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451 冲破夜空的身影

451 冲破夜空的身影

  望着那包围圈中出现的一个几乎难以察觉的小小缺口,方里的嘴角不由得缓缓掀起。

  “跟我预料的差不多…”

  躲在星黎殿里一直袭杀「化妆舞会」的人马,方里可不单单是为了避免逃跑时遭到包围而已。

  一旦星黎殿里的人马遭到削减,那为了尽快抓到自己,对方肯定会让外部戒备的人马补充进星黎殿的搜查与追击的队伍中,使在外面戒备巡逻的人马不断的减少。

  这样一来,方里在星黎殿中杀得越多,外面的人马便会不断的补充进星黎殿里,加入追击自己的行列。

  最终所导致的自然便是像现在这般,让外面的包围圈难以避免的出现一些缺口。

  “那就是我逃出去的希望…”

  方里在心中默默的想着,并缓缓的闭上眼睛。

  到了这个地步,方里只缺一个机会而已。

  一个可以让方里从包围圈的缺口中冲出去,逃出星黎殿的机会。

  因此,方里一边继续隐匿着身形,躲在窗边的角落里,一边让体内消耗了不少的星辰力逐渐流转,随时准备暴起。

  在这样的情况下,时间逐渐的流逝。

  “呼————!”

  一阵清冷的夜风携带着些许的沙尘,在整个星黎殿中吹袭而过。

  名为星黎殿的宝具是一座移动要塞,可不单单只有一座建筑物而已。

  以三柱臣为,大多数「化妆舞会」的高层与人员都在位于中心的城堡中活动。

  而以城堡为中心,外面则是一座座高耸又宏伟的建筑物,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建筑群。

  星黎殿的规模,简直就相当于一座小型的城市。

  要不然,费可鲁也不需要将大部分的兵力都派遣到外面进行戒备,外面的范围实在太广阔也是导致这个状况出现的一个原因。

  至于星黎殿的上空,则是如其名一般,乃是一片夜空。

  当然,那不是真正的夜空,而是一层结界。

  包围住整个星黎殿,能够隐藏星黎殿的踪迹与气息的一层结界————「隐匿的圣堂」。

  有了这层结界,外部的人便无论如何都无法察觉到星黎殿的存在。

  而方里需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那就是打破那层结界,从名为星黎殿的这座移动战斗要塞里逃出去。

  “呼————!”

  清冷的夜风再次吹袭而起,扬起更加浓郁的沙尘。

  在那沙尘的袭击下,外面,不少正在警戒的队伍都不由得被遮蔽了视线,甚至不少人都闭上了眼睛。

  也就在这个瞬间,方里豁然睁开了双眼。

  “嗖————!”

  破空声之下,方里的身形彻底化作离弦的箭矢,冲向了外面。

  这一刻里,方里将自己的度挥到了极限。

  “闪走-水月!”

  犹如看得见摸不着的水中之月一样,方里的身形彻底的化作海市蜃楼般的幻影,仿佛融入到吹袭而起的夜风中一般,窜向了夜空。

  如果从远方看的话,那就能够看到这样的一幕。

  在那作为星黎殿的中心的高大城堡周围,一队队的人马聚集在一起,从四面八方将其牢牢的包围在其中,让周围出现密密麻麻的人影。

  然而,在一阵夹杂着沙尘的夜风的吹袭过后,一道身影陡然从城堡的其中一个角落里暴冲而出,冲向了其中一个方向。

  周围都是密密麻麻的汇聚在一起的人影。

  只有那个方向,唯独剩下寥寥无几的一名巡回士与数十名磷子。

  于是,当方里从下方暴窜而来,来到那名巡回士与数十名的磷子面前时,对方只来得及睁开自己的眼睛。

  随即,冷冽的刀光便是成为了他们最后看到的情景。

  “噗哧————!”

  那是极为整整齐齐的响彻而起的斩击声。

  只见,在那道犀利无比的刀光之下,那名巡回士与数十名的磷子竟是同时被包裹了进去,一个闪烁之间,被生生的斩成两半。

  “啊啊啊啊啊啊————!”

  惨叫声,响彻整个夜空。

  “————!”

  急促的惨叫让周围那密密麻麻的大军均都蓦然一惊,猛的转过头,看向了声源处。

  旋即,所有人便是都看到了。

  在那里,无数的肉块从半空中洒落了下去,化作幽蓝色的存在之火,消失殆尽。

  而一道身影则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化作一道极的流光,冲天而起,窜上了天际。

  从包围住整座城堡的包围圈里。

  一众「化妆舞会」的红世使徒终于是反应了过来。

  下一秒钟,骚乱彻底的震动而开。

  “是那个人类!”

  “那个人类出来了!”

  “抓住他!”

  “别想逃!”

  一个个「化妆舞会」的红世使徒纷纷大怒,一边出撼动空气的怒吼声,一边带领着无数的磷子,组成一支庞大的军团,向着方里的方向追击而去。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怒吼声与大喝声响彻整个星黎殿,如奔腾的兽群,让密密麻麻的无数大军纷纷飞向了天际,追向了那一道孤零零的身影。

  然而,想追上本来就是度型的方里,这又怎么可能轻易办到呢?

  因此,冲向天际的方里连看都没有看背后追击而来的千军万马一眼,一边冲天而起,一边抬起眼帘,注视向了那片璀璨的夜空。

  冰蓝色的魔眼显现而出。

  锋利的匕落入掌心。

  这一个瞬间里,方里需要的是最大范围的攻击。

  用来击破那层夜景。

  用来切开那道几乎遍布整个夜空的裂纹般的线。

  “闪鞘-十命!”

  那是方里至今为止挥出的最大范围的一个斩击。

  有如将所有的力量都汇聚成了一击一般,一道巨大的刀光蓦然乍现,像一道月牙一样,掠向了夜空。

  那一幕,简直就像是坠落的月亮准备重新回归天际一般,异常唯美。

  旋即,巨大的月牙便是落在了夜空之中。

  “砰————!”

  犹如碎掉的镜子一样,夜空被巨大的月牙给直接切过,竟是化作碎片,洒落了下来。

  而在碎掉的夜空之外,广阔的蓝天出现在了方里的视野里。

  “成功了!”

  方里不由得一喜,窜向了那片蓝天。

  就在方里即将冲出隐匿的圣堂时,意外生了。

  “轰隆————!”

  一股极为恐怖的压力陡然席卷整个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