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328 瓦尔坦-瓦欧斯

328 瓦尔坦-瓦欧斯

  “嗡————!”

  漆黑的光芒犹如黑暗的沼泽,将方里给生生的吞了下去,不留一丝痕迹。天籁小说WwW.⒉

  在黑暗之中,方里只感觉到自己的脑袋陡然窜进了一股力量,像是一只在水中摸索着什么东西的手一般,不断的搅合着。

  “……!”

  方里立即感觉到一股猛烈的头痛袭向了自己的脑海。

  然而,方里却是与那猛烈的头痛相反,心中异常冷静。

  既然选择了出声,那方里早就料想到这种状况了。

  毕竟,对方的秘密一旦暴露在阳光底下,将会迎来极大的麻烦。

  所以,一旦自身的秘密有一丝一毫的泄露,女子都会用这种做法来消除隐患。

  “抹消记忆吗?”

  这就是对方正在做的事情。

  包裹住方里全身的漆黑光芒,就是一种干涉精神的能力。

  而且,还是能够对星脉世代有效的精神干涉能力。

  这是一件能够让世界上任何一个星脉世代大为吃惊的事情。

  因为,精神干涉类的能力理论上是无法对星脉世代奏效的。

  这一类的能力,经常都会受到星辰力与万应素的妨碍,而且妨碍的效果还非常的大。

  因此,精神系的能力一般对星脉世代的效果都很薄弱。

  而如果是能够连星脉世代的记忆与个性都进行直接的干涉的精神系能力的话,那妨碍的效果就更大了,根本不可能对星脉世代有效。

  可此时此刻里,方里确确实实的遭到了精神干涉系的能力的影响。

  “————!”

  强烈的头痛不断的袭击方里的脑海,让方里的视野都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

  感觉到那侵入脑海的「手」变得越来越深入,方里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啪嗒…”

  轻微的声响中,如残月般的匕被方里握进了手里。

  “铮…”

  方里豁然睁开眼睛,一对瞳孔立即化作冰蓝色,泛动着冷漠的光芒。

  下一秒钟,方里看到了。

  那条像是裂缝一样,遍布眼前的漆黑光芒的线。

  “噗哧————!”

  如同**被斩裂一样的撕裂声响起。

  方里手中的匕狠狠的切开了那道死线,让周围的浓郁黑暗骤然一滞。

  “砰————!”

  下一刻,浓郁的黑暗宛若一面镜子一样,生生的粉碎了开来,化作一块块的碎片,消散在空气中。

  方里这才重新回归到空气里。

  “什……!”

  原本一脸冷漠的女子亲眼看到这一幕,完全没有感情的俏脸上涌现出难以仰制的动容。

  “哦呀哦呀?”范星露则是犹如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乐呵呵的笑道:“连力量本身都能够杀死吗?真是有趣啊!”

  看来,范星露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选择了在一旁旁观。

  “你…”女子终于是正眼看向了方里了,以携带着惊人的压力的语气,质问道:“你是什么人?”

  “说起来,我忘了自我介绍了。”方里手中的匕已经消失,眼中的冰蓝色光芒亦是不见了踪影,如同什么都没有生过一样,蓦然一笑。

  “我叫方里,那边的范星露是我的师父。”

  “师父?”女子不由得看向了范星露,问道:“他是你的弟子?”

  “怎么样?很有趣吧?”范星露玩味般的笑道:“我的这个弟子虽然是辈分最小,最近才入门的小家伙,但你不觉得,如果是那种力量的话,应该可以好好的满足我吗?”

  “……你疯了吗?”女子有些冷漠的说道:“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力量,但我可以肯定,那绝对是很危险的东西,你居然去培养他?”

  “就是危险才好啊!”范星露大笑出声,声音中有着睥睨天下般的气势,如此说道:“毕竟,老身都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感受过危险了,只有这样才能在最大程度上满足老身啊!”

  女子冷冷的看着大笑的范星露,再次转过视线,望向方里。

  方里能够感觉到,对方正在打量着什么。

  然后,对方便是这么说了。

  “我警告你,最好别跟我扯上关系,不然,就算你是这个老太婆的弟子,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闻言,方里立即回了这么一句。

  “我才懒得跟你们扯上关系,我只是要你的身体而已。”

  如果是不知情的人听到了这句话,那可能会将方里当成一个渣男。

  但是,方里说这句话,可不是那方面的意思。

  望着那条挂在女子身前的巨大项链,方里蓦然开口。

  “反正你的本体只是一件纯星煌式武装,换个身体对你来说根本不是难事吧?”

  女子顿时沉默了下来。

  只是,对方看向方里的眼神中再次带上了极致的压力。

  那是最大的秘密被别人给知晓时才会产生的反应。

  没错。

  眼前这个女子只不过是一个承载意识的身体而已。

  此时此刻里,正在与方里对峙的是那条巨大的项链。

  那是一件纯星煌式武装。

  镶嵌在项链上的巨大宝石,就是一块万应精晶。

  也就是说,一件拥有着夺取别人身体的能力的纯星煌式武装正以别人的身体作为媒介,于此活动。

  眼前这个女子,只是被那条项链型的纯星煌式武装给夺取了身体的存在而已。

  方里是知道的。

  知道对方的名字。

  “瓦尔坦-瓦欧斯。”方里唤出了对方的名字。

  “你的那具身体是我一个熟人的老师,将她还回来吧。”

  此话一出,难以言喻的寂静开始在空间中弥漫了开来。

  被方里称为瓦尔坦-瓦欧斯的女子只是冷冷的看着方里,半响以后,说了这么一句。

  “别多管闲事。”

  留下这么一句话,瓦尔坦-瓦欧斯便是直接转过身,离开了黄辰殿。

  见状,方里眯了眯眼睛,手缓缓的向腰间的动体探去。

  但是,一只手却是按住了方里。

  “别冲动。”范星露施施然的说道:“姑且不论你能不能奈何得了她,但如果她只是想走的话,你却也是拦不住的。”

  这回,轮到方里沉默了。

  眼看着瓦尔坦-瓦欧斯那逐渐远去的背影,方里舒出一口气,喃喃出声。

  “看来,得好好计划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