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465 灵魂本质的心像

465 灵魂本质的心像


  “哗啦啦————!”

  就在方里的身前,记录着无数死亡的漆黑海洋蓦然翻涌而起,从海面下缓缓的升腾了起来,冒出大量的水花。天籁小说Ww』W.⒉

  方里抬起头,注视了过去。

  在方里的注视下,缓缓的升腾而起的海水逐渐的凝聚成了一个人形,最终,变成了一个少女。

  那是一个身穿和服,却在和服的外面套上了一件红色的夹克,脚上穿着长筒靴,腰间佩戴着匕,拥有着一头齐肩的短,相貌极为精致的少女。

  明明是个长得极为美丽的少女,可少女却浑身都散着一种不近人情的氛围,告诉了别人,她并不喜欢和人相处。

  看着这个少女,方里的脸上终于是浮现出愕然的情绪。

  因为,方里并不是第一次与这个少女面对面的进行对峙。

  在主神空间的训练场中,方里就曾经不少次将对方模拟出来,与自己进行对战训练。

  毕竟,对方与方里一样,都是直死魔眼的持有者。

  说到这里,对方的身份便呼之欲出了。

  持有着直死魔眼的人,只有三个。

  一个是方里。

  一个是两仪式。

  一个是远野志贵。

  三人之中,只有一个是女生。

  “两仪式…”

  是的。

  此时此刻里,出现在方里面前的就是两仪式。

  型月世界四大退魔家族之一,两仪家的直系继承人。

  在方里的愕然之中,名为两仪式的少女却是睁开了紧闭着的眼睛,将一对与方里同样黝黑的眼眸给呈现了出来,迎向了方里的视线。

  旋即,对方便是开口了。

  “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那是一个听上去非常悦耳,可却带着一种男性的感觉的声音。

  “你现在正在探寻的是自身的本质,追求的则是死亡的末路。”两仪式以有些不留情面的口吻,冷淡的说道:“而在你的印象中,与你最为相似的存在便是我,与死亡最接近的存在同样是我,再加上同样都是直死魔眼的拥有者,所以,你看到的就是我的样子了。”

  闻言,方里脸上的愕然缓缓的消退而去,转而变得冷静了起来。

  沉吟了一会以后,方里说道:“也就是说,你就是我的心像,这片死亡之海的显现,对吧?”

  “理解得挺快的。”两仪式脸上浮现出看似愉悦却又像是冷漠无情般的表情,抬起步伐,一边朝着方里走去,一边对着方里这么说道。

  “没错,直接点说,你可以将我看成这片记录死亡的海洋化作人类的模样时的样子,而这个样子则是根据你的心像塑造出来,最为贴近你正在追求的本质的形象,就是这么回事。”

  被两仪式这么说,方里这才豁然开朗。

  对方说的没错。

  在方里的心中,如果说谁最能够体现出死亡的本质,那就是两仪式了。

  作为同样拥有着直死魔眼的存在,两仪式与远野志贵是完全不同的。

  远野志贵只是打开了连接根源的大脑回路,本质上相当于觉醒了某种能力的特殊群体。

  但两仪式却是不同。

  在型月的世界里,每一个人都拥有着自己的起源。

  所谓的起源,指的便是人类最初的灵魂本质。

  在型月的世界中,所有的事物都来源于根源,最终又回归于根源。

  既然如此,人类自然也是从根源里衍生而出的。

  而从根源里流出来的灵魂,均都拥有着方向性,与存在本身密不可分,可以将其看作是人类最初的意识形态。

  例如灵魂的方向性是破坏,那这个灵魂转生为人时,将会遵从这个方向性,一切都以破坏为目的进行行动。

  例如灵魂的方向性是进食,那这个灵魂转生为人时,将会遵从这个方向性,一切都以进食为目的进行行动。

  也就是说,那相当于一种**,一种冲动。

  这就是所谓的起源。

  在那以后,人类的灵魂经过无数次的转世,开始衍生出人性,灵魂的方向性才被隐藏了起来。

  可是,这也使人类开始逐渐远离灵魂中的本质,与根源的联系亦是越来越弱,距离也是越来越远。

  因此,一旦人们重新唤醒自己的起源,那将能够达到更高的境界,获得出常人的恩惠。

  只不过,到那时,觉醒起源之人也将被灵魂的方向性给左右,被起源的冲动和**给吞噬,最终变得堪比野兽,无法再称为人。

  而两仪式的起源则是「无」。

  无代表着是什么?

  代表的就是什么都没有。

  可是,什么都没有的话,那就意味着可以装下许许多多的事物。

  就像一个箱子,内里什么都没有的话才能装下东西,如果早已被填满,那就完全没有办法了。

  两仪式的起源是「无」的话,那就说明其可以容纳无限的事物。

  这个概念,与根源这种无中生有,万有全无,记录一切的事物,即为无限,即为起始的存在极为契合。

  于是,起源觉醒的两仪式便与根源直接连接在一起,让她理解死亡有如呼吸一般简单。

  这跟方里是相同的。

  只不过,方里是用自己的灵魂记录死亡,两仪式则是用自己的起源连接记录死亡的根源。

  两者,都是可以毫不费力的理解死亡,又认识死亡的存在。

  若是方里的灵魂海洋的性质与根源相同,都是记录,对象又只局限于死亡的话,那当方里想理解其本质时,与这个本质最为贴近之人,自然便是两仪式了。

  所以,死亡之海的本质便化作了两仪式的形象。

  “只是,我可不会教人。”

  两仪式以理所当然般的口吻,这么说着。

  “我能做的只是你一直以来都在做的事情而已。”

  “我一直以来都在做的事情?”方里微微一怔。

  “没错。”两仪式的嘴角缓缓的扬起了一个冰冷的弧度,将腰间的匕给拔出,如此开口。

  “那就是杀人。”

  话落,两仪式一对眼眸化作冰蓝色的魔眼。

  方里目光一凝,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紧握手心,握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闪现而出的月刃。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两仪式踏碎了脚下的空气,向着方里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