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403 感觉滋味如何啊?

403 感觉滋味如何啊?

  这一刻里,法利亚格尼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思考,脑袋变得一片空白。

  “死了?”

  “死了?”

  “死了?”

  “死了?”

  有如陷入到了精神错乱的状态中一样,或者说是陷入故障的人偶一般,法利亚格尼不断的重复着这个词汇,表情至始至终都是恍惚着的。

  “不会的…不会的…”

  随即,法利亚格尼就像是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一样,以往那俊雅无比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个极为空虚的笑容。

  “我的玛莉安不会就这么死了的…”

  “肯定还能修复…”

  “肯定能…”

  说着这样的话,法利亚格尼不断的提取着存在之力,让其化作浅白色的火焰,一口一口的吐到了玛莉安的身上。

  可是,在那燃烧着的火焰之下,玛莉安却是至始至终都没有恢复,似彻底报废的娃娃一般,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

  “不会的…不会的…”

  法利亚格尼一边颤声说着,一边继续将存在之力让到玛莉安的身上。

  这样导致的结果便是玛莉安不但没有恢复过来,连法利亚格尼自身都开始因为存在之力的不足,剩下的半个身体渐渐的化作浅白色的火焰消散。

  红世使徒同样是需要存在之力才能在此世显现的生命。

  若是存在之力不足,却偏打算留在这个世界里的话,最终的结果自然也是如同风中残烛,直接消散。

  如今,法利亚格尼便是不顾自己的存在,拼命的将存在之力让给玛莉安。

  那一幕,简直让人忍不住心生同情。

  可惜,方里不会同情。

  不仅仅是因为方里对死亡早已麻木,不会产生任何的感觉,同样亦是因为方里清楚的知道,这是法利亚格尼罪有应得的报应而已。

  为了让玛莉安能够成为一个真实的存在,这位红世魔王不惜吞食了御崎市里大量的人类,还打算将整个御崎市作为祭品,化作庞大的存在之力,用来达成这个目的。

  所以,法利亚格尼没有一点值得同情的地方。

  而接下来法利亚格尼的表现,同样证明了这一点。

  “一定是因为存在之力不够…一定是…”

  法利亚格尼紧紧的抱着玛莉安,如同抱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梦呓似的呢喃出声。

  “没关系…没关系…这座城市里还有很多的食物…很多…全部都吃掉就好了…全部…”

  这样说着,法利亚格尼便是准备飞向封绝的外面。

  然而,法利亚格尼似乎忘记了,这里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噗哧————!”

  伴随着肉体被洞穿的声音,纯白色的纯星煌式武装刺入了趴在地面上的法利亚格尼的后背上,将其直接钉在了那里。

  代表鲜血的浅白色火苗溅射而开,洒向了四周。

  “啊啊啊啊啊啊————!”

  法利亚格尼发出了痛嚎声。

  看着这样的法利亚格尼,方里的表情平静到了让人觉得冷漠的程度,只是蹲下身,从法利亚格尼的身上取出了一件件的物品。

  有玻璃摇铃。

  有湛蓝戒指。

  有左轮手枪。

  有金色硬币。

  除此之外,还有其余各种各样的物品。

  这些,都是法利亚格尼的宝具。

  亲眼目睹这一幕,法利亚格尼目眦欲裂般的死死的盯着方里,身上的浅白色火焰有如陷入狂暴一样,猛烈起伏。

  “你…这…混…蛋…”

  那是饱含前所未有的愤怒的话语。

  对此,方里只是冷笑了一声,如此说道:“你不是很想杀了我,再抢走零时迷子吗?”

  “现在,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红世的魔王啊,感觉滋味如何啊?”

  法利亚格尼的身体再次颤抖了起来。

  只是,这一次不是因为悲痛,而是因为愤怒。

  “人类…人类…人类…!”

  听着法利亚格尼那饱含愤怒的叫喊,方里撇嘴一笑。

  “没错,我是人类。”方里淡淡的说道:“你一直以来视为食物的人类。”

  说完,方里伸出手,将伯邪从法利亚格尼的身上拔出。

  浅白色的火焰再度在法利亚格尼的伤口上燃烧而起。

  “这样就结束了,法利亚格尼。”

  方里举起了手中的伯邪。

  眼看着那造成之前的恐怖一击的光剑对着自己举了起来,法利亚格尼终于是无法忍耐,大喊出声。

  “修德南!”

  话音一落,半空中,一团浑浊的紫色火焰团块便是落了下来。

  “————!”

  方里用力的转过身,对着那往自己身上落下来的火焰团块,伸出了一只手。

  在那只手上,握着刚刚从法利亚格尼的身上扒落下来的退火之戒————「湛蓝」。

  “铮————!”

  做工精细的戒指顿时散发出光辉。

  光辉之下,方里的周围立即展开一层结界。

  从天而降的紫色火焰团块重重的落在了结界上。

  “嘭————!”

  伴随着爆炸声的响起,浑浊的紫色火浪开始翻涌,覆盖住了周围的一带。

  只有那位于爆炸中心的结界完好无损,牢牢的保护着使用者。

  驱动着湛蓝之戒的驱火效用的方里抬起头,看向了上空,随即瞳孔蓦然一缩。

  只见,在半空中,仿佛奇美拉一样的凶兽挥动着一对蝙蝠似的羽翼,悬浮在了那里。

  赫然,便是修德南。

  当然,让方里瞳孔狠狠一缩的不是修德南的出现,而是其一只鹰爪般的利爪所紧抓着的一个娇小的少女。

  除了夏娜以外,还能有谁呢?

  “唔…”

  夏娜发出了模糊不清的闷哼声,其整个娇小的身体都被修德南那鹰爪般的利爪给紧紧的抓住,身上则是伤痕累累。

  看到这一幕,方里哪还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呢?

  夏娜被打败了。

  被修德南。

  “啧…”修德南转动着一对兽瞳,看着方里脚下苟延残喘的法利亚格尼,咋舌出声。

  “看到刚刚那把巨剑的时候我就有不好的预感了,看来这边是彻底的一败涂地了啊。”

  从修德南的话语中,任谁都能听出一股莫大的耻辱感。

  那是委托没有能够完成而导致的败北感所导致的。

  而法利亚格尼却往这股败北感中添加了一把火。

  一把堪称狂暴的火。

  “杀掉这个人类!修德南!”

  法利亚格尼咬牙大喊。

  “这个人类的身上有零时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