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488 从零开始的感觉

488 从零开始的感觉


  “轰隆隆…”

  街道上,巨大的蜥蜴拉着马车,在千篇一律的车轮声中奔过,让街道依旧非常的热闹。

  人来人往的迹象仿佛会一直持续下去一样,让一个个身穿奇装异服的人类、亚人与兽人接连的擦身而过,形成了不知道重复了几遍的不可思议的奇幻场景。

  而在那广场一般的街景中,喷水池前,方里豁然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黝黑的眼眸中,惊讶、猜疑与凝重的情绪接连的闪过,最终,通通都化作若有所思,让方里沉吟而起。

  就在这个瞬间里,其身旁,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饱含恐惧的惨叫声就这么极为突兀的响彻在了整个街道之上,将来来往往的行人都给吓了一跳,纷纷都将惊疑不定的视线投了过来。

  方里同样眉头一挑,转过头,看向了自己的身旁。

  在那里,菜月昴捂着自己的心脏,如同刚从噩梦中清醒过来一样,一边满头大汗,一边不断的喘着气。

  直到一会以后,菜月昴貌似才从事态中反应过来,睁着一对瞳孔涣散的眼眸,有些神经质似的转动着脖子,以僵硬的动作,环视了一眼四周,面色极为的苍白。

  旋即,菜月昴便是茫然的开口了。

  “我…我没死?”

  菜月昴记得,自己明明就在前一秒被利刃贯穿了心脏,直接身死当场。

  “难道是梦?”

  这句话,连菜月昴自己都不相信。

  因为,那濒临死亡时的恐惧、鲜血流逝时的无力与生命走向尽头时的冰冷感觉,均都清清楚楚的停留在了菜月昴的身体与内心中,逼真得难以想象。

  如果,这是梦的话,会不会太过于真实了?

  想到这里,菜月昴一边擦去脸上的汗水,一边撑起一个有些勉强的笑容,苦中作乐似的这么说了一句。

  “我就说嘛,但凡被召唤到异世界的主人公都会拥有某种强大的能力,该不会直到现在,我的超能力才觉醒了吧?”

  到了这个地步,菜月昴与其说是还没有自觉,不如说是在逃避了。

  如果这里只有菜月昴一个人的话,那么,八成这件事情真的会被他当成妄想来处理吧?

  可惜,这里并不是只有菜月昴一个人。

  下一秒钟,来自身旁的声音便是回应了菜月昴的话语。

  “你说的没错,那就是你唯一一个拥有的特权,别人绝对无法拥有的能力,也是你在这个异世界里可以依仗的最初亦是最后的一张牌。”

  闻言,菜月昴的表情先是一僵,随即才缓缓的转过头,看向身旁。

  在那里,方里没有迎向菜月昴的目光,而是径直的望着前方,如此开口。

  “死亡回归,只有在你死亡以后才会发动的特殊能力,它能够让时间进行回溯,使你回到自己死亡之前的某一段时间。”

  就是因为这样,方里才会选择来到这个世界,将菜月昴作为自己的观察对象。

  因为,对于这个人来说,自身的死亡意味着时间的倒流,甚至意味着世界的重置,有着非同一般的份量。

  两仪式让方里去观察经常与死亡为伴的人。

  但方里那个时候却对个人的死亡是否能够让自己获得答案的事情感到有所质疑。

  因此,方里看到《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时,立即是想到了菜月昴的特殊性。

  再加上零时迷子能够干涉时间,让方里可以不受到死亡回归的特殊能力的摆布,导致在时间回溯时让自身的记忆和意识都回到倒流的时间停下时的状态,跟着时间与世界一起被重置,所以方里便选择了这个世界,亦选择了菜月昴作为自己的观察对象。

  “用游戏来解释的话,那就是你拥有在事先进行自动存档的能力,当你死亡时,那这个能力就会自动读档,让你回到存档点时的时间段。”

  方里浑然不顾菜月昴那发愣的眼神,自顾自的说道:“所以,在你被杀掉以后,我们就回到了这里。”

  “回到了我们最初穿越到这个异世界里来时的时间段。”

  没错。

  现在的时间段就是方里与菜月昴刚刚穿越到这个世界,并且发现彼此,从而大眼瞪小眼的那个时候。

  “所以呢?你的感觉如何?”

  方里转过头来,看向了菜月昴,凝视着菜月昴那有些呆滞的脸庞,似笑非笑的说了这么一句。

  “从零开始的感觉。”

  听到方里的话,菜月昴的表情是越来越僵硬,最后,甚至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是即干涩又无力的笑声。

  “时间回溯?”菜月昴无力的笑道:“听起来似乎很厉害的样子,但不是经常有人在网上说,从理论上而言,这种事情其实比重新制造一个世界还困难吗?”

  “但是,它现在却是真真实实的发生了,就在你的身上。”方里淡淡的说道:“坦白讲,我也就是因为盯上了你的这个能力,所以才会一直跟你一起行动。”

  “你…盯上了我的能力?”菜月昴顿时怔住了。

  “没错。”方里直视着菜月昴,如此说道:“由于某个原因,我想观察经常与死亡为伴的人,而你具备死亡回归的能力,无论死上多少次都能够重来,所以,对于我来说,你是一个非常好的观察对象。”

  就是因为如此,在菜月昴即将被杀时,方里只是在一旁看着,从头到尾都没有插手。

  毕竟,方里的目的是观察。

  既然如此,那就应该杜绝对对象的干涉。

  这就是方里的想法。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菜月昴分明看到了。

  看到了方里眼中的神色。

  那是令人胆寒的冷静与理智。

  看到那冷静与理智,菜月昴不由得后退了开来。

  “所…所以现在是怎么样?”

  菜月昴以惊惧的眼神看着方里,不由得提高自己的声线了。

  “你…你也想杀我吗?”

  眼看着菜月昴看向自己的眼中出现无法避免的恐惧,方里则是淡淡的一笑。

  “我说了,我的目的是观察。”

  “所以,我不会杀你。”

  “但是,我也不会帮你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