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422 失去控制的火焰

422 失去控制的火焰


  “嘭————!”

  深蓝色的火焰爆炸似的在封绝的内部燃烧了起来,瞬间覆盖住了玛琼琳的全身,并且渐渐的膨胀。天籁小『说WwW.『⒉

  在整个过程中,火焰化作实质般的皮毛,携带着凶暴的气息,化作一道高大的身影。

  等到深蓝色的火焰熄灭下去时,高大的身影亦是出现在了空气中。

  那是一只野兽。

  一只宛如熊一般高大又臃肿,浑身的皮毛呈现深蓝色,头颅却是狼的外形,看上去像是用来讨小孩子欢心的大布偶,气息则异常凶暴的野兽。

  “吼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深蓝色的野兽口中爆出来的是玛琼琳与马可西亚斯二者融合在一起般的咆哮声。

  在那咆哮声之下,空气似乎都微微颤动了起来,掀起些许的劲风,将夏娜的一身黑衣都给吹袭得猎猎作响,不住起伏。

  “那是…”夏娜一对灼眼微微闪烁而起。

  “那是名为托卡的火焰外衣,如同你的夜笠一样,独属于「蹂躏的爪牙」的火雾战士特有的力量显现。”亚拉斯特尔立即回答了夏娜的疑问。

  “你可以将它看成是「悼文吟诵人」与「蹂躏的爪牙」二者融合以后显现的形态,不但可以提高使用者的作战能力,还有一定的防御力,需要特别小心。”

  亚拉斯特尔的话才刚刚落下,对方便是率先动了。

  “先来打个招呼吧!”

  玛琼琳的声音已经完全带上了战斗狂特有的狰狞之气。

  在这样的情况下,名为托卡的野兽咧嘴一笑。

  “太阳雨天气雨!哈!”

  “三秒内上西天!喔!”

  玛琼琳与马可西亚斯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顿时,深蓝色的火粉蓦然在托卡的身周徘徊而起。

  “————!”

  夏娜没有任何犹豫的扬起身上的黑衣,将其挡在自己的身前。

  “嗡————!”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徘徊在托卡身周的火粉骤然间凝聚,化作一火焰弹,一个暴动,掠向前方,径直的落在了夏娜的身上。

  “嘭嘭嘭嘭嘭————!”

  伴随着一阵阵爆炸声的响起,深蓝色的火浪在夏娜的身周迸现,掀起强烈的爆风,将夏娜给整个笼罩了进去。

  那就是屠杀即兴诗,能够根据战况或者需要,随兴编织出的自在法,攻击、防御、辅助等等效果兼具,乃是玛琼琳能够成为高明的自在师的证明。

  强大的火力一瞬间覆盖住了整根桥梁,让铁制的桥梁瞬间被炸碎,化作一块块的铁片与瓦砾,砸向了下方。

  而在那深蓝色的火浪中,浑身包裹着夜笠的夏娜从中暴退而出,失去了立足点,仿佛被踹飞的皮球一样,在呼啸的风声之下,倒飞了出去。

  “夏娜!”

  不知不觉间,亚拉斯特尔竟是叫起了这个名字。

  “我知道!”

  夏娜同样理所当然般的接受了这个呼唤。

  旋即,红莲的火焰陡然从夏娜的身上燃烧了起来。

  经过上一次方里的引导,夏娜终于可以靠着自身的力量,将自身的火焰给使用出来了。

  虽然仅仅只是使出火焰这种程度的进步而已,但相较于以前只能靠贽殿遮那来使用火焰,已经是一个天大的进步。

  而昨天,夏娜就在方里的引导下,尝试将火焰凝聚成各种各样的外形,再现出亚拉斯特尔本体的一部分力量。

  这部分力量,即可以化作火焰的刀身,亦可以化作红莲的炎波,还可以凝聚成火焰的羽翼,实现类似自在法般的效果。

  所以,接下来,夏娜只需要如昨天那般,将火焰凝聚成羽翼,那就可以摆脱没有立足点的困境了。

  (没错,像昨天一样…)

  心中闪过这么一个想法的夏娜却是突然醒觉。

  (像昨天一样?)

  那么,昨天是怎么样的呢?

  自己是怎么样使出这份力量的啊?

  就是在方里的引导下。

  然而,现在,方里却不在夏娜的身边,理所当然也没有办法替夏娜进行引导。

  (没有…引导?)

  这并不是什么问题。

  方里起到的作用紧紧只是引导而已。

  就算没有方里的引导,经过昨天的训练,夏娜也应该记住了使用火焰的感觉了才对。

  因此,夏娜完全可以靠自己一个人来控制火焰。

  可是,这一个瞬间,夏娜却是犹如失忆了一样,竟是不知道该怎么去控制自己的火焰了。

  因为,今天没有引导。

  没有方里在旁边引导。

  (我是一个人…)

  这个想法,让夏娜身周的红莲之火仿佛失去了控制一样,浑然爆开。

  “轰隆————!”

  有如雷鸣般的轰鸣声在半空中炸响。

  织红的火浪突然在半空中似烟花般盛开。

  “呜啊啊啊啊啊————!”

  夏娜带着痛吟声,竟是被自己的火焰给炸飞,整个人都冒着焦黑的烟雾,从红莲的火浪中掉了下来,落向了地面。

  “夏娜!”

  亚拉斯特尔的声音中即有惊讶,亦有错愕。

  紧接着,玛琼琳与马可西亚斯的声音也是跟着响了起来。

  “居然有被自己的火焰给炸飞的火雾战士?这小丫头是来搞笑的吗?!”

  “大名鼎鼎的天罚神的契约者居然是这种货色?真是让人笑不起来!”

  说着这样的话,名为托卡的野兽高高的掠向了天际,伸出厚重的手掌,如环抱着什么一般,将深蓝色的火焰凝聚在了其中。

  下一刻,深蓝色火焰化作一道从天而降的火柱,一边蒸开大气,一边掠过空间,带着刺耳的嗡鸣声,落向了夏娜的方向。

  浑身都是烫伤的痕迹的夏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巨大的炎柱往自己的身上落了下来,一对灼眼缓缓的睁大。

  就在深蓝色的火柱即将落在夏娜的身上时,变化突起。

  “呛————!”

  那是极为悦耳的刀剑吟动声。

  只见,一道寒光从遥远的天际的另一端陡然暴射而来,似一道流星一样,蓦然乍现。

  其正体,正是一把犹如螺旋般极转动着,将周围的气流都给搅动了进去,使浑身都被龙卷风似的旋风给包裹住的匕。

  这样的一把匕便是暴射而来,重重的落在了从天而降的深蓝色火柱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