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368 你可以多要一些报酬的

368 你可以多要一些报酬的


  “————_ase(来回逡巡瞬疾穿梭)————”

  “————___captivity(捎着受囚禁的可爱孩子之声)————”

  “————___dawn(飞越破晓的云海)————”

  “————_(乘驭黄昏之风)————”

  “————_rinth(在宵暗的尽头指点迷津)————”

  “————_memory(思考与记忆的黑色御使)————”

  “————__me(在我面前翩翩降落)————”

  优美的歌声有如落在河流中的水滴,似泛起的涟漪,在空间中不住的回荡着。

  席尔薇雅就这样握着乌丝拉的手,犹如正在回忆着过去与自己的老师的一切一般,殷红的嘴唇轻轻的开合着,尽情的歌唱。

  听着这首歌,方里不由得有些沉浸在了其中。

  与上一次在演唱会的时候听到的歌曲不同,亦与席尔薇雅曾经给方里哼的曲子不一样。

  这一首歌,给人的感觉有些忧伤,就像是在诉说着怀念的以往一般,令人迷醉。

  这一刻里,方里仿佛看到了。

  看到了一个女人在教一个女孩歌唱。

  看到了一个女人在陪一个女孩游玩。

  看到了一个女人在哄一个女孩入睡。

  看到了一个女人在给一个女孩做饭。

  那一幕幕的场景,仿佛就像是直接浮现在脑海中一样,伴随着优美的歌声,传入了方里的身心。

  在这样的情况下,方里如何能够不沉醉呢?

  直到歌声落下时,方里都还在回味着其中的滋味,缓缓的抬起头,看向了前方。

  在那里,席尔薇雅已经结束了歌唱,将乌丝拉的手放进了被子里,随即才转过身,迎向了方里的目光。

  紧接着,席尔薇雅闭起一只眼睛,有些俏皮的说道:“好了,我们就先出去,别打扰乌丝拉休息了。”

  方里点下了头。

  ……

  “呼————!”

  有些清冷的风呼啸而过。

  这里是治疗院本院的天台。

  离开了乌丝拉的病房以后,席尔薇雅没有直接离开,而是来到了这里。

  理所当然,方里亦是跟着一起来了。

  这里的天台似乎考虑到了让患者可以到这里来散散心,晒晒太阳的想法,不但种植有观赏用的植物与植树,还有着一张张的长椅,不远处更是有一个自动贩卖机。

  席尔薇雅让方里坐在一张长椅上,自己则是到自动贩卖机那里买了两瓶饮料,带了过来。

  “给。”席尔薇雅将其中一瓶饮料递给方里。

  方里顺手接了过来,却没有打开。

  席尔薇雅也是一样,只是捧着饮料,坐在了方里的身边,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着一些什么。

  两人均都没有说话,气氛却一点都不尴尬,反而有种莫名的温馨在里面。

  方里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陪着席尔薇雅,什么话都没有说。

  直到良久以后,席尔薇雅才轻声开口。

  “一直以来都谢谢你了。”

  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却肯定是席尔薇雅经过千思万想以后才打算表达的最为真挚的感想吧?

  也就是说,千言万语全部都压缩在了这样的一句话中了。

  对此,方里只是淡淡的一笑,如此说道:“别在意,我只是履行自己的约定而已。”

  本来,找回乌丝拉这件事情对方里就没有多大的难度。

  毕竟,方里有着先知先觉的优势,再加上一些部署的话,想将乌丝拉给找回来,并不是很难。

  因此,对于方里来说,这件事情顶多就算是顺手而已。

  “虽然干涉得有些多了,但我这个人就是这样,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到底。”方里耸了耸肩,以随意的口吻,对着席尔薇雅说道:“所以,有你这一句感谢,其实就已经足够了。”

  “……是吗?”席尔薇雅低下头,看着被自己给捧在手心里的饮料,有些意有所指般的说道:“其实,你可以再贪心一点的。”

  “贪心?”方里转过头,看向了席尔薇雅,问道:“意思是让我向你索取报酬?”

  “如果我这么说的话,那你肯定又会说,报酬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收了吧?”席尔薇雅就像是完全看穿了方里的心一样,同样转过头来,迎着方里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眼睛,以悦耳的声音,说了这么一句。

  “但是,我还是想说,其实,你可以多要一些报酬的。”

  说着这样的一句话,席尔薇雅那直勾勾的盯着方里的眼眸中竟是泛动着犹如水波般的情感。

  那种情感,就像是能够将人的心神都给吸进去一样,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都为之神魂颠倒。

  而可悲的事情是,方里同样是一个男人。

  虽然不至于神魂颠倒,可也多少有些心动,让方里一时之间竟是也完全无法转移目光,被那对水波般美丽的眼眸给牢牢的吸引住。

  这让方里多少觉得有些不妙。

  再这样下去的话,肯定会重蹈上一次的覆辙吧?

  上一次,就是在气氛的牵引下,方里做出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忍不住稍微欺负了一下眼前这个少女。

  而现在的气氛却是比上一次更加的浓烈。

  沉浸进去的话,方里可没有信心能够控制住自己。

  当下,方里连忙压下内心的异样。

  然而,就在方里打算移开目光时,席尔薇雅那轻微得有如能够被风给吹走般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笨蛋…”

  话落,席尔薇雅突然将自己的脸凑上前。

  “啾…”

  随着淡淡的声响,柔软的触感抵上了方里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