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549 没有任何的不同

549 没有任何的不同

  “害怕?”

  菜月昴直接呆住了。天籁『小说Ww『W.『⒉

  那个样子,就好像是连其自己都没有现这一点一样。

  而直到此时此刻里,菜月昴似乎才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想法。

  意识到以后,菜月昴看向方里的目光便是变了。

  变得彻底的充满了畏怯。

  没错。

  菜月昴是在害怕。

  害怕方里。

  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姑且不论我为什么会那么清楚你的死亡回归的事情,单单我这个穿越者的身份就让你不得不害怕了吧?”

  方里就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如此开口。

  “明明是跟你一样的穿越者,为什么我会知道那么多的事情?”

  “明明是跟你一样的穿越者,为什么我会拥有那么强大的实力?”

  “明明是跟你一样的穿越者,为什么我会那么习以为常的握着武器?”

  “明明是跟你一样的穿越者,为什么我会想要观察你?”

  “你就是一直带着这些疑问在害怕。”

  “害怕我的来历不明。”

  一句句的话语,彻底的击穿了菜月昴的内心。

  是的。

  菜月昴不得不害怕方里。

  作为一名生活在二十一世纪和平年代的现代人来说,方里的身上实在拥有着太多不像穿越者的因素。

  就像方里揭露的那些事实一样,以一名穿越者来说,方里的表现实在太不正常了。

  不正常到让人不得不怀疑其身份的程度。

  “如果他真的是跟我一样的穿越者,那即能习以为常的握着武器,又能拥有那种怪物一样的实力的他,在现代里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一想到这里,菜月昴便怎么都仰制不住对方里的忌惮和害怕。

  所以,在「猎肠者」的事件结束后,菜月昴没有厚脸皮的凑过来,而是选择了与方里分道扬镳。

  因为,菜月昴实在没有勇气继续跟着方里一起行动。

  “毕竟,他说了想观察我…”

  “观察我的死亡…”

  既然如此,方里会不会想方设法的让自己去死呢?

  只要拥有这样的想法,那菜月昴就怎么都不可能与方里一起继续行动了。

  即使方里表示过,自己即不会主动去害菜月昴,亦不会去帮他,只是进行观察而已,菜月昴还是没有办法全盘相信。

  于是,菜月昴表面上看似很抗拒莱因哈鲁特,实际上不过是借口逃离方里的身边而已。

  方里之所以选择跟爱蜜莉雅回宅邸,而不是继续跟菜月昴一起行动,同样有这方面的原因。

  至于在王都里的再次相逢,菜月昴前后的表现,通通都只是在演戏。

  不,应该说是在逞强。

  不管是对方里使出友情破颜拳,还是一直对方里摆出恶劣的态度,那都是为了隐藏自己内心对方里的恐惧。

  只可惜,方里还是看出来了。

  “其实,我是无所谓的。”

  当下,方里将目光投至菜月昴的身上,漠然出声。

  “虽然你是我想观察的目标,可却不是唯一一个的目标,只是你的能力比较方便,能够让我比较直观的介入到你的死之中进行观察而已。”

  言下之意便是,就算舍弃菜月昴,那也无所谓。

  真的想观察经常与死亡相伴的人的话,方里还有的是选择,并不一定只有菜月昴是特殊。

  像是与菜月昴分道扬镳,和爱蜜莉雅前往宅邸,积极对付魔女教,那也是因为魔女教中有一名适合方里观察的对象,并不是一定就得选择菜月昴。

  “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方里似笑非笑般的对着菜月昴说道:“在你的身上,能够让我执着的事物并不存在啊。”

  直截了当的话语,让菜月昴不由得咬住了牙。

  内心的恐惧确实已经开始消退。

  然而,取而代之的却是强烈到了极点的不甘心。

  那是大男人主义般的不甘心。

  原本以为自己被特殊对待,结果却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那种感觉,简直堪比屈辱。

  更别说,在方里的身上,同样有着菜月昴在羡慕的事物。

  “你说你是跟我一样的穿越者对吧?”

  在激愤的心情驱使下,菜月昴对着方里大声的开口。

  “那我跟你有什么不同?为什么你就能够在这个世界里混得风生水起?又为什么只有我得像这样不断的逃避来受别人的保护呢?!”

  闻言,方里沉默了。

  一会以后,方里淡淡的出声。

  “我跟你没有任何不同的地方。”

  “不久之前,我还跟你一样,只不过是生活在千篇一律的日常世界里,一个只会躲在家里宅着的家里蹲而已。”

  “所以,我跟你没有任何的不同。”

  如果一定要说有哪里不同的话,那就只有一样。

  方里拥有一个记录死亡的灵魂。

  所以,方里对死亡麻木,进而影响到了个性,变得不会畏惧杀伐,亦不会轻易的失去冷静,连一身的实力都基本脱胎于这个纪录死亡的灵魂。

  除此之外,方里与菜月昴就没有什么不同了。

  “或许,你迟早也会变成我这样吧?”

  方里对着菜月昴,说了这么一句。

  “等你经历的死亡多得能够令你麻木以后,你就会变得跟我一样了。”

  说完,方里不顾愣在那里的菜月昴,径直的离开了房间。

  ……

  “嗯?”

  就在方里朝着宅邸大门的方向走去时,一道身影从对面缓缓的走来。

  “出来了吗?”莱因哈鲁特向着方里打起了招呼,看上去非常热情的样子,脸上挂着完美的微笑,说道:“我正准备去招待你呢。”

  “不用了。”方里摇了摇头,对着莱因哈鲁特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也得赶紧去订个旅馆才行。”

  “旅馆?”莱因哈鲁特笑道:“既然来了,那就住在这里好了。”

  “真的不用了。”方里摊了摊手,说道:“明天就是王选的会议召开之日,我可不想留在这里打扰你们。”

  “打扰?”莱因哈鲁特有些奇怪的说道:“难道你不打算跟着爱蜜莉雅大人一起出席吗?”

  “不打算。”方里直接回答,没有半点犹豫的说道:“至少,我没有受到邀请。”

  于是,方里向着莱因哈鲁特挥了挥手,离开了宅邸。

  看着方里离开的背影,莱因哈鲁特无奈般的开口了。

  “我倒是认为,邀请你的人应该有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