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494 亲龙王国露格尼卡

494 亲龙王国露格尼卡


  贫民窟,赃物库。

  在吧台前,方里正把玩着那龙印似的徽章,视线却没有停留在上面,而是注视向了一旁。

  在那里,菲鲁特与罗姆爷正一起坐在地面上。

  当然,并不是规规矩矩的坐着而已。

  无论是菲鲁特还是罗姆爷,均都被五花大绑,绑得严严实实,除非来个什么松绑的加护,否则,连罗姆爷这样的大力士都挣脱不开。

  自身被俘虏。

  酒吧又被方里给占领。

  这一刻里,方里才是掌握这里的人。

  因此,不论是菲鲁特还是罗姆爷,均都一脸的不爽。

  “喂!”菲鲁特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没好气的问道:“你到底打算干什么?”

  “你的目的就是那枚徽章吧?”罗姆爷同样一脸不悦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也该放开我们了吧?”

  听到菲鲁特与罗姆爷的话,方里停下了对徽章的把玩,如此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的目的就是这枚徽章了?”

  “哈?”菲鲁特疑惑出声:“不是为了那枚徽章,那你干嘛来这里啊?”

  “我说了,你欠我一笔账没有算。”方里举起手中的徽章,对着菲鲁特说道:“至于这枚徽章,那也只不过是顺带的而已。”

  “你想骗谁啊?”菲鲁特不以为然的说道:“你分明就只是为了那枚徽章而已,上面镶嵌了宝石,而且还是上等品,价值肯定不菲。”

  闻言,方里的眉头微微一挑,突然笑了。

  “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方里叹气般的说道:“居然不知道这枚徽章到底是什么来头便随便去偷,我都不得不称赞你的勇气了。”

  “什么啊,那个装模作样的说法。”菲鲁特皱了皱小鼻子。

  只有罗姆爷,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沉声问道:“那枚徽章是什么来头?”

  方里瞥了罗姆爷一眼,又看向了菲鲁特,以无所谓的口吻,开始了说明。

  “这东西,对于亲龙王国露格尼卡来说,可是关系到下一代的王位继承人的物品。”

  ————亲龙王国露格尼卡。

  这就是这个国家的名字。

  为什么会被称为亲龙王国呢?

  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国家是与龙缔结了契约的关系。

  没错。

  龙。

  在这个世界里,有一头被称为波尔肯尼的神龙。

  露格尼卡曾经在过去与这头龙缔结了盟约,因此受到了神龙的保护,在龙的庇护之下,构筑出了这个繁荣的国家。

  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是战乱、瘟疫亦或者是饥荒,所有降临在露格尼卡王国中的危机,都能在龙的庇佑下得以回避,让这个字眼在这个国家中几乎成为了的代名词。

  然而,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力量庇护着的关系,这个国家里的人们变得过于依赖龙的力量。

  一旦面临动摇国家的事态,人们便什么也不做,只求龙的庇护,从而导致这个国家并没有重视自身的展,根基极为脆弱,根本无法独立存续。

  结果,就算是这个国家里的帝王,都得在龙的意志之下得到影响力。

  这个状况,便是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而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这个国家上一代的国王因为不明的原因逝世,只有被龙所承认的五位龙之巫女才有资格参加王位的选举。”

  方里瞥了菲鲁特与罗姆爷一眼,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据说,成为龙之巫女的象征,就是得拥有印着龙纹的徽章。”

  听到这里,菲鲁特与罗姆爷的面色的一下,变得一片惨白。

  “你…你是说…”罗姆爷的目光转至那枚徽章之上,颤抖着声音的说道:“那枚徽章,就是龙之巫女所持有的王选徽章?”

  “而持有这枚徽章的人,极有可能就是下一任的国王。”方里玩味般的说道:“你们说,偷窃王选者乃至下一代的国王的随身物品,这件随身物品又是龙所认可的巫女的象征,这罪名如果追究起来,这个偷窃者的下场会是怎么样的呢?”

  罗姆爷已经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至于菲鲁特,更是完全吓傻了。

  见状,方里耸了耸肩,如此说道:“现在知道你们偷的是什么东西了吧?”

  “我…我根本不知道那是这样的东西啊!”菲鲁特终于是反应了过来,连忙说道:“而且,那也不是我自己想偷的,是有一个人委托我去偷来的,说是愿意用十枚圣金币来做交换!”

  所谓的圣金币,指的便是以稀有的金属制造出来的金币。

  这种金币,通常一枚都有相当于两枚金币的价值,而且还是至少。

  十枚圣金币的话,那拿到外面去换,至少能够换上二十枚圣金币了。

  这笔财产,足以让任何一个人都狠狠的挥霍上一段时间。

  一枚徽章能够用来换上这么大的一笔钱,那也难怪菲鲁特无论如何都想偷到它,甚至不惜在上个周目偷走伯邪,让方里来这里与其进行交换。

  “那么棘手的东西,到底是谁会委托别人的去偷啊?”罗姆爷不禁骂道:“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对于一般人来说的话是这样,但对于那些有心之士来说那就不同了。”方里毫不在意的说道:“比如其余王选者为了排除有力的竞争者做出的手段之类的。”

  顿时,菲鲁特有些愕然的说道:“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就是刻意委托你去偷这枚徽章的人别有用心。”方里撇了撇嘴,说道:“你已经卷入了王选者之间的阴谋斗争中,而且还是成为牺牲者的那一种。”

  “……原来如此。”罗姆爷终于冷静了下来,却也是苦笑道:“为了排除有利的竞争者而用这种手段,肯定不能见人,但只要随便委托贫民窟里的小偷去干,那就算最后出事了,也能将所有的罪名都推给偷窃者吗?”

  “理所当然,一旦在这个过程中出了什么差错,那你们也只会是牺牲者。”方里开玩笑似的说道:“或许,那个所谓的委托人就在盘算着达到目的以后该怎么灭口呢。”

  罗姆爷沉默了。

  菲鲁特似乎也终于明白了个中的缘由,低下头,沉默了下来。

  空气变得压抑了起来。

  也就在这时,大门突然被敲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