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487 观测死亡的死亡

487 观测死亡的死亡

  “————”

  死寂,在弥漫着。??

  “————”

  死寂,在弥漫着。

  “————”

  死寂,在弥漫着。

  “————”

  死寂,在弥漫着。

  当方里回过神来时,他就已经感觉到,周围有着一股死寂不断的在弥漫着。

  于是,方里缓缓的睁开自己的眼睛。

  但是,印入其眼帘的只有一片黑暗与死寂在一同弥漫着而已。

  黑暗没有尽头。

  因为,此处空无一物。

  而方里就漂浮在这么一片空无一物的黑暗中,像是浮在哪里的水面上一样,身体没有重力,可却能够感觉到传遍全身的冰凉感。

  在这样的一个地方里,方里能够观测到的事物只有一种。

  一种构成了周围那无尽黑暗的正体。

  “雾?”

  没错,就是雾。

  黑色的雾一直都在弥漫着,仿佛将所有的事物都给隔绝了出去一样,告诉了方里,这里之所以会一片死寂,就是因为这无处不在的黑雾。

  这黑雾,方里是认识的。

  因为,它是方里无比熟悉的事物。

  “死…”

  是的,这是死。

  名为「菜月昴」的人物的死。

  就在菜月昴被杀死的瞬间里,方里就被这样的一阵雾给吞没了。

  也就是说,方里被卷入到了名为「菜月昴」的人物的死之中。

  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考虑到菜月昴唯一持有的特殊能力,这或许才是再正常不过的展。

  倒不如说,就是为了观察这个东西,方里才会来到这个世界里。

  “而既然我被卷入了其中,却能够在这里保持意识与记忆,那就代表着我当初的设想至少是正确的。”

  这么说着,方里抬起了自己的一只手。

  “铮…”

  一阵淡淡的光芒从悬浮在方里手上的装置散而出,虽然没有驱散周围那名为「死」的黑暗,却照亮了其本身。

  那个装置,正是零时迷子。

  能够对时间进行一定程度的干涉,让时间在零时迷路的宝具。

  “虽然无法避免时间的回溯,可至少能够在这阵不可逆转的回溯中干涉我的时间,我当初的设想果然是对的。”

  所以,看到《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这个副本世界成为选项时,方里二话不说便选择了这个世界,进入其中。

  为的,就是观察菜月昴的死亡。

  “那么,接下来就是看看这个死亡能不能解决我的疑问了。”

  这么呢喃着,方里收起了零时迷子,在死亡的雾中抬起头来,望向前方。

  “嗡…”

  黑雾在搅动着。

  在名为「死」的黑雾中,方里的眼眸不知不觉间化作冰蓝色的魔眼,将周围的一切都给纳入视野中。

  或许,这应该是第一次吧?

  第一次用能够直视死亡的魔眼来注视死亡。

  直死魔眼的能力就是可以使一切的死亡在自己的面前无所遁形,通过持有者的手来使万事万物走向终结。

  然而,这一刻里,纳入方里魔眼中的「死」却是极为模糊。

  一条条裂纹般的死线时而乍现,时而消失,像是海市蜃楼一样,忽隐忽现,非常的刺激人的视觉。

  “唔…”

  方里不由得捂住脑袋。

  一阵阵如针扎般的刺痛感传入了方里的脑海,让方里的脑袋产生了一丝丝的痛楚。

  “这就是使用直死魔眼时会给大脑带来的负担吗?”

  毫无疑问,这是方里第一次产生了这种负担。

  毕竟,方里能够理解一切的死亡,使用直死魔眼时,不应该会给大脑带来负担才对。

  可是,此时此刻里,弥漫在方里视野中的一切就已经是死亡了。

  既然已经是死亡,那又怎么去找出死亡本身的死线?

  因此,这个矛盾的概念让方里的直死魔眼都产生了混乱,脑袋似被针扎般的痛了起来。

  与此同时,方里亦是感觉到了。

  自己的灵魂深处,那片记录一切死亡的海洋亦是开始翻涌了起来。

  “连灵魂都产生矛盾了吗?”

  方里顿时只觉得连灵魂都开始刺痛而起。

  感受着这前所未有的变化,方里终于恍然大悟了。

  “原来如此,两仪式就是想让我看到这个吗?”

  两仪式说过,为了解决灵魂的隐患,找出自身的本质,方里需要去观察经常与死亡相伴的人。

  那个时候,方里其实是很怀疑的。

  “跟我的灵魂海洋中记录的无数死亡相比,观察一个人的死,真的有用吗?”

  以前,方里曾经说过,一个人的死,在万事万物的死面前,实在太渺小了。

  既然如此,观察如此渺小的死,真的对自己有用吗?

  带着这个怀疑,方里却依旧执行了两仪式的建议。

  直到这一刻,方里才明白。

  “或许,一个人的死确实很渺小,可我现在面临的也是自己一个人的死,份量是相同的。”

  的确,方里的灵魂中记录着无数的死亡,一般的死亡在此面前根本不够看。

  可是,方里需要了解的却不是无数的死亡,而是自己本身的灵魂为何能够记录死亡的本质。

  “所以,我应该看的不是那片死亡之海中的死,而是记录这些死的灵魂本身。”

  “而我需要观察的也不是一个人的死亡,而是这个人的死亡本身。”

  换言之,方里需要去观察死亡,而不是去观察会死的那些人、事、物。

  “可是,这到底能够说明什么?”

  死是什么?

  就是死而已。

  除此之外,它还能是什么?

  “感觉,两仪式让我看的应该不单单只是这样而已。”

  方里睁着一对冰蓝色的魔眼,死死的盯着面前的黑雾。

  矛盾的死之概念在方里的灵魂与脑海中流窜着,让方里几近崩溃。

  但是,方里却不管不顾,只为了观察面前的死。

  “到底,在那里面还有什么?”

  就在方里凝视着眼前的死亡之时,突然,周围的黑雾开始骚动而起。

  方里一对冰蓝色的魔眼猛然一缩。

  只见,在这片什么都没有的黑暗中,方里的背后,竟是有一双手突然伸了出来,如同拥抱住方里一样,从方里的背后环上了他的脖子。

  那是一对白皙无比的女人的手臂。

  紧接着,一个声音便在方里的耳边低喃着。

  “————死。”

  话落一落,方里周围的黑雾便狂暴的卷动了起来,将其吞没。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