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468 可怕的副作用

468 可怕的副作用


  当方里重新恢复意识时,系统的提示音就像是姗姗来迟一般,又像是刻意选择其意识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出现的一样,于方里的脑海中清晰的响起。

  “编号11273完成a级支线任务,获得3oooo兑换点。”

  “编号11273完成所有的主线任务,可随时选择回归主神空间,亦或者选择滞留在副本世界。”

  “选择回归,则进行任务评价,领取奖励。”

  “选择滞留,你可以再留在副本世界三天的时间。”

  机械般的冰冷提示音,让方里那本来就觉得冰冷无比的身体微微一颤。

  直到一会以后,方里才现,身体的冰冷感就像是一种错觉一样,根本不存在,有的只是淌满了汗水,被狠狠的沾湿的身体而已。

  “呼…”

  感觉到淌满汗水的身体,方里反而松了一口气一样,觉得极为舒坦。

  那也是理所当然。

  跟体温被杀死,整个人都被扔进冰窟里一般,一点一点的死去的时候相比,这种浑身流汗的感觉绝对是舒坦的。

  甚至,方里还差点产生了之前所生的一切都只是错觉的想法。

  “可惜,那不是错觉吧?”

  如果是错觉或者幻觉的话,那就实在是太过于真实了。

  毕竟,被两仪式给杀死时的感觉,依旧还残留在这具身体里,对方的一言一语亦是非常清晰的留在脑海中,告诉了方里,那都是真实生的事情。

  就在自己的灵魂深处。

  回想起与两仪式的那一战,再回想起对方的话语,方里不由得苦笑。

  “果然,我对直死魔眼的运用还是太简单了。”

  虽然曾经使用直死魔眼杀过病毒,又曾经使用直死魔眼杀过闪电、疾风、火焰等各种各样自然的力量,可那些都是方里可以清楚的意识到的存在。

  如两仪式那般,在对手避开致命一击时,转而杀掉对方的体温,造成对方的间接死亡,这种直死魔眼的使用方式,方里还从来没有考虑过。

  既然没有考虑过,那方里就无法看到这方面的死线。

  只有方里自己清楚的理解到了想杀死的事物的概念,那直死魔眼才会看到那些概念的死线。

  所以,就像两仪式所说的那样,方里的世界还是太狭隘了。

  “这就是所谓的风景相同,看的角度却完全不同吗?”

  方里真的被好好的上了一课了。

  “如果是远野志贵的话,那就不可能办到这一点吧?”

  远野志贵虽然可以看到死点,能够直接抹杀掉对象的存在,杀伤力惊人,但不代表着对方的直死魔眼就比方里与两仪式强。

  相反,远野志贵的直死魔眼局限性更大,对生命体的威力惊人,对非生命体就困难得多,至于概念一类的事物,那就完全不可能看得到死线与死点了。

  因此,方里与两仪式的直死魔眼毫无疑问比远野志贵的直死魔眼高出了数个阶段,只是针对的对象不同而已。

  “这也是两仪式所说的看的角度不一样吧?”

  方里已经完全沉浸在两仪式所说的直死魔眼的运用方式中,浑然忘记了灵魂中蕴含的致命危机了。

  相比较前者,后者对方里来说实在太渺小。

  没办法,谁让方里对死亡早已无动于衷了呢?

  当然,如果方里继续这样深入对死亡的理解,终有一天还是会领悟到自己灵魂的本质。

  到时候,灵魂中蕴含的危机就会解除了吧?

  在方里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的时候,主神空间的系统提示音又是响起。

  “介于编号11273没有对回归与滞留进行选择,主神空间将随机得出结果。”

  “最终得出结果:滞留。”

  “编号11273将于三天以后回归主神空间。”

  听到脑海里的提示音,方里这才反应了过来。

  反应过来的同时,方里也是终于注意到自己现在正在什么样的地方了。

  这里是一间房间。

  一间木质的房间。

  房间非常的简陋,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只有一张床。

  而方里,正躺在了这张床上。

  “这里是…”

  方里想起身,可来自灵魂的虚弱和剧痛却是让得他当场面容一僵,重新躺了回去。

  “圣痕的副作用还没有完全消除吗?”

  说是理所当然,那也是理所当然。

  在升上Lv.2以后,圣痕的增幅效果堪称惊人,让方里在低上对手一大等级的情况下,依旧可以压制住三个第三等级的红世魔王。

  而且,三柱臣那个等级的红世魔王,肯定还是在第三等级中位列顶端的存在。

  方里能够在使用圣痕以后全面压制住三个这种等级的对手,这个技能的效果如何,可想而知。

  “然而,副作用却也同样变强了呢…”

  与三柱臣的一战,方里大概只使用了三分钟时间的圣痕,然后便无法再继续催动圣痕之力了。

  如果是在Lv.1的时候的话,方里是可以使用大概五分钟的时间的。

  这便证明了圣痕的副作用受到了提高。

  “莫非以后副作用还会继续提高?”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不难解释圣痕为什么会有那么强的效果了。

  才Lv.2便给方里带来这么大的增幅,如果升上最高等级的Lv.5的话,那还得了?

  正印证了那一句话,副作用越大,效果也越大。

  “只是,现在到底又是什么状况呢?”

  在方里的呢喃声之下,木质的房间的大门突然被打开。

  门外,一个少女走了进来,立即便是看到了躺在床上,准备挣扎起身的方里。

  “你醒了?”

  夏娜先是一怔,随即快步走了过来。

  “夏娜?”方里则是停下了挣扎,看向了夏娜。

  还没等方里出声,夏娜便是劈头盖脸的说了这么一句。

  “我还以为你真的死了呢。”

  闻言,方里先是一愣,然后有些犹豫的说道:“难道我睡了很久吗?”

  “不久。”夏娜以满不在乎的口吻,说出了让人无法当做没有听见的话语。

  “只不过是一个礼拜的时间而已。”

  方里当即哑口无言了。

  一个礼拜?

  如果,这都还不算是久的话,那什么才算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