却是隐晦的往方里的方向瞥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