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467 我们的世界太狭隘了

467 我们的世界太狭隘了


  “————”

  一刹那间,方里一对冰蓝色的魔眼中,那道若极光般的冷冽刀光完完全全的烙印在了其内,充满了方里的整个视野。

  就像两仪式所说的一般,这一刀,完全就是交给身体自己去反应所挥出的攻击,即使攻击度与方里完全相同,反应度却是完全过。

  面对这样的一刀,方里已经无法防御了。

  不,应该说,方里根本不知道这道刀光是不是就是瞄准自己防御的瞬间,对着自己月刃上的死线砍下来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方里在防御的瞬间里,胜负就会立刻分出。

  在这样的情况下,方里选择了舍弃防御,于「啪」的一声声响中,脚掌重重的落在海面上,让海面炸起一朵水花的同时,身形竭力闪避。

  “唰————!”

  犀利的风切声之中,冷冽的刀光擦着方里的胸膛,落在了空处。

  方里脚尖一点水面,身形便如被疾风吹开的落叶一般,轻飘飘的荡开,一会以后才重新落下,站稳身形。

  即使是这样,方里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大意,冰蓝色的魔眼死死的盯在两仪式的身上,紧握月刃,时刻提防着对方的暴起难。

  然而,让方里意外的是两仪式居然不再似之前那般充满攻击性,而是将紧绷的身体缓缓的松懈了下来,垂下了紧握着月刃的手。

  于是,两对完全相同的魔眼对视在一起,让能够捕捉到死亡的视线互相交汇。

  眼看着两仪式就这么突然停了下来,方里眉头紧皱,禁不住出声。

  “怎么?不打了吗?”

  闻言,两仪式却是即不承认,也不否定,用不置可否的话语,说了这么一句。

  “还没有现吗?”

  这句话,听起来就像是在同情着什么一样。

  当然,两仪式的话语中即没有同情,也没有怜悯,只有不近人情的无所谓。

  可是,明明就是这样,方里却觉得,绝对生了什么让自己值得被同情的事情。

  就好像,有什么决定性的事情已经生,自己却完全没有现一样。

  就在方里打算问个清楚的时候,突然,方里的面色微微一变。

  直到这时,方里才现。

  自己的身体,正在不断的变冷。

  不,那不是变冷,而是体温在以惊人的度流失着。

  这一刻里,方里感觉浑身都被扔进了冰窟中一样。

  皮肤在一点一点的变得冰凉。

  内脏在一点一点的变得冷淡。

  脑袋在一点一点的变得冻僵。

  血流在一点一点的变得迟缓。

  体温的不断流失,造成的便是体力的惊人消逝。

  不,这样说也不对。

  消逝的不是体力,而是生命力。

  “唔…!”

  终于,方里只觉得自己的双腿都不听使唤了,在一阵无力之下,跪倒在海面上。

  到了这个时候,如果方里再不知道生了什么事,那就不配拥有直死魔眼了。

  “原来如此…”

  方里脸上的血色已经完全褪去,只剩下一张白得吓人的面容,抬了起来,将目光径直的投向前方,投至两仪式的身上。

  旋即,方里一字一句的开口。

  “你将我的体温给杀掉了吗?”

  也就是说,刚刚那一刀,方里并没有避开。

  虽然没有被砍中身体,可方里身上的死线还是被切到了。

  那道死线,正是体温的死线。

  对此,两仪式还是即不承认,亦不否认,只是提着月刃,抬起脚,一步一步的朝着方里走去。

  “万事万物均都有自己的破绽,这些破绽一般人无法看到,但我们却能够清楚的看到它们。”

  “包括概念、空间、疾病与未来,这些也通通都有着自己的破绽,既然如此,拥有这对眼睛的我们自然能够看到。”

  “你清楚的知道这一点,可只是清楚是没有用的,如果你自己无法去理解这些概念,那就算这片海洋再广阔、再广泛,那你都只是拥有着它,而不是使用着它。”

  诚然,方里的灵魂海洋能够记录下所有的死亡,理应可以杀死万事万物。

  但是,就算是这样,如果方里自己不认为自己可以杀死这些事物,那也无法看到这些事物的死线。

  “就像一部电话,如果它还能通话,那它在我们看来就是「活」的,我们也可以清楚的看到它的死线。”

  “可如果它有一天不能通话了,那我们就会认为它已经「死」了,再也看不到它的死线。”

  “即使这片海洋清楚的记录着它的死亡,让我们可以清楚的理解到它的死亡,可我们的意识与理解还是影响着眼睛的作用范围、性能高低跟针对对象。”

  “用橙子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我们的世界太狭隘了」。”

  方里的视野已经有点模糊而起,几乎看不清周围,亦看不清那逐渐向着自己靠近而来的两仪式。

  可是,两仪式的话语,方里却是清楚的听到了。

  不得不说,两仪式是对的。

  毕竟,对方即是方里心中对两仪式的定位所产生的心像,又是其灵魂海洋的本质化身,论及对死亡的理解,对直死魔眼的运用,通通都不是方里可以企及的。

  一直以来,方里都为了能够挥出直死魔眼的威力而不断的锻炼自己的暗杀术。

  就像两仪式所说的一般,直死魔眼虽然强大,可能够切中才是无敌,切不中就只是摆设。

  清楚的明白这一点,方里自然得为了挥出直死魔眼的威力,竭力锻炼自身的技术了。

  现在,方里的战斗技术已经完全成熟,不但完美的掌握了七夜暗杀术,更是对从古至今的暗杀术有了一个完整的理解。

  如此一来,也该是时候轮到对直死魔眼的开,让自身更上一层楼了。

  这时,两仪式终于来到了方里的面前。

  方里抬头,却只能看到一对冰蓝色的魔眼,居高临下的凝视着自己,如同看穿自己所有的弱点一般。

  最后,方里听到了这样的话语。

  “如今的你,拥有这片海洋实在是有些奢侈了。”

  “如果不赶紧领悟这片海洋的本质的话,或许,你真的会死……”

  伴随着这么一句话的落下,方里的意识开始中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