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590 让你久等了

590 让你久等了

  “嘀嗒…”

  液体的滴落声再次在昏暗的空间里响起。天』籁『小说Ww』W.』⒉

  只是,这一次的声音不是水滴滴落的声音,而是血珠滴落的声音。

  只见,在缓缓的走了进来的方里的手中,似残月般的匕上,一滴滴的血珠正从锋利的刃面上滑落,在地面上留下一滴一滴的血迹。

  血腥味,就这样在方里的身上弥漫而起。

  那刺鼻的气味,夹杂着惊人的杀气,简直就像是将这片空间都染成了殷红的色泽一样,令人惊惧。

  看着这样的方里,培提其乌斯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却不是因为惊讶与惊惧,而是因为感动。

  “噢…噢噢噢噢…!”

  培提其乌斯出了欣喜若狂的声音。

  “骑士!一名骑士!一名沾满了鲜血的骑士!”

  培提其乌斯感动得甚至都向方里行礼了。

  “何等美妙的场景!”

  “何等美妙的杀气!”

  “何等美妙的邂逅!”

  “何等美妙的惊喜!”

  “第一次!第一次!第一次第一次第一次第一次第一次!第一次见到如此血腥的骑士!”

  “你杀了多少人?杀了多少人?明明是骑士!却杀了那么多的人!实在是太勤勉了!太勤勉了!令人感动啊!”

  说着这样的话,培提其乌斯就真的因为感动而流出了眼泪,甚至握起了手,做出了祈祷状。

  “这也是魔女给予我的宠爱带来的结果吗?让我见到了如此美妙的一个人!感谢!实在是太感谢了!”

  “感谢你的宠爱!感谢你的慈爱!感谢你的溺爱啊!吾等敬爱的魔女!”

  说完,培提其乌斯便是突然止住了激动的行为,像是之前的激烈举动完全没有做过一样,面无表情的看向了方里,怔怔的开口。

  “你,是谁?”

  突如其来的面无表情和突兀之极的话语,如果是一般人的话,一定无法跟上培提其乌斯这般不合理的节奏吧?

  但是,方里却连理都没有理会培提其乌斯,在培提其乌斯瞪大着眼睛的注视下,像是完全没有看到他似的,径直的向前走。

  最后,甚至与培提其乌斯擦肩而过。

  “无视?无视?!居然无视如此勤勉的我!这实在是太令人难过了!”

  培提其乌斯那像是快哭出来一样的伤心言,已经被方里给抛在了身后。

  方里只是向前走着,来到了爱蜜莉雅的面前。

  “方里…”

  爱蜜莉雅一脸求助跟喜悦的表情,深深的印入到方里的眼帘中。

  显然,方里的到来,让险些被培提其乌斯的话语给压垮的爱蜜莉雅如遭救赎,紫绀色的眼眸中充满了委屈。

  看着这样的爱蜜莉雅,方里亦是禁不住面色变得柔和了起来。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话落,方里手中的月刃便是豁然一闪。

  “啪————!”

  清脆的响声中,束缚住了爱蜜莉雅身体的锁链被浑然斩下的匕给一刀两断。

  脆弱得有如白纸一般。

  然而,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恶意与敌意亦是在这片空间里涨动了起来。

  “宠爱的证明!不可视之手!”

  疯狂的声音响起的瞬间里,黑影在昏暗的空间中炸裂了。

  “嘭————!”

  伴随着爆炸声的响起,束缚着爱蜜莉雅的岩石陡然似被什么看不见的力量给狠狠的击中一样,猛然一爆而开,掀起冲击,吹飞碎石与瓦砾,让整块岩石都化作粉末。

  然而,在那之前,方里已经是抱着爱蜜莉雅,高高的跃上了半空,乘着爆风,暴退而开,落在了离入口不远的地面上。

  与此同时,培提其乌斯癫狂的话语亦是再次响起。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我敬爱的魔女的容器还没有通过试炼!怎么能够让你带走!”

  “这是不行的!这是不被允许的!”

  “这是我的使命!”

  “无法完成使命的话,我就无法勤勉的活下去!”

  “你想让我怠惰吗?想让我怠惰吗?!”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如此咆哮着,培提其乌斯身下的影子便是再次炸裂而开。

  没有人能够看见的吧?

  因为,那本来就是无法看见的现象。

  培提其乌斯的影子化作了一只只漆黑的手臂,如同一条条恶毒的蟒蛇一样,从其背后猛然探出,在空间中游了过去,伸向了方里的方向。

  ————「不可视之手」。

  如同其名字一样,那是无法凭借肉眼看到的手臂。

  那就是培提其乌斯的权能。

  靠着这一权能,培提其乌斯能够在对手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将致命的影之手伸出去。

  那手臂,力道极其惊人,哪怕是岩石都能轻而易举的捏碎。

  人的身体在这样的力量之下,几乎不需要一秒钟就会被绞杀。

  传说中,被称为「嫉妒魔女」的莎缇拉甚至能够释放出两千只这样的手臂,将大地都给绞成碎片,山峰都被捏成粉末,异常的骇人。

  培提其乌斯还达不到那种境界,仅仅只能释放出数十只手而已。

  然而,配合其无法被肉眼给捕捉的效果,能够起到非一般的袭杀之效。

  所以,那是就算知道其底细亦无法应对的力量。

  面对这样的攻击,人们往往只能选择逃跑,亦或者在挣扎过后被抓住,直接被绞杀。

  如果无法看见的话…

  “呛————!”

  刀光亮起。

  就在那一只只看不见的魔手既然触碰到方里时,方里手中的月刃化作闪光般的斩击,似舞动一般,掠过身周。

  “噗哧——噗哧——噗哧——!”

  清晰无比的斩击声之下,伸向方里的魔手通通都被闪光般的斩击给砍断,化作黑影,消失不见。

  “啊啊啊啊啊啊!”

  培提其乌斯出了极为惊怒的大叫。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能看见不可视之手吗?!”

  培提其乌斯的癫狂,换来的只是方里一句淡淡的回应。

  “不,我看到的不是你的那些脏手。”

  冰蓝色的魔眼中,那如彩虹般的光膜仿佛变得更加明亮似的,注视向了培提其乌斯。

  “我看到的只是它们的「死」而已。”