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502 与恐惧无缘的人

502 与恐惧无缘的人


  等到方里一行人从赃物库里出来时,天已经是完全黑了下来了。

  “嗯~~~”

  菜月昴伸了一个懒腰,一脸清爽的说道:“这样就算是了吧?”

  眼看着菜月昴以抱着极大的成就感的声音说出这句话,一旁,莱因哈鲁特不由的插嘴了。

  “虽然不知道那个什么是什么意思,但昴,你怎么说的好像是自己解决了这件事情一样啊?”

  “让我稍微沉浸在这种感觉中一下下难道就不行吗?!”菜月昴顿时被打回原形,冲着莱因哈鲁特嚷嚷道:“我也知道我什么作用都没有派上,不用你特别提醒!”

  “别生气嘛,吾友,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也不介意将我的力量借给你。”莱因哈鲁特没有在意菜月昴的恶劣态度,笑着说道:“虽然很微薄,但如果能够帮得上忙的话,那就最好了。”

  听到这里,连方里都忍不住吐槽了。

  “如果你的力量算微薄的话,那这个世界上的人肯定全部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鸡肋了。”

  毕竟,莱因哈鲁特可是被称为地上最强的存在,在这个世界里可以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无敌了。

  其自身所具备的那四十多种的加护,坦白讲,根本就像是开了四十多个挂一样,简直就是挂逼这个词汇的完美体现。

  如果400年前将整个世界都给吞噬了一半的嫉妒魔女还活着的话,那多半也没有办法奈何得了莱因哈鲁特,顶多就是跟莱因哈鲁特战成平手吧?

  若是莱因哈鲁特真的认真起来,只怕,一剑就能够将周围的一带给化为废墟。

  没有这种程度的话,那方里就不会直接坦言自己打不过莱因哈鲁特了。

  即使使用直死魔眼,再加上圣痕的力量,拿出真正意义上的全力全开,那也几乎没有胜算。

  所以,这个骑士真的是无解。

  这么一个无解的存在,如今正一脸自来熟的对着方里与菜月昴说道:“两位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呢?”

  “那还用说吗?”菜月昴不假思索的对着莱因哈鲁特竖起大拇指,露出闪亮的牙床,如此说道:“当然是按照约定俗成,用现代的知识在这个异世界里混得风生水起了!”

  “现代的知识?异世界?”莱因哈鲁特有些不明所以了起来。

  “你最好别将他的话计较起来,不然,就算你有十个脑子都不够用。”方里提醒道:“如果你是在实力上属于无敌的话,那这个家伙就是在脑洞上属于无敌,在这个领域,不管怎样你都赢不了他,放弃吧。”

  “是吗?”莱因哈鲁特顿时佩服般的说道:“真不愧是我的挚友,远不是我能够及得上的。”

  “……所以说…”菜月昴有些尴尬了起来了,受不了一样的说道:“这种时候你就像那些冷淡的美少女一样,无视我就行了,这么坦率的称赞我,我也是会害羞的啊!”

  看着莱因哈鲁特与菜月昴的互动,方里都忍不住笑了。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叫住了他们。

  “那个…”

  声音中带满了犹豫,似乎非常挣扎的样子。

  方里、菜月昴与莱因哈鲁特顿时均都微微一怔,转过头,看了过去。

  在那里,爱蜜莉雅似乎同样从赃物库里出来了,张着嘴巴,一副犹豫不决的模样,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爱蜜莉雅大人。”莱因哈鲁特立即单膝跪下,像个骑士一样,低下头,毕恭毕敬的向着爱蜜莉雅行礼道:“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吗?”

  “不…”爱蜜莉雅摇了摇头,将目光瞥向了方里,偷偷的看了方里一眼,以犹豫不决的样子,低声说道:“我是来向你表示感谢的。”

  也就是说,爱蜜莉雅是为了找方里才过来的。

  “又…又是触发事件?”菜月昴则是愣愣的站在原地,随即爆发般的叫道:“为什么又没有我的份啊?!”

  “你的份?”爱蜜莉雅有些疑惑的看向菜月昴,直接说道:“又不是你击退了来对我不利的杀手,你只是在一边看着而已,我没有理由感谢你吧?”

  “咕喔!”菜月昴捂住了胸口,像是那里中了一箭一样,当场瘫倒在地。

  见状,方里再次无视了菜月昴,只是看向了爱蜜莉雅。

  只是,爱蜜莉雅的眼神却是依旧有些躲闪,不敢正视方里。

  方里知道为什么。

  爱蜜莉雅应该是认为自己与传说中那受到忌讳的魔女的相貌与种族完全一模一样的事情,绝对会对旁人造成恐惧和害怕,从而遭到排斥吧?

  毕竟,至今为止,爱蜜莉雅已经经历过这种事情不知道多少次了。

  在爱蜜莉雅看来,方里对自己的态度应该也会有所改变。

  如果可以的话,爱蜜莉雅真的不想接近方里。

  不是因为别的,就是不想故意去靠近害怕自己的对象,让对方产生恐惧。

  一言蔽之,就是怕吓到别人。

  而且,在爱蜜莉雅看来,方里也不希望跟她相处,甚至跟她谈话吧?

  正是因为这样,爱蜜莉雅才会这般犹豫不决,又躲躲闪闪。

  可是,天生的正直与善良,却让爱蜜莉雅不得不为刚刚的事情致谢。

  因此,爱蜜莉雅还是过来了。

  眼看着爱蜜莉雅完全不敢正视自己,方里撇了撇嘴,说了这么一句。

  “如果是想道谢的话,那不正视自己的恩人,可不是一件值得夸奖的事情。”

  “……我知道。”爱蜜莉雅这才抬起头来,看向了方里。

  紧接着,爱蜜莉雅便是怔住了。

  直到现在,爱蜜莉雅才发现。

  在方里的眼中,完全没有一丝一毫对自己的排斥。

  “你…”爱蜜莉雅禁不住开口。

  然而,还没等到爱蜜莉雅开口,方里便是直接打断了她。

  “我也不是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可别问我为什么之类的问题。”

  方里就像是在叙述一件再稀疏平常不过的事情一般,转过身,望向了天空中的夜景。

  紧接着,方里便是这么说了。

  “天生就是这种个性,连死亡都不怕,更别说是害怕什么被忌讳的魔女了。”

  “或许,我这辈子都是与恐惧无缘的人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