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428 忘记了死亡的怪胎

428 忘记了死亡的怪胎


  “轰隆————!”

  御崎大桥的上方,直径足有数百公尺,有如一个小型的太阳,却被一刀两断的巨大深蓝色火焰团块蓦然爆开,于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化作铺天盖地的火浪,涌向四面八方。天』籁『小说Ww』W.』⒉

  名为御崎大桥的铁架桥顿时被迎面而来的爆风给撼动,整个摇晃了起来。

  河川涌起波涛似的浪花,疯狂起伏。

  鲜红的空间仿佛震颤而起一样,整个被紊乱的气流给充满。

  “————!”

  亲眼目睹这一幕的夏娜蓦然一惊,连忙扬起穿在身上的黑衣,将来袭的爆风给挡下。

  “什么…?!”

  高空中,玛琼琳与马克西亚斯更是大惊失色,让火焰外衣的脸上都充满了惊容。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浑然爆开的恐怖火浪之中,一道身影有如流星一般,穿过了火焰的屏障,全身笼罩着耀眼的星光,以惊人的度,宛若闪电一样,冲上天际。

  眨眼间,便是出现在了玛琼琳的面前。

  冰蓝色的魔眼微微一抬,投至似狼似熊的野兽身上。

  裂纹般的一道道死线浮现在了那件火焰外衣的身周,布满了托卡的全身上下。

  这一刻里,眼前这件单纯由火焰形成的外衣在方里的眼中,有如破破烂烂的布料一样,只是挂在了玛琼琳的身上。

  理所当然,火焰外衣的内部,玛琼琳身上的死线同样一一印入了方里的魔眼,被看得一清二楚。

  就在这一个瞬间里,玛琼琳感觉到了。

  一股致命的危机感从背脊底下窜起,瞬间窜向了脑海。

  清楚的看到那对冰蓝色的眼眸,玛琼琳只觉得浑身的温度似乎都在这一个瞬间里完全失去了一样,变得冰冷不已。

  (那是什么?)

  有如寒冰一样。

  (那是什么?)

  又如彩虹一般。

  (那是什么?)

  冰蓝的色泽中带着一圈虹光。

  (那是什么?)

  仿佛能够看到所有存在最为恐惧的事物似的一对眼睛。

  (那到底是什么?!)

  玛琼琳已经完全无法动弹了。

  在那对冰蓝色的魔眼的近距离凝视下,玛琼琳有如能够从中看到自己躺在血泊里,彻底的死去的场景一般,根本无法动弹。

  那是源自本能的恐惧。

  与红世使徒厮杀了数百年的战斗本能在告诉玛琼琳,面对这对眼睛,自己的一切都显得极为脆弱不堪。

  所以,玛琼琳知道。

  只需要一刀。

  只需要一刀而已。

  接下来,方里只需要挥出一刀,那在火雾战士与红世使徒双方之中都被敬而远之,以战斗狂和复仇者闻名的自己,就会彻底的死亡。

  抵抗是没有用的。

  因为,刚刚那全力的一击,已经耗尽了玛琼琳所有的力量。

  如今,能够维持住托卡的火焰外衣,完全可以称得上是非常勉强。

  这样一来,玛琼琳如何能去抵抗?

  而且,抵抗有用吗?

  恐怕不能吧?

  至少,直觉告诉了玛琼琳,面对这对眼睛,自己除了转身就跑以外,没有第二种可以活命的方法。

  那是可以呼唤死亡的眼睛。

  一切的防御,均都没有价值。

  于是,在玛琼琳浑身僵硬,动弹不得的情况下,悬浮在其面前的方里只是缓缓的举起手中的月刃,将刀尖对向托卡的脑袋。

  一如先前的夏娜一样,如此宣言。

  “我赢了。”

  空间,蓦然静下。

  望着那对凝视着自己的冰蓝**眼,玛琼琳的手一边颤抖着,一边拼命的握紧了起来。

  同样的胜利者宣言,给玛琼琳的感觉却是完全不同。

  如果说,夏娜的胜利者宣言给玛琼琳带来的只是不甘与屈辱的话,那方里的胜利者宣言给玛琼琳带来的就是绝望与恐惧了。

  抵抗前者,下场顶多就是败北。

  抵抗后者,下场却绝对是死亡。

  玛琼琳并不怕死。

  可是,在那对魔眼的凝视下,玛琼琳现,自己真的害怕了。

  害怕死亡。

  那是每一个生物都拥有的本能。

  玛琼琳只是在长年累月的厮杀与刻苦铭心的仇恨下将它藏了起来而已。

  每一个不惧死亡的人,其实都只是将自己对死亡的恐惧给遗忘,并逐渐习惯。

  而这对魔眼,却是能够强行将其挖掘出来,**裸的摆在明面上。

  带着这份被遗忘了多年的恐惧,玛琼琳咬着牙,低声开口。

  “你到底是什么人?”

  闻言,方里直视向了玛琼琳,说了这么一句。

  “一个忘记了死亡到底是什么滋味的怪胎而已。”

  这句话,有如在对应着玛琼琳心中被挖掘出来的恐惧一样,极具嘲讽的意味。

  但是,这一次,玛琼琳却是笑不出来,亦怒不起来。

  哪怕是马可西亚斯,在这个时候里似乎都笑不出来了,陷入到难以言喻的沉默中。

  旋即,振动着一对红莲般的火焰羽翼的夏娜才从下方飞了上来,停在方里的身旁,看着玛琼琳,如此说道。

  “这样的人类,全世界估计都只有这么一个了,而且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对他认输,一点都不会丢脸。”

  听到夏娜的话,玛琼琳终于也是沉默了。

  “嘭…”

  名为托卡的火焰外衣再也维持不了了一般,化作深蓝色的火焰,燃烧殆尽似的熄灭。

  其中,玛琼琳踩在悬浮于半空中的大精装书上,看着方里那凝视着自己的模样,有如唾弃一般,大叫了起来。

  “我知道了!我投降总行了吧?别再用那对眼睛看着我!”

  方里这才微微一笑,垂下了握着匕的手。

  其眼中,冰蓝中带着一圈虹光的魔眼逐渐消散。

  玛琼琳那被强行挖掘出来的恐惧这才一点点的消失。

  当下,玛琼琳一脸不悦的开口。

  “不就是找一个隐藏在这座城市里的自在式吗?完成这种程度的小事就行了吧?”

  “没错。”方里如此说道:“目前只需要将它找出来就行,至于后面的事情,以后再说。”

  “听清楚,我只帮你找到那个自在式,其它的事情我可不管!”玛琼琳不由分说的说道:“如果你之后还打算用这种方式来威胁我,那就算死我也会让你尝尝跟我一样的感觉!”

  方里蓦然一笑,给出了这么一个回答。

  “如果你帮得到的话,那我或许还会感激你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