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433 别这么做比较好

433 别这么做比较好

  事实上,从拉米那里得知针对自己设下的自在式将会从自己的身上直接吸取存在之力来发动以后,方里便为了以防万一做了一些准备。

  “你们也知道,在我的身边有一位火雾战士吧?”

  方里直言不讳的说道:“我只是让她帮我收集了一些火炬的存在之力,然后将这些存在之力一直保留在自己的身边而已。”

  这就是方里没有被吸取存在之力,从而消失的原因所在。

  因为,自在式发动时所吸取的存在之力,全部都是夏娜帮方里收集过来的火炬的存在之力而已。

  既然知道有一个自在式会吸取自己的存在之力,导致自身出现危机,那方里就不可能不做防备。

  所以,在回到别墅以前,一路上,方里让夏娜帮自己收集了不少火炬的存在之力。

  接下来,方里只是用自身的星辰力包裹住这些存在之力,让这些存在之力依附在自己的身上,保留在自己的身边。

  因此,自在式发动以后,依附在方里身周的存在之力便代替了其自身的存在之力,成为了吸取对象。

  “原来如此。”贝露佩欧露恍然,自言自语般的说道:“既然存在之力已经有了,那自在式的转移对象便从零时迷子本身转变为携带着零时迷子的本人,所以你才会一并被传送过来。”

  “既然我回答了你的问题,那你也回答我一个问题吧。”方里耸了耸肩,看向了贝露佩欧露,如此说道:“这里是哪里?”

  贝露佩欧露嫣然一笑,倒也没有隐瞒,直接回答了方里的问题。

  “这里是星黎殿。”

  闻言,方里暗道了一声果然。

  ————「星黎殿」。

  那是「化妆舞会」的根据地,也是这个大型的使徒集团引以为傲的宝具。

  其正体,就是一座移动要塞。

  夏娜曾经居住过的天道宫同样是一件这样的宝具。

  天道宫与星黎殿,两者其实是同一个人所制作的宝具,只是分别落入了不同的人的手中,最终成为了「炎发灼眼的杀手」的培养基地与「化妆舞会」的根据地而已。

  方里依稀记得,无论是天道宫亦或者是星黎殿,均都拥有着可以不被外界观测到的隐蔽效果。

  换言之,方里如果是在星黎殿里的话,那只怕无法期待夏娜的救援了。

  因为,夏娜根本不可能知道星黎殿在哪里。

  本就糟糕的状况,顿时变得更加糟糕。

  “没错。”修德南像是看穿了方里的心中所想一样,咧嘴一笑,说道:“既然来到了这里,那你就不可能跑得了了。”

  “这座星黎殿里并不仅仅只有我们三个人,还有其余的成员待在了各个角落。”贝露佩欧露亦是笑着说道:“虽然分散在世界各地的成员并没有全部召集回来,但即使只是这样,那也足够了。”

  方里顿时沉默了下来了。

  “贝露佩欧露。”黑卡蒂终于也开口了,面无表情的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虽然与计划的状况有点出入,但并没有造成我们的困扰,只需要将零时迷子从这个人类身上回收就行了。”贝露佩欧露这么说着,随即却是语锋一转,无奈出声:“只是,从刚刚开始就没有从这个人类的身上找到零时迷子的存在,甚至连体内都没有的样子。”

  “什么?”修德南皱起了眉头,说道:“也就是说,零时迷子并不在他的身上吗?”

  “不,零时迷子就在他的身上。”贝露佩欧露肯定道:“虽说设下的自在式是针对这个人类,可实际上却是针对零时迷子的持有者,不然无法在事后将零时迷子给转移过来。”

  也就是说,既然自在式发动了,那至少可以肯定零时迷子就在方里身上。

  “只是,我却完全没有找到零时迷子。”

  贝露佩欧露注视向了方里,像是打算将方里给解剖开来研究研究一样,如此说道:“所以,这个人类应该是用某种特别的方式将零时迷子给保存了起来了。”

  贝露佩欧露算是说对了。

  方里保存零时迷子的方式确实很特殊。

  就是利用主神使者的能力,将装备转化为虚拟武装的形式进行佩戴。

  在这样的状况下,除了主神使者本人以外,其余人均都无法接触到其佩戴的装备。

  所以,贝露佩欧露根本无法取得方里身上的零时迷子。

  “那就跟之前计划的一样,将这个人类的小鬼的存在之力给吞食掉吧。”修德南这么说道:“这样的话,零时迷子就会出现了吧?”

  “我之前也是这么想的,但现在我不敢肯定了。”贝露佩欧露没有看向修德南,而是一直注视着方里,说道:“既然他能够以这么特殊的方式持有零时迷子,那难免有办法以同样特殊的方式将零时迷子送出去,现在我们可不能乱来了。”

  “这么说,我们反而无计可施了?”修德南倒是觉得有些好笑似的说道:“这可不像我们「化妆舞会」的参谋会说的话啊。”

  “没什么,只是过程有些麻烦而已。”贝露佩欧露不以为意的说道:“毕竟,不管怎么样,人已经落在我们手中了,就算他隐藏再多的秘密,只要让黑卡蒂跟这个人类进行同化的话,那就可以窥视到这个人的记忆,找出解决方案了。”

  当这句话从贝露佩欧露的口中传出时,修德南脸上那轻佻的笑容消失不见了。

  虽然因为戴着墨镜的关系,无法看到修德南此时的眼神,但任谁都能察觉到他的身上开始出现不快的情绪。

  反倒是黑卡蒂,一脸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知道了。”

  说完,黑卡蒂便是抬起步伐,缓缓的朝着祭坛的方向走去。

  见状,修德南唉声叹气般的说道:“居然让我的黑卡蒂与别的男人同化,实在是让人气愤啊。”

  “这也是我的工作。”黑卡蒂的表情依旧没有丝毫改变,只是这么说道:“还有,我不是你的东西。”

  话落,黑卡蒂便是走上了祭坛,来到方里的面前。

  就在黑卡蒂将自己的手搭在方里身上时,方里突然开口。

  “我劝你还是别这么做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