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299 序列排行第一名

299 序列排行第一名


  这早就不是方里第一次被人找茬了。

  只不过,对于刀藤钢一郎那居高临下般的话语,方里只是微微一笑,选择了无视。

  没办法,这个人实在有点上不了台面。

  跟小夜鸣与黎氏兄妹这样笑里藏刀,隐晦的寻找方里的麻烦,虚伪到了极点,让方里禁不住产生情绪的家伙相比,刀藤钢一郎这样明目张胆的表示厌恶与轻蔑,反倒让人觉得像是跳梁小丑。

  至少,方里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对于刀藤钢一郎的话语,方里不以为然的选择了无视,只是将目光投至其背后的刀藤绮凛身上。

  “啊呜…”

  刀藤绮凛立即有些胆怯的缩了缩脖子,就像是一只怕生的小动物一样,在方里的注视下,不由得将娇小的身躯藏在了刀藤钢一郎的背后。

  当然,致使刀藤绮凛做出这个反应的并不仅仅只有方里,还有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范星露。

  想必,刀藤绮凛应该也是在范星露那毫不掩饰的目光之下,感觉如同被蛇给盯住了一样,变得胆怯了起来吧?

  结果,无论是方里亦或者是范星露,均都将刀藤钢一郎视如无物。

  只有克劳蒂雅,带着不曾改变过的笑容,礼貌性的对着刀藤钢一郎说道:“伯邪的动向一直都是各大学园所重视的事项之一,连统合企业财团都有在关注,这一次好不容易出现了使用者,绝对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相信身为运营母体的统合企业财团也会对这份资料的出现感到高兴的吧?”

  作为统合企业财团的干部候补,刀藤钢一郎显然对伯邪的事情了如指掌。

  因此,刀藤钢一郎只是咋了一下舌,说道:“那也没有必要让排名第一来收集资料吧?你不是也可以做吗?”

  “不,我可没有那么了不起,比起我来,刀藤同学才是更适合的人选。”克劳蒂雅耐心的解释道:“作为本学园的排名第一,刀藤同学的实力毋庸置疑,乃是星导馆的最强者,实力越强的话,那就可以更加游刃有余的去应付对手,让战斗时间有效延长,对于打算收集资料的我们来说,这绝对是有利的。”

  克劳蒂雅的话,让刀藤钢一郎再一次的咋舌。

  显然,这个纸老虎是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了。

  “可恶,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刀藤钢一郎转向了刀藤绮凛,语气粗暴的说道:“绮凛,给我速战速决。”

  明明克劳蒂雅才说了,战斗时间越长,那对收集资料才越有利,可刀藤钢一郎还是这么说了,简直就像是将克劳蒂雅刚刚的话给完全忽视了一般。

  然后,刀藤钢一郎便好像彻底的对这里的事情失去了兴趣一样,走向了一旁。

  而面对自己伯父那蛮横无理的态度,刀藤绮凛却只是低着头,来到方里的面前。

  从始至终,刀藤绮凛都没有说上半句话。

  就像是被饲养的宠物不被允许跟外人产生接触一样,刀藤绮凛只是遵从着刀藤钢一郎的指令,默默的站到了方里的对面。

  随即,刀藤绮凛便是将一直背在肩上的一个长条形的布袋给解了下来,从内里取出了一件武器。

  那是一把带鞘的太刀。

  不是纯星煌式武装,甚至连煌式武装都不是。

  那是一把真正的太刀。

  范星露感到新奇似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看来,这个小姑娘靠着一把普通的武器就打败了前任序列排行第一名,成为星导馆的排名第一的传闻是真的了。”

  没错。

  刀藤绮凛不是纯星煌式武装的使用者,连煌式武装都没有使用,只是使用着一把极为普通的太刀而已。

  当然,说是极为普通,其实也不对。

  刀藤绮凛所持有的刀,那把名为的刀实际上乃是名刀,在剑术流派里颇为有名。

  只是,在以煌式武装为主体武器的这个时代里,真刀反倒变得极为不起眼。

  在这样的情况下,刀藤绮凛却是凭借着一把真刀,击败了前任序列排行第一名,登上了星导馆的最强宝座。

  “今天应该能够看到一场有趣的决斗了。”

  带着这么一个感想,范星露极为开心的退至一旁。

  克劳蒂雅亦是不知不觉间退了下来,在旁观战。

  于是,训练场上,只剩下方里与刀藤绮凛二人互相对峙。

  对此,刀藤绮凛只是偷偷的看了方里一眼,随即深吸了一口气,低声开口。

  “得罪了…”

  还没有完全脱离稚气的声音中,刀藤绮凛缓缓的将手放在刀柄上。

  这一个瞬间,刀藤绮凛身上的气质蓦然一变。

  不再似之前那般娇弱,而是仿佛得到了千锤百炼的战士一样,浑身散发着凛然的气息。

  不仅如此,刀藤绮凛的表情同样变了。

  变得极为冷静。

  简直就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一般,整个人的状态都切换了过去。

  一直默默的观察着这个少女的方里,表情同样不带一丝情绪,以极端的冷静面对着扑面而来的压力。

  这么想着,方里却以缓慢的动作,取出了纯白色的发动体。

  “铮————!”

  纯白色的光芒从万应精晶上绽放而开。

  在方里的四周,万应素的粒子开始汇聚而来,于万应精晶的光芒之下逐渐凝聚,化作纯白色的剑身,自发动体上弹出。

  纯白色的单手剑,立即便是被方里给握进了手中了。

  “那就是伯邪吗?”

  刀藤绮凛低喃出声,将千羽切抬了起来,架向了方里。

  “那么,我上了。”

  话音,一落。

  “咚————!”

  伴随着一道沉重的蹬地声,刀藤绮凛的身形直接化作出膛的子弹,以惊人的速度,向着方里的方向暴窜而来。

  其手中,名为千羽切的太刀豁然一斜,似一道弧线一样,切开空气,斩向了方里的方向。

  速度,快得吓人。

  “锵————!”

  清脆的交击声响之下,一阵火花迸裂了开来,宣告了这场对决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